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63章 触犯戒律
    :

    我将花愫大师姐单独留下,因为这件事情总得有一个了解,也要给大家可以信服的一个理由。

    我看着花愫大师姐现在的模样也的确是想感慨一些什么,毕竟花愫大师姐在观中这么多年了,再加上她也有一定的位分。可是,怎么说触犯了戒律就触犯了呢?这样也未免有着太过可惜了。

    我也敞开天窗说亮话,“花愫大师姐,我尊您。可是为什么您要触犯了那样的戒律呢?明明是可以避开的,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呢?”

    花愫大师姐笑了一下,也坦言道:“你应该清楚是个人就应该要有七情六欲。我们虽然皆是入了花卉观的道姑,可是不是我们所有的人都可以得道成仙,我们终有一天会离开花卉观的。与其如此,还不如触犯戒律,被请出花卉观,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难道不好吗?”

    花愫大师姐是在反问着我,我清楚。

    可是在我的眼中看来,既然入了花卉观,就应该摈弃那些杂念好好做一个道姑。可是听了花愫大师姐的这番话,我的确是深有感触。可是,每个人的立场不同,每个人的追究也都是不同的。

    我自然会选择尊重花愫大师姐,我答言她:“花愫大师姐,我也明白了你的意思是什么。是想要离开花卉观的对吗?”

    花愫大师姐点了点头,应声道:“是,我的确是想要离开花卉观。”

    我深锁眉头看着花愫大师姐的脸色,她的脸色好像是一如往常,也没有怎样的波澜,我也实言对她道:“可是花愫大师姐你若是离开了,那么你那么多年的修行就全部都白费了,你可要好好想清楚这是一个怎么的决定。”

    “我知道,我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清楚。可你难道不觉的为了所谓的修行要去搭上自己的一辈子值得吗?到老,到死,你又可以获得什么呢?是转世以后投一户好的人家。还是说为祖上积德?这些都是虚无的。”

    花愫师姐回答的确是很锐利的,她见多识广。也历练过很长时间,可是花愫师姐最终还不是违背了花卉观的五戒六训吗?现下也已经是什么都挽回不了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觉得花愫大师姐的确是看的太过于透彻了一些,紧皱眉头对她道:“虚无缥缈的东西是那个样子。可是我们所看的真真切切的,也并非就是真的。”

    “难道你的父亲被冤枉吊死在了城墙上那也是假的吗?”花愫大师姐就那样盯着我而她的这句话,更是让我无言以对。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我该用怎样的一种心情和情感去面对花愫大师姐这样的疑问,她不是在揭着我的短,也不是在讽刺着我。

    她说的,就是实话。

    我苦笑了一下,就此终结了这个话题。

    “好。花愫大师姐,那么我就以将你请出花卉观来做最后的决定,我相信,这个理由没有人不会不服。可是,苦的是你。这样的名头可是不好背的,希望你能够有属于自己安逸的生活。”

    话罢,我便就出了大殿。

    而我刚才对花愫大师姐所说的那番话也是真心实意的,希望她离开花卉观也可以过得很好,不要遇上负心人。

    经过了花愫大师姐的事情,晚膳也就真的不想用了。

    回到房舍以后,葵兮便就又恢复到了人形,他笑颜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挺威严的嘛!看起来,你还真是挺适合做一个道姑的。”

    “威严和我做一个道姑有什么关系?”说着,我便就倒了杯水。

    我刚拿到嘴边,就被葵兮抢了过去,他一饮而尽,而且最后还觉得不解渴,把那水壶中的所有水的喝光了。

    我也是一口都没有喝,罢了罢了。

    他又道:“那是因为方才我听见你那个花愫大师姐说的挺对的啊!可是你怎么说出来的话,就有些冷漠了。”

    我“哦”了一声,撇了一眼他觉得他实属是不懂道姑这两个字的意思。

    “道姑就是道姑。该摈弃的七情六欲就要摈弃掉,而该遵从的门规就要遵从。就像是尼姑庵中有剃度的,有不想剃度的,那都是一个样子的。”

    我特意为他解释了一下,至于听不听便就在于葵兮他自己了。

    他似乎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一会子以后他才言道:“那这么说来,你还真的是想要一辈子当一个道姑了?”

    “是。”

    我的回答就是那个样子,我是想要虔诚的去做一辈子道姑的。

    我也从来就别无二心,是道姑便就是道姑了。

    “难道你就不想找个好人家嫁了吗?就比如我!”他就像是王婆卖瓜一样,自吹自买。

    我笑了一下,觉得他说了个笑话,“我是个道姑,是不会嫁人的。”

    尽管我这么说了,可是他还没完,继续对我道:“那你不做道姑了不就可以嫁人了吗?”

    他说的那样信誓旦旦,不过还是在问我。

    而我的意思也已经是很明确得了,我再一次笃定的对葵兮道:“我说了,是道姑就是一个道姑,是根本就不会嫁人的。”

    “好吧好吧。”

    他很失落,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失落。

    毕竟只是他说了几句玩笑话罢了,葵兮这个样子的确是有所轻浮的,但是确实可以在危机关头及时帮我一把的人。

    晚些时候,我便就打发走了他。

    翻来覆去,翻来覆去,最终在半夜才入睡。

    隔天起来便就先把观里头的道姑都聚集在了主殿,她们都到齐了,我才开口:“花愫大师姐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

    我这句话刚落下,她们便就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我咳嗽了两声,她们才停止了这样的议论纷纷。

    “结果便就是请花愫大师姐离开花卉观,去除名号,所有的修行将都成为烟消云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确是于心不忍的,那么多年的努力,就这样说没就没了,也不知道花愫大师姐心里头究竟是怎么想的。

    总之,首先是我的内心很复杂。

    她们所有人之中有惊呼的,也有幸灾乐祸的。不管怎么说,花愫师姐这么离开,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扫了他们众人一眼,冷然道:“好了,花愫的惩处已经说了清楚。早课该开始了。”

    “是,师姐。”

    她们今天倒还是唤的齐了一些,可是不知道是否口口对心。

    早课结束,午间用膳。

    下午的时候,来了许多香客,我便一一为她们讲解花卉观的历史,还有要知道上善若水,从善如流的根本意思。

    他们也都听的认真,有的人是真心,有的人,就说不好了。

    但就在此刻,花允突然跑了过来,又是一副急匆匆的模样,“师姐,来了几个大官,您还是过去一下吧!”

    “大官?”

    听着花允这么说,我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是大官又如何?在我眼中看来就是那个样子。

    但是为了花卉观的名声,我不能说不去,我只有去。

    “走吧。”我的话里面也是多了一些无奈之意。

    到了主殿之后,门口守着几个官兵,看起来还真是了大官了呢。居然在一个小小的花卉观里头也要带着士兵,难道是怕被刺杀吗?

    我进去之后,便礼言:“施主。”

    “你们花卉观听说可以祈福的是吗?”

    怎么听的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我抬起头,看向这个“大官”的时候。居然是简玉,还真是冤家路窄。

    我话都不会多说一句,“送客!”

    转身,我便就要离开。

    却被轩华一把抓住了胳膊,他沉声道:“等等啊!”

    我冷声:“何事?”

    “那天晚上的事情对不起,并非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啊!你听我解释好吗?”他的声音似乎是有所急促,也似乎是有所诚恳。

    但是,我不会给他留下任何解释的机会。

    我讽刺着:“事已至此。你解释了,能够换回来那么多鲛人的性命吗?”

    他的脸色也是多有些挂不住的意思,垂低了眼眸,没有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