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53章 水牢
    :

    “道听途说?是不是你心里头最清楚,不是吗?”我此刻觉得像他这样虚伪的人真的是太过于恶心了。

    “来人,上茶,上点心啊!一个个的都愣着干什么呢?!”他想将话题撇开,可是我绝对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的就将话题撇开的。

    我看着他一身官服的模样,就觉得这个人配的上这一身官府吗?可是看他的眉宇之中,并没有多少的恶念,可为何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呢?

    我冷言拒绝了他:“我们不需要那些东西,多谢提督大人了。”

    他忽然冷笑了一声,似乎是觉得我这样不给他面子,而且是越做越过分了。所以他已经受不了,警告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也不会因为他这样威胁我了而就收手的,我沉声再一次质问着她:“告诉我水牢在哪里?!”

    他一副要打我的架势,我即刻拔出了剑抵在了他的脖颈,冷声质问:“我不管你是谁,有的鲛人并未犯错,你就要置于死地。而且还吊在城墙上始终,现下又要把鲛人关在水牢之中,你觉得你做的对吗?”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也是为了鲛人。

    如若换了从前的我,也定然只是会好言相劝,用道理来说话。但是有些时候生命是不会等着你讲道理的。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很着急,只是为了能够早日将那个鲛人救出来。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这个白衣男子劝解着,我看了他一眼。也的确是觉得我刚才实属是有些过激了。我缓缓放下了剑,收入了剑鞘之中。

    可我的眼神依旧是冷意冉冉,因为,他如果不告诉我水牢在哪里,我誓不罢休。

    “不如我们来认个朋友,在下轩华。不知道,”还未等他问完,我便有些不耐烦的回答着他:“道姑花玖!”

    “原来的道姑花玖啊,幸会幸会。”他说着,就要伸出手来和我握手的意思,我只是撇了一眼,冷声道:“男女授受不亲。”

    他面色尴尬了一下,不过又很快就言道:“不如我们坐下来慢慢聊如何?”

    我还想继续问的,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心里头就像是压着一口气一样。不发泄出来就会觉得不舒服。

    “花玖。任何事情都不要操之过急了。你身上带着的鲛心似乎是对你有着影响的,慢慢镇定下来,不要急,不要急。”

    葵兮安慰着我的话,我也全部都听进去了。

    是啊,我本来就是对什么事情都不伤心的人。而且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人,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

    我顺了顺自己的胸口,缓缓镇定了下来,平静而言:“好,好。”

    “这样才是皆大欢喜嘛!”他笑了笑,又拉着水师提督简玉坐了下来,温睐道:“不知道花玖你们是从哪里到汜水都的呢?”

    我平静答他:“莒国。”

    “原来是从莒国到汜水都的呢。我们汜水都也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要不要去转转?”他话里头的意思也很明确了,就是现在想让我们离开水师提督的府上。

    我看了一眼简玉,他好像已经有些气的不成样子了。

    难道说,提起鲛人的事情来他就会是这个样子吗?

    我刚才那么的过激,也肯定是对他有着影响的,所以,我还是听从了轩华的话,适可而止下来吧。

    我点了点头,回答着他:“好。”

    “那轩华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各位请。”他做着请的手势,我是全然被宋妖儿扶起了身,才能够起身。

    不然,按照刚才的那个样子,我也断然是起不了身来的。

    毕竟,就像是葵兮所说的,我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是和我身上所带着的鲛珠有关系。

    或许是浮袖在推着我,也或许是我自己。

    这些事情怎么说也都说不清楚,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的清楚。

    可是在这样的时候总有一个人会揭心提醒着我,而那个便就葵兮了。我今天的举动也确实有些复杂,也多了一些烦躁的意思。

    是浮袖在烦躁,是浮袖不想看见自己的族人被吊在城墙之上,不想让她们受到那样的虐待。

    我好像明白了一点点什么。因为浮袖的烦躁波及到了我,所以,我才会如此。

    但所幸的是真的没有做的太过分,不然,到时候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我们出了提督府,外面又是继续围了一群人,而那个女人还没有走。我虽心生怜悯,但是,我为的是浮袖,为的是那些没有过错的鲛人。

    所以我只能够对不起了。

    我是装作了视而不见,但她眼神之中的恨意我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即便是恨,也救不回她的儿子和丈夫了。

    人已逝去,就安息吧。

    起码,他们的尸身还可以被捞回来,为他们办个葬礼。可是鲛人呢?死了就死了,直至她们的尸身腐烂,变得残忍,被啃噬,也没有人会去救她们的。

    也没有人会为她们的尸身超度,让她们的亡灵得到安息。

    轩华带着我们到了什么地方去,我是全然都不清楚的。可是呢,我知道我的脚步要快些了。我真的很害怕那个鲛人会死在水牢之中,我不想做一个言而无言的人,我也不想对不起浮袖。

    因为这不仅仅是鲛人,更是浮袖的促使。

    我就必须那么去做。救人一命甚造七级浮屠,可尽管我救的是鲛人,但我不求所报,我只要她们能够得到应有的解救。

    就这样跟着轩华到了入夜,我知道他是在拖着我的时间。但是,我还有葵兮,葵兮无论如何都是会帮助我的。

    葵兮已经帮我打探好了水牢在水师提督府上的什么地方,等到宋妖儿安稳睡下,我才和葵兮动身。

    这样偷偷摸摸的动身也是无可奈何的,因为溯生师兄回来已经反复批评我多次了,让我不要在去趟那滩浑水了。

    本来今天就是要离开汜水都去另外一个地方的,但是确实是因为我的关系而耽误了时间。

    可是不救出她,我就不会心甘情愿。而我心里头也是有一个结,我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人妖之分。

    因为是和葵兮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他的确是一个很善良的妖。

    要比那个道貌岸然的槐都真人好多了,他的道貌岸然是冷血,真的太冷血了。

    “你能上来吗?我帮你一把吧。”葵兮站在围墙上面问着我,我的确是上不去。

    点了点头,回答着葵兮:“嗯。”

    却没有想到,葵兮是又下来将我拦腰抱起,就这样潜入了水师提督府中。

    府中巡逻的人很多,几乎是一对一对的,想要去避开的确是有些困难。

    但是是有葵兮在身边的,也就少了很多的麻烦。

    如果换做我一个人来的话,恐怕在门口就已经被发现了。

    和葵兮真的很顺利的就到了水牢之中,那些侍卫也被迷晕了。所以我们才能够轻而易举的进来,并没有杀死那些侍卫。

    葵兮没有杀念,我更是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杀念。

    这水牢之中真的是很潮湿,虽然点着灯但依旧感觉阴森森的。我哆嗦了一下,但葵兮似乎是感觉不到任何的冷意。

    时不时还可以听见一些水声,直到最底下才看见了那被关在水牢之中鲛人。

    那水牢就像是密不透风一样,她被限制的死死的,而那个牢笼中似乎就只能够容下她一个人。

    我皱紧了眉头,看向了她,她似乎是在吟唱着什么,低声婉转。可透露出来的尽数都是凄凉之意,她的延伸之中是暗淡无光的,没有任何一点点的生气。

    我清楚,被关在这里哪里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欲望呢?

    我惋惜,谁人会如此的毒辣呢?真的就是那个水师提督简玉了吗?

    “是诛言的妹妹吗?”问话的葵兮。我是不知道那个鲛人叫做什么的,现在葵兮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