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61章 出乎意料
    :

    但是,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我依然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依旧像往常带着大家诵早经。

    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心里头想着的还是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

    但是我不能够让大家都看出来我有什么异样,今天脸上也莫名其妙的就挂了几丝不长久的笑容。

    早经完毕之后,花允便就急匆匆的跟了上来,蹙眉问我:“师姐,你家里面发生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师姐你,还好吗?”

    我笑了一下,回答着花允:“我没有事的。”

    “可是师姐,那你有没有想过要去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呢?”花允似乎是有所焦虑的模样,可是对我来说,我反倒真的不觉得那么紧要。

    不是我狠心,而是这样的事情我又能够有什么办法呢?

    官府,并不是我想要告就可以告的。

    而且,证据又是在哪里呢?

    她这么问我,我是多有欣慰的。但是有些事情,不过问便就是最好的。而我的脸色也是一下子就变得不悦了起来,对她道:“花允。我们皆是已经做了道姑的人,就已经是和自己的家室有所隔绝了。我希望你也能够清楚的明白这一点。”

    花允的脸上也是露了一丝尴尬和失落,她微微皱了皱眉头,答言着我:“是,师姐,花允知道了。”

    也并非是我想树立起来这样一个严肃的形象,我已经习惯如此了。

    花漾是最清楚我性子的一个人了,可是她却离开了。

    不过她现在做了广元真人的徒弟,也挺好的,我的确是为花漾感到开心。

    想到了花漾,也就联想到了花允的以后,所以我心里面也是对她有所期待着的,我笑笑,轻轻拍了拍花允的肩膀,笑颜道:“好了,赶快去吃午饭吧,别饿着了。”

    “嗯,师姐,我们一起过去吧!”花允的眼神之中是有些期盼的意思,可是并没有什么胃口。

    一想到那些食心虫腐蚀了鲛人的尸体,变得血肉模糊,我就难以下咽。

    因为那样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我只好婉言拒绝了花允:“不了。你先去吃吧,我这里还有一点事情没有做。”

    话罢,我依然是笑颜看着花允。

    虽然说是皮笑肉不笑,但是总比没有笑的好。

    我也不常笑,因为入了花卉观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离开的时候花允还是会笑的,但是我回来之后,也并未见过花允的脸上挂着多少笑容了。

    看来这孩子也应该是在观中受了什么委屈吧,也被磨灭的什么都不剩了。

    有时候想想,这花卉观还真是就像是吸食人血的虫子一样。

    花允笑了笑,她笑起来,的确是像极了笑魇如花,“嗯,师姐,你一定要吃些东西啊,千万不要饿着了。”

    她的叮嘱我记下了,但吃不吃的下去就不一定了。

    “去吧。”

    我最后这么说了,花允才离开去了膳房。

    我也是松了一口气,感觉刚才和花允的对话很吃力,而吃力的也就是我自己了。

    我去了后院,又寻着那个踪迹找到了那个人。也就是槐都真人,早上他给我留的信我也看了。

    他就在这里等我,他是槐都真人,我又怎能不去赴约呢?

    他依然还是站在那个亭子里面,他的衣衫一如既往的一尘不染。

    我沉声提醒着他:“我来了。”

    他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我。眉头是微微皱起的,他问我:“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现在可有缓过来?”

    “缓过来了,有劳槐都真人费心了。”我的回答不喜不悲,我的脸色更是一成不变的面无表情。

    他总是说一些那样洗涤我心灵的话,可是说多了也就变成了废话。

    如果他当时肯出手帮助我一把,那也不至于变成那个样子。

    他亲眼见证了屠杀,可他却并未高抬贵手。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说着,便就伸出了手。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想要牵着我,可是拒绝了。

    我连手都没有抬一下,表情依旧是那个表情,言道:“走吧,我很忙。”

    他怔了一下,但却是笑了一下,似乎我这个样子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形响。

    没有影响便就是最好的了。我生怕他给我治个什么罪,那样也太不划算了一些。

    他带着我到了一个似是仙境的地方,但是一望无垠的却是铺满的木兰花。

    他有那么的喜欢木兰花吗?

    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一番,他悄然牵住了我的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却不知道要怎样挣脱了。

    他在我耳畔轻声细语:“这样的木兰满地,我只为你一个人而种。”

    我多是诧异,我看向了他,盯着他的双瞳。

    “什么?”

    “花玖,你可愿意和我在一起。”他浅然问着我,话语之中满是温柔之意。

    可是他这样的突如其来,难道他是真的喜欢我?

    可我觉得并不是那个样子,我想要拒绝,也想要挣开他的手,却被他拥入怀中。他在我额头轻轻一吻,含情似水的看着我,轻言:“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你可知道还有下一句是什么吗?”

    “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当我答了他的时候,我脸色即刻绯红,一下子就怔在了原地。

    他在做什么?我又是在做着什么?

    “是了,是那个意思。”他歪了歪脑袋看着我,似乎是觉得我答应了他。

    他还真是厉害,也是我自己愚笨了。

    可我是一个有理智的人,槐都真人和我是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的。即便他可以,可我是一个道姑,我就不应该有任何的七情六欲。

    而他,却是那样的主动。我也权当他是鬼迷心窍罢了。

    我挣开了他,后退了好几步,有些罪过道:“槐都真人。方才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也没有跟你来过这里,好了,我要回去了。”

    “我对花玖一见钟情。纵然你是个道姑,但是依然可以出观。”他好像说的是那样的有道理,但是对我而言,根本就不可能!

    “罪过,罪过!”

    我话落下,就赶紧离开了这里。

    我从来都不会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天长地久。

    而槐都真人的做法也实属是让我对他有些另外的成见,直至我回到了花卉观,心中依然难掩那样的浮躁。

    在这样下去,我是迟早会触犯了花卉观的门规和戒律的。

    我要自律,要自好。

    他槐都真人依然是槐都真人,而我花玖,依然就是那个道姑。

    下午下山去了一户人家诵了经,回来以后便就听观里头的师妹说又没有了水,我便去了一趟膳房,问道:“武姑,又没有水了吗?”

    武姑似乎又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气鼓鼓的回答着我:“这一次可是没有什么闹妖的东西,反倒是你们观里头的一些道姑子,一天不知道在做什么,用水用的格外勤快!这不,才刚刚提满的几大缸水就已经见底了!我今天要蒸馒头,哪知没有注意水缸中是否还有水,锅里头没有添水,把锅都蒸干了!真是气死个人了!”

    武姑今天的确是生气了,她将抹布一下子就甩在了灶头上面,坐在了地上的板凳上面。

    浪费水本来就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方才听武姑那样说了,这观里头的道姑又是在做什么?

    我微微叹了口气,看起来又要到后山去提水了。

    虽然那段路程是有些远的。但是习惯了就好了,我对武姑道:“武姑,你别生气了,我去后山继续提水吧。你去前头告诉师姐师妹们一声,赶快来后山提水,不然今天晚上都没有饭吃。”

    “好好好,我告诉她们,花玖,你也是啊!你现在是花卉观的知客了,你应该有威严的啊!她们做了什么你也要查一查,不然这样下去,都不知道东西去了哪里,你说气不气人?!”

    武姑所说的意思我是明白的,是想让我训斥训斥他们。

    观主去讲经了,所以现在观内的一切事情都是由我处理的。

    可我除了面无表情,是没有任何威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