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54章 海后菱鲛
    :

    “……”

    “那是我们第一次相见,那个人,就是简玉。”

    她说着,苦笑了一下。

    她的故事讲完了,的确是一个凄美的故事。

    我从来想不到鲛人居然还可以爱上人类,而且他们还在一起了。

    她想的太过于简单了,她是鲛人。幻化成人形的时间并不多,怎可和简玉一生一世在一起呢?

    更何况,现在她换来了什么?她也并未做错过什么。

    “就是治病,灵芝有什么用,都比不上碧海之渊的碧幽珠奇效,若是卖钱的话,比不上我眼睛和鲛珠。他从高空坠落,在这样的撞击下他已经昏迷了,虽是如此,他手里头还紧紧的抓着灵芝不放手。我为了不让他溺死,用我的胸脯做他的枕头,现在想想,也的确是可笑呢。”

    她是近乎于呐呐自语,也像是在自嘲着她自己。

    “我羞得面红赤耳,当他告诉我他叫做简玉的时候。我内心是乱乱的悸动,我们鲛人也并非全是作恶多端的。现如今,他从一个善良的少年变成了这副模样,不知道是什么导致了他,也不清楚,他将我囚禁在这里又有何用呢。”

    我有所惋惜,她现在真的就是被囚禁在了这水牢之中,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空间。

    鲛人是需要在海洋里面徜徉的,而不是被囚禁在这里。

    “现在我们就是来救你的。我现在就放你出来!”我已经等不了那么多的时间了,如果在不放她出来,恐怕,我们就要被发现了。

    当我手要打开那个牢门的时候,却发现居然还上了锁。我想都没有想,直接拔出剑砍掉了那锁链。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把剑原先是没有这么锋利的。可自从杀了浮袖以后,这把剑就像是开刃了一样,格外锋利。

    她把手交给了我,我低语问她:“你现在可幻化成人形吗?”

    她点点头,应了一声。

    我就明白了。葵兮开路,可当她刚被我从水牢中拉出来,便就听见了急匆匆的脚步声,还有铺天盖地的声音。

    我心想这下子算是完了,但葵兮却是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对我道:“不要担心,有我在这里,一切都没有关系。”

    话罢,他还笑了笑。

    是啊,有葵兮在我的身边,我又需要担心什么呢?

    火光也是越来越近了,直至,水师提督简玉还有那个轩华堵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们肯定是守株待兔了。

    轩华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他的目光看起来也是略微担心的样子,可我不知道他会担心什么。

    而简玉就像是被什么触怒了一样,他指着我,愤怒道:“放开她!把她重新关回去!”

    我冷笑了一声,觉得他说出来的话真是可笑,我也沉声提醒着他:“鲛人不听从与你的指挥,而我,更不会听从你的指挥!我是不会放开这个手的!”

    “给我放开她!马上!”他就像是崩溃了一样,要冲过来。

    但有轩华牢牢拦着他,所以他才不会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冲过来。

    可是事不宜迟,在这样下去她会缺呼吸而死的。

    我看向了葵兮,是有所拜托他的意思。他点了点头,明白了。

    随即,葵兮便就变成了一条巨蟒,冲破了这个水牢。霎时间,水牢之中的水便就从四周崩开,而这个水牢也算是毁了,

    葵兮拖着我和鲛人快速赶往汜水都的海边,他真的很快。

    而且我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葵兮会为了救这个鲛人,不顾一切。

    他们想要追,也根本就追不上来。

    直至葵兮将我和鲛人安安全全的拖到了汜水都的海边上,我依旧是握着她的手没有放开,而此时她的气息也已经是有些微弱了。

    我把她交给了葵兮,葵兮轻轻抱了起来将她放进了海中。

    可就在此刻,海浪席卷,海水将她包括了起来。

    我一下就惊了,可是下一刻我便就松了一口气。她是鲛人啊,怎么可能会被淹死呢?是我多想了。

    我原本以为她已经离开了,诛言也不会再来了。

    当我和葵兮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便就听见了诛言的声音:“你们救了我妹妹,需要怎样的感谢?”

    感谢?

    我抿了抿嘴,转过身去,她轻轻牵着自己妹妹的手,看起来温馨极了,我笑笑,回答着她的话:“上善若水,从善如流。诛言,最毒的莫过于是人心了。我答应过你,要将汜水都通往南域海的那条水路打开,我就一定会打开的。若非是你提醒了我,我就差点忘记了。”

    她有所微微一怔,但转眼她便就笑了笑,回答着我:“那样的承诺就算了吧。这里,还有,那条水域除非他们官府派人,不然,紧凭我们是打不开的。”

    我摇摇头,依旧是言笑晏晏的回答着她:“不会的。你相信我。”

    葵兮也是有所诧异的问我:“花玖,你要怎么做?”

    我拿出了菱鲛送给我海螺,随即吹响了。

    而我的心,仿佛就好像是在告诉着菱鲛一样。告诉她,我要让汜水都溃堤,等我放下海螺海角,又转过头去看葵兮,好像一下子就筋疲力尽了起来,“谢谢你,葵兮。”

    他笑笑,摆了摆手,回答着我:“你我之间,根本无需多言。”

    葵兮倒是很爽朗,可是对与我而言,我就觉得不是那么的爽朗了。

    我们都站在这里,等待着……

    诛言没有问我,葵兮也没有问我。

    海风拂拂而过,那拍打起来的海水也就沾染了我的鞋子还有衣角,可我未曾觉得凉,而是觉得这海水是有些温度的。

    豁然间,天空之中多了几道闪点,而就在闪电的照耀下,那所看见到的汜水堤一下子就像是崩溃瓦解掉了一样,而水中黑影极速在海面冲着我们而来,渐起万点如骊珠的水花。

    整个海面上都不安分了起来,在夹杂着那样的闪电之声多有些惊悚,而那海水都已经快要淹到我的腿处了。

    诛言更是不敢相信的叹息了一声,“汜水堤毁了吗?”

    听见诛言这么问我,我更是笃定的回答着她:“是,是毁了。”

    而渐渐的,那些黑点越来越近,犹如万点的光辉照耀在整个海面之上。灼灼其华,那浅蓝色的光辉好像是在映照着什么一样。

    就像是光明的指路一样,而那鲛人更是齐齐整整。

    那海水就像是为菱鲛让了一条路一样,她从那光辉之中走出,夜笙姜知音伴在左右,她仿佛就像是不沾任何海水一半,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缓缓上岸,浅声,“汜水都通往南域海的水路被决了?”

    我点了点头,回答着菱鲛:“是,已经被决了两年多了。”

    就在此刻,诛言突然和她的妹妹跪了下来,“海后。诛言无用,诛言没有能够把消息传出去。”

    菱鲛,菱鲛,居然是海后?

    菱鲛看了我一眼,淡然言道:“无妨。起来吧。”

    菱鲛的这句话说的风轻云淡,而诛言和她的妹妹才是好一会起来。

    “从现在开始,汜水都通向南域海的路就已经通了。你们也可以回去了,汜水都这个地方实在是葬送了太多鲛人的性命,而大多数,都是黑鲮鲛人。也不知道浅残如何会找汜水都来偿还。”

    话罢,菱鲛便勾起了一抹冷笑。

    这样的笑容,着实让我感受到了浑身冷意。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那些士兵急匆匆的跑步声,还有时不时的刀剑相撞在一起的微微响声。

    看起来,他们也终究是来了。

    不过,海后菱鲛在这里,这片海域都是菱鲛的,他们谁敢作祟?

    陆地有陆地的掌管人,人间有人间的皇帝,而仙界也有仙界的掌管人。这海域,更是要有掌管人的。

    当他们越来越近的时候,看到了眼前这样的场面,他们每一个人的步子都迈不动了。

    尤其是简玉,他满头大汗的样子似乎的急匆匆跑着来的吧。

    我的目光也落在了简玉身边的轩华身上,他似乎动唇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几次三番都是欲言又止,“你是,海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