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60章 我要杀了你
    :

    我怔在了原地,我不知道要怎么做。

    那鲛人被食心虫吞噬啃完,面目是血肉模糊,分外狰狞。

    可是我却连怕都没有觉得,反而是觉得我是一个格外狠心的人,那么的无用,那么的不知所措。

    没有了任何机会,那鲛人已经被聚集的虫子吞噬殆尽。

    海水已经被血液染得模糊一片,我亲眼看着鲛人被这样肆意屠杀,她们的惨叫声是那样的入耳刺心。

    “是我害死了他们……”

    “是我,是我。”

    “那就要让他们来偿还啊。花玖,花玖……”

    “偿还?对,偿还。”

    我拔出了剑,一步一步的冲着那个道貌岸然的人渣简玉而去,我怒吼着:“我要杀了你!”

    当我剑刺向简玉,却是刺在了轩华的身上,“你干什么?!滚开!”

    我推开了他,在一剑刺下去,确实被槐都真人打掉了剑,他蹙眉看着我,沉声道:“你是疯了吗?还是说你是被鲛人蛊惑了心智?你是一个潜心修道的道姑,不是杀人狂!”

    “他骗了鲛人!骗这里有个龙冢!现在你看见了吧?鲛人根本就没有错!都是他们的错!你看啊!看啊!”

    我就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样,怒声质问着槐都真人。

    可他的眼底依旧是波澜不惊,浅然回答着我:“可你亲手杀了浮袖,你也杀死了鲛人,不是吗?”

    他还真是厉害,真是会戳中我的心。

    我是杀了鲛人,但那是他的命令,他可是槐都真人,我能够不遵从他的命令吗?

    真是可笑。

    “因果报应。我等着那天亲手了结了你的性命!”我冷眼看着那个道貌岸然的简玉,甚至都不会去顾及轩华如何。

    只因是他自己凑上来的,是他想要去救那个简玉的,和我无关。

    我就像是失了魂魄一样,走到了那个鲛人面前,说了声,“对不起。”

    他似乎是略微怔了一下,依旧矗立如山,面无表情,答言:“你能够做到那份上已经很让我刮目相看了。我是菱锐。”

    他的语气里头依旧是那样的冷意冉冉,可是,却真的多了一些认可我。

    他叫做菱锐?那么和菱鲛是又是什么关系?我蹙眉问他:“那菱鲛是?”

    “是我的姐姐。”他答言。

    “希望你告诉海后菱鲛,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会尽数偿还。我也会找到尽快复活浮袖的办法,来弥补我所犯下的错误,谢谢。”

    话罢,我捡起了地上的剑要打算离开了。

    但就在此刻,他忽然叫住了我,“花玖!”

    我转过身去,问他:“怎么了?”

    “你要复活浮袖?这是谁告诉你的?”他一脸诧异的看着我,想不到他的脸上居然也会有表情,而且是这样的复杂。

    他这么问我,我也是多有些困惑的,因为我也不知道那个黑鲮鲛人是谁,我如实答他:“是一个黑鲮鲛人,我不知道她是谁。”

    他的脸上似乎是露出了为难之色,劝解着我:“花玖。我去劝你还是好好的将鲛珠保存下来就好。想要复活浮袖,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连他也会这么说?毒药所说的话我就已经很不相信了,可是他现在这样说了,也由不得我相信了。

    可是无论如何,我都答应过了浮袖,是一定要复活她的。

    我极为笃定的回答着他:“现在浮袖已经变成了尘封的鲛心,她在等着我复活她,我是不会让浮袖失望的,我一定会复活她的。”

    他叹了长长的一声气,眼神之中也越来越复杂了起来。

    我将剑收入了剑鞘之中,看向了槐都真人,坦言道:“多谢槐都真人没有让我被食心虫咬死。”我的确是感谢他的,可是我的话里面很明显是多了一些讽刺的意思,他的话说的很满,也根本让我无言以对。

    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那样平静如水的看着我。

    难道他以为自己那样的眼神就可以让我忘记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吗?难道他以为我就不痛心吗?

    我的父亲才刚刚被人诬陷过世不久,我整个人就好像是箭在弦上一样。每根神经都绷得格外紧,而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我看透了一些东西,这种看透,真的是极具讽刺的。我是一个修道之人,居然也起了杀念,还真是可怕。

    直至那些官兵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那就是蓝盈盈的鲛珠。他们满意了才离开,我将那些鲛人的尸体火化,将骨灰撒入海中,她们也需要落叶归根。

    我为她们超度,让他们安心,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现下也只有做的这么多了,原来,我对鲛人寄予了一种情感,而那种情感是发自内心的。那么,我的前世又是谁?是鲛人?

    菱鲛对我说过,拥有灵心可知前世,也晓今生。那么我该怎样才可以看见我的前世呢?我到底是不是鲛人?

    暮然之间我好像看见了天空像是被火烧云覆盖了一样,就像是烧死的熊熊火焰一般,那样的明亮,却又是那么的不寻常。

    就好像点亮了整个夜晚的天空一样,那么我所看见的又是否是真呢?

    “世事无常。现下所经历的一切都会是对你有帮助的。”他还在我身旁说着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我也以为他早就离开了,却未曾想过他不声不响的立在我身边。

    尽管看见我那么的吃力去做那些事情,可他依旧都不肯伸出他的那双贵手来帮我一把,也是,他可真是仙人呢,可是大名鼎鼎的槐都真人呢,我一个小小道姑又怎么能够请槐都真人来帮我呢,说起来我还没有那个本事呢。

    我看着海面,似乎是没有了刚才那样的血腥,虽以褪去,可是,这样的血腥味道却是丝毫都没有减少,几乎已经覆盖了整个海面。

    简玉想出了那样龌龊的手段骗了鲛人,害死了鲛人。

    今天,躺在这里多少具鲛人的尸体,来日,定要他好好偿还这一切,而槐都真人没有出手,或许在他的眼中也是理所当然的。

    即便我心中不满,可他是仙人,我就不能够没有不满。

    我也是以平静来回答着他:“但是我也相信因果报应。”

    “不要太过于执念了,有些事情是早早就已经注定好的。花玖,潜心修道才是你应该要去做的。”他就像是一个长者一样批评着我,用柔和平静的话来这样说我,也恐怕只有他槐都真人了吧。

    接下来,我也不会再回答他什么。

    他说够了,也离开了。

    而我就像是失了魂魄一样坐在那海边的礁石上面,看着那潮来潮去,就像是轻轻的来,又轻轻的走一样。

    我竟然一点都不会觉得生厌,我不知道为什么哭都哭不来。

    是真的断了七情六欲吧,可为什么会有喜怒哀乐?

    我就双眼那样的睁着,依然看着海面。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是不会忘记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他们的神色,他们的举动,他们的谎言,都是那样的叫人生厌。他们还真是要绝了鲛人的根是吗?

    既然如此,我会永远帮助鲛人。

    “想哭就哭出来吧。”

    一双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而这个声音也是多日未听见过的声音了。

    我这才缓缓抬起了眼睛看向了眼前的人,是葵兮,我对他言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可看见了?”

    他点了点头,回答着我:“看见了。但是想要去救却有心无力。”

    我知道葵兮是妖,而那些人却是人。

    如若葵兮真的出手了,那么定然是会有死伤的。而槐都真人又是在这里,敢问葵兮又怎能够出手相救呢?

    我不埋怨谁,我只恨我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去救鲛人。

    那食心虫的痛苦的确是无法言语的,更别说鲛人了。

    我从未见过如此残忍的屠杀,而那个简玉一而再再而三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残忍,满目凄凉。我恨不得那些人尽快得到应有的报应,可那并不是我说了就算得。”说到这里,我沉沉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