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55章 没有资格
    :

    第二天,风平浪静。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他们都以为我是和宋妖儿在一起的。

    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差一点就吵到了宋妖儿,所幸的是她没有醒过来,不然她肯定是会质问我的。

    我也就当作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平安无恙的离开了汜水都。

    溯生师兄也没有觉得奇怪,他也只是以为我开窍了罢了。

    但是,走到途中,轩华却是跟了上来,他手里面依旧是抱着那只白狐。

    而此时,我才想了起来,轩华怀中抱着的那只白狐狸,不就是我那天回花卉观时碰上的芊芊女子吗?

    她现在又怎么会到了轩华怀中?我多有诧异,可是我也不敢断定那真的就是那只白狐了。

    宋妖儿一直揪心与的就是那两个诡之者的事情。

    但是数月过去,我们的修行历练也到了时间。

    之后,便就又从新回到了溯生继续练剑。

    回去之后,教剑的人便不再是溯生师兄了,而是换成了槐都真人……

    拂晓,他穿着一身不多见的紫衣站在木兰花旁,看着我练剑,时不时的指导着我的动作,难住之时,他便亲自手把手教我。

    他手上有劲,而我手中无力。有一个招式怎么都转不起剑来。他便教我,轻轻握住我的剑柄,把手挥向前方,他轻言提醒:“转动剑柄,剑也会慢慢转起来。”我也自然就跟着他所说的那么做了,先轻轻转动着剑柄,几次差点都因为手腕无力而将剑掉落在地上,所幸有他在身边,才没有那样的过失。

    “这样才不会太吃力,跟着我做。”

    每一日,他都会对我说一些鼓励的话。可他却从来都只字不提浮袖的事情,或许,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要提的。

    因为,那已经是他习惯了的事情。是我自己多想了,但说到底,终究还是我心里面有着什么。

    从夏到冬,他都是如此。

    也渐渐迎来了入春,所有剑法便都学习完毕了。

    但是,槐都真人似乎还是没有想要放我离开的意思,离开这样的话他也是一句都没有对我说过。

    但是在溯山我却是可以随意走动了。不得不说,在这里的确是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我本想是下山去走走的,可是却碰见了宋妖儿和云唤,他们两人好像是要离开的样子,我问宋妖儿,“你们是要去哪里?”

    宋妖儿似乎是有所气馁的样子,回答着我:“当然是回莲花观去了!”

    宋妖儿这么说,我的确是有些惊讶的。宋妖儿那么优秀,不应该是拜入了广元真人的名下了吗?怎么要回莲花观去呢?

    我蹙眉问她:“怎么,你是没有拜入广元真人的门下吗?”

    “真人说我戾气太重,要我好好调整自己。来年他会在招徒大会上面看我的调整,再做打算。”宋妖儿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似乎是已经要改这个习惯了。

    我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好言道:“是啊,戾气确实是要改改的。以后,可千万不要在那么冲动了,为了拜入广元真人的名下,你要好好努力啊。”

    宋妖儿这一次更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嗯”。

    我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听话的宋妖儿,也是些许欣慰。

    我又看向了云唤,问着他:“那么云唤呢?”

    云唤挠了挠头,笑着回答我:“我刚开始以为是拜师来的,其实就是学习剑法的,现在也是要回去青城派了。”但是,我看见了云唤笑容中的尴尬,其实云唤也是想要拜入席戎上仙的名下吧。

    紧接着,宋妖儿又问我:“你拜入了槐都真人的名下?”

    我摇摇头,回答着宋妖儿:“没有。”

    “那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离开?”宋妖儿紧皱着眉头,似乎是对我还在溯山觉得有些奇怪。

    我觉得宋妖儿真是有些抬举我了,她的眼神里头满是相信我会拜入槐都真人的名下,我笑笑,对她道:“槐都真人还没有给话,不过,我相信我也很快就会离开的。不过,就不能够和你们一起同行了。”

    “是这样啊,那你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点吧!”宋妖儿的确是有意提醒着我,我也只是点了点头,便也没有他话。

    最终,目送着云唤和宋妖儿离开。

    当然,还有一些没有被挑上的也都在今天离开了溯生。

    只有我还在这里,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心累。

    可当我转过身,看见的却是花漾的面孔,我怔了一下,或多或少是有些不相信的。但是上一次宋妖儿说的话,我就全然明白了。

    原来花漾是真的拜入了广元真人的名下,我笑了一下,“好久不见了,花漾。”

    “你从前都不怎么笑的,每天绷着一个死人的脸,怎么会笑了?”花漾她的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泼辣,依旧是有什么就说什么。

    紧接着,我便苦笑了一下,回答着花漾:“见到从前的同门我自然是开心的,难道我见了你要哭吗?”

    我这么一说,花漾也扑哧笑了一下。

    没有梳起道姑头的花漾,真的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有些潇洒,也有些偏向与她泼辣的性子。

    我多了一些好奇,也是从下山历练的那些事情里头明白的。好奇之心不可无,也不可太过于眼中,可是对于花漾的这件事情,我却是多有在意。毕竟从前是同门,而花漾也是能够与我说话最多的一个。

    虽然说了不几句,便就吵了起来。

    但总归我与花漾的情分还是多有在的,我蹙眉问她:“你怎的就拜入了广元真人的名下呢?”

    提到这个问题,她便就有所得意的笑了笑,答着我:“说来也巧,我刚从花卉观里头出来。便打算去蜀山学法术,但是途中因为救了一个老婆婆,便正好就被广元真人撞见了,机缘巧合,就做了广元真人的徒弟。”

    花漾有善心,我是知道的。

    但有些时候,她就过于八卦了一些。

    我言道:“是啊,花卉观一直所秉承着的就是善念。广元真人看到你的善良,自然是收你为徒,理所当然吧。”

    “花卉观的确是教了我不少的善念之观。但是观主就有些犯人,我忍无可忍,所以我就选择了离开。你呢,你在花卉观怎么样?”花漾挑眉问着我,她现在好像都不提我与槐都真人怎么了。

    不知是否是上一次我太过于懊恼警告过了她,还是说花漾在溯山也觉得槐都真人和我根本扯不上什么关系。

    毕竟,那本来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件荒谬之事了。

    “我,”

    “花玖!师父找你!”

    我还未回答完花漾,便就被溯生师兄一言打断了。

    我只好抱歉的看了一眼花漾,跟着溯生师兄离开了。

    到了槐都真人的殿内后,我依旧是跪地行礼,他小心翼翼的扶我起来,身上的那股木兰花香味似乎是浅了一些,言道:“明日我陪你去花卉观。”

    “什么?”我怔了好半天,他又重复了一次。我赶紧摆摆手,整个人的脸色都变成了煞白,“不不不!槐都真人,我一个人是可以回去的,就不劳烦您了!”

    他温润一笑,似乎眉梢眼角都带笑。可为何在我的眼中看来是那么的诡异,他依旧是温柔答言:“你来之前所经历过的那些事情我是清楚的。所以你一人回去我有些不放心,我送你回花卉观吧,你也不要推脱什么了。”

    我一下就跪了下来,还是连连摆手回绝着他:“不不不!真的不用了!”

    “不用在推辞什么了。我送你回去便就送你回去。”他话罢,便就离开了大殿,而我却依旧是跪着,本来想的是这样跪了他就可以同意的。

    但是他却选择了视而不见,他为何要这么做?

    如果说从前我不相信,我现在的确是相信了一些。可是,并不是那种相信。而是来源于他有些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