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57章 隐瞒
    :

    刚到泉州,便就听见了这样的一个对话。

    “你听了么,昨天,孙家爷孙两被淹死了。”

    另一个人戳之以鼻说道:“哼,什么淹死?是被鲛人拖入水中,活活溺死了。”

    “还有鲛人,前年不是所有鲛人都屠杀了么?”

    “可能还有漏网之鱼。”

    “为什么没人报案呢?”

    老板娘插嘴道:“报案?报什么案,你们是刚过来住的,或许不知道,被那只鲛人害死可不止孙家爷两,还多着呢!早有人报案了,官家享清福去了,对这事充耳不闻。”

    前年?鲛人都屠杀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即刻去走了过去,去问那两个食客:“请问前些年将鲛人屠杀了这是真的吗?”

    那食客拍了拍大腿,一副兴致冲冲的样子对我道:“你是不知道,那一次黑鲮鲛人的侵袭惹怒了上头的大官,特别雇了会法术的人来屠杀鲛人,那你可是不知道那几天几夜到底是堆积了多少的尸体!还有人抓回去吃肉呢!”

    我听了他的解释,真的是震惊到了,他们屠杀了鲛人?那么那些人和那个汜水都的水师提督简玉有何分别?

    我或多或少是有些不相信的,我再次问他:“什么?这,这是真的?”

    “是啊!当然是真的啊!当时还有好多百姓去围观呢!”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说假话,可是,这样说,未免就吹的大了一些。

    “胡说什么呢!”那老板娘敲了一下那个食客的头,又看了看我,言道:“你别听他们两个胡说!”

    老板娘这么一说,我就多了一些困惑,我蹙眉问她:“那么屠杀鲛人是真的吗?”

    “是真的。只不过,比他说的可就差远了,鲛人哪里是我们说能够屠杀光就可以屠杀光的,只不过是二十几具鲛人的尸体罢了。不过,看那些鲛人,都长的好看,那么被屠杀了真是可惜了。”

    老板娘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意思,只不过是二十几具鲛人的尸体?可后头又说被屠杀了真是可惜。

    究竟是真的惋惜,还是觉得那根本就不重要。

    我便也没有在答她什么,可是一路上我就像是失魂落魄了一样。

    原本以为经过那一次的事情以后,他们会收手的。可没想到,居然又出了那样的事情。

    天道好轮回,谁犯下了怎样的错,就应该接受怎样的惩处。

    而那个高官,也定然是逃不过去的。

    和顾崖道别以后,槐都真人又亲自将我送回了花卉观。

    之后,他才离开。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真的就只是将我送了回来,然后离开。

    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那个样子的。

    一时间,很多怪异的眼光都朝我而来。这样的目光也是已经许久都没有见过了,我知道,她们有的人依然是相信了那样的人云亦云。

    可是观主倒是不在意,她还特意为我接风洗尘。

    说幸苦我了,还被槐都真人亲自送了回来,是天大的殊荣。

    哪里是天大的殊荣,只不过是送回来而已。

    观主总是想着要和莲花观对着干,而莲花观也是这个样子。但是,观主牺牲的却就是我了。

    直至,观主对我说了一些话,我才能够安安心心的去睡上一觉。

    我只要在花卉观里头睡的才是最安心的。

    已是黄昏落下,我也没有心情去吃东西。到了我的房舍以后,我进去便看见的就是许久未见的鬼姬。

    “欢迎回来。”

    她依旧是坐在那个椅子上,蒙着面纱。

    鬼姬还真是鬼姬,无影无踪。她连我的行踪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知道是不是又是因为她主子的吩咐。

    恐怕这一次来她又是兴师问罪的来吧。

    我还本想睡一个好觉的,但是现在看到了鬼姬,我便就没有了任何睡意。

    我冷言问她:“何事?”

    “听说,你杀了鲛人?得到了鲛珠?然后,那颗鲛珠就变成了鲛心,是吗?”她起了身,朝我走了过来。

    好像她每一次的问题都是那样的尖锐,我也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事情。

    我冷笑了一声,“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她反倒是那样妖治一笑,反问着我:“那就是了。那颗鲛心可以买个好价钱的,你怎么不买了呢?为何还要把它带回来?你难道不嫌重吗?”

    “因为我要复活她!”我说的义正言辞,也说的格外笃定。

    因为,我是真的很想要复活浮袖,可是我却不知道复活的办法是什么。

    那知,她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赶紧上前捂住了她的嘴巴,沉声道:“你笑的这么大声做什么?!这样会被别人发现的!”

    她这才不笑了,可她却抚上了我的脸颊,浅然道:“我怎么说你的脸色这么难看,这么的苍白,恐怕是那颗鲛珠每日都在吸食着你的鲜血吧。你也真是豁的出来呢。”

    我打开了她的手,言道:“我心甘情愿!”

    她反倒像个没事人一样,歪了歪脑袋,对我道:“是,你虽然心甘情愿。但是你要知道,你复活这颗尘封鲛心里面的鲛人要付出多少吗?所以说,不要像个孩子一样抱有什么复活的痴念了。那只不过是你的痴人说梦罢了。”

    可我关注的并不是痴人说梦,而是她所说的要付出多少。

    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急切问道:“要付出什么?你知道怎么复活浮袖?!”

    她做了一个“嘘”的口势,风轻云淡:“这是一个秘密。起码你现在没有那个能力,还是好好修炼法术,早日成仙吧。到那个时候,你才会有那个能力去复活那个鲛人的。”

    “不管你现在告不告诉我,我都是一定要复活她!”我说的极其肯定,而我眼神之中也是满满的坚韧。

    我知道,我欠着浮袖的,所以我一定是要去复活她的。

    不论付出什么,即便是搭上我这条性命也好,只要能够复活浮袖。

    “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这里呢,要跟你说一件事情,是我们之间的合作。”她笑的很诡异,虽然有面纱盖着,但那是层薄纱,隐约之中还是可以看见她的神情。

    我心中困惑,有些没有好气的问她:“合作?什么合作?”

    “最近捉鬼师若斓也在这里,她追查着我的踪迹。所以说,我就只有现在你这里待一段时间了。然后你就要帮我来打这个掩护,直到,若斓离开了这里,不再起疑心,我就告诉你怎么复活那个鲛人的条件,如何?”

    她看着我,似乎是在等着我的回答。

    而我听见她说只要我帮助她,她就可以告诉我怎么复活浮袖的办法,我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答应了她:“好!我答应你!”

    “很好。”她话罢,便又是转身不见。

    她前脚刚走,我的门便就被撞开了。

    我着实是惊了一下,看向了门口,居然是若斓?

    她没有理我,直接在我屋内开始搜寻了起来。我知道,她是在搜着毒药,也就是鬼姬。

    她搜索无果以后,脸上也是一层的奇怪与复杂。随后,她看向了我,蹙眉问道:“你屋子内的阴森之气怎么这么严重?”

    我摇摇头,回答着她:“我不知道,我才刚刚回来。”

    可她的脸上依旧是很复杂,不知道是在怀疑,还是在沉思。

    沉默了一会子以后,她突然走近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言道:“你面若素白的样子,是不是最近招惹上了什么?”

    我继续摇了摇头,回答着她:“没有。”

    “那是怎么回事呢?”若斓自语喃喃着。

    看起来,这件事情也是让若斓难住了。其实,她的猜测就是对的。

    只不过是因为了我否认的缘故,所以若斓才不敢那么笃定的。

    “对了,我还想问你,钱江那次事情,你被他拖到了乱葬岗去,是怎么出来的?”

    若斓问我的这个问题,一下子就让我怔住了,我缓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回答着她:“是有人救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