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52章 横冲直撞
    :

    夜依旧是未眠的。

    昨天晚上好像是下了一场大暴雨,零零星星便就听见了几声。

    本来以为是听错了,但拂晓起来一看,的确是下过了暴雨。

    客栈门口立着的招牌都被吹倒在地,但似乎没有人继续立起来。

    我走了过去,将倒在地上的招牌又重新立了回去,身后便即刻就传来了宋妖儿的讽刺:“人家的事情你管什么管?倒在那里就倒在那里了呗,真是多管闲事。”

    我看向了宋妖儿,她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我不想与她里间什么,因为宋妖儿的性子就是这个样子。我与她里间,倒真的是我自己计较了起来。

    我和宋妖儿一早定然是要那水师提督府上了,这一次宋妖儿的确是要帮我到底的。但才刚准备走,身后便又传来了溯生师兄的质问:“你们是要去做什么?”

    “去水师提督府上。”我答的平静,也没有任何要遮掩什么的意思。

    因为对我而言就算这一次溯生师兄阻拦着我,我也要去。

    我答应了昨天晚上所见过的那个鲛人,更是听着她说了那么多关于鲛人被处死的事情。

    那该是多么的可怕,简直就是屠杀。

    黑鲮鲛人也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何要赶尽杀绝?还要决了通向南域海的路,这么狠心的事情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看着溯生师兄身旁的云唤,他的眉头紧皱。看起来溯生师兄也定然是不会同意的,他沉声道:“我们的路程紧凑,不许去!”

    果不其然,我就知道溯生师兄是不会同意的。

    我是有所不太理解溯生师兄的,丞相府家的大小姐是可以救的,那么为什么鲛人就不可以?难道仅仅只是因为鲛人不是人?

    那未免分歧的也有些太厉害了吧。鲛人,我觉得他们和我们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在有些人的眼中却是作恶多端的,那些煽风点火的人也的确是过分呢。

    想想便就觉得心中来气,我顶撞着溯生师兄刚才的话:“既然路程紧凑,那你们就走你们的吧。我一个人处理完这件事情以后自会跟过来,谢谢。”

    话罢,我便头也不回迈着急步子就真的一个走了,因为我还有葵兮在身边。

    可走了没有几步,便就又听见了溯生师兄的声音:“花玖!”

    到这个时候了溯生师兄还要阻止着我,我停下了脚,目光如炬的看着他,沉声道:“如何?溯生师兄?”

    “我们都一起去吧。”他的脸上也是多有一些无奈的意思。

    我不会因为溯生师兄答应了,我就会对他感激涕零。

    因为黑鲮鲛人没有过错,我们要去救是应该的。而不是像那个冷血的槐都真人一样,因为民诉的添油加醋就要斩尽杀绝。

    尤其是昨天晚上下过了暴雨,路上还是有些泥泞的。

    终于到了水师提督府门口,却看见围了一堆的人在门口,难道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还未走近,便就听见一个女生的哭声。

    “我的孩子和丈夫死不瞑目!提督大人!我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杀了那个鲛人!把她吊在城墙上始终!”

    我听见这个女人这样的声音便就再无任何的怜悯之心了,我原本还以为她是出了什么事情。原来是因为黑鲮鲛人害死了她的孩子和丈夫,但是这些事情又是谁铸下的呢?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

    我问了身旁的一个大叔,“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已经在这里求了好几天了,我们来来往往的人也都习惯了。可按理来说,提督大人肯定是会及时去杀死那个鲛人的,但是这几日了提督大人都没有什么动静,还真是有些奇怪。”

    原来是已经求了几天,我怎么说她的眼眶那么红。看起来她也是不会罢休的,是一定要讨回公道的。她这么做,只会让鲛人和人类积怨已深,就像是上一次黑鲮鲛人侵袭泉州的事件一样。

    那女人拽着路人的衣角,抓的很紧,但那些路人似乎都是不愿意帮她一样,打开了她的手,逃似的离开。只见她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道路是泥泞的,昨天晚上下的大暴雨还未干透,女人从泥坑里爬出来,又不知疲倦的哀求着。

    她这样,又是何苦呢?

    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有心去扶她,却就在此刻有一位女子快我一步的扶起了那个女子,言道:“我替你去做。”

    我本以为他是个好人,却没有想到他扶起那女子说的这句话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真是让我冷眼相待,我沉声道:“黑鲮鲛人的命也是命。怎可是你说杀就杀的?”

    那女人听见我这句话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冲了上来,抓住了我的衣领,怒斥道:“但是黑鲮鲛人在这片海域作祟你又如何说?如果我们不对黑鲮鲛人斩尽杀绝,她们就会毁了整个汜水都的!你是不是帮着黑鲮鲛人的!”

    我没有还手,但宋妖儿却是一个箭步上来推开了那个女人警告道:“放开她!你算个什么东西!”

    当宋妖儿这句话落下的时候,身后便就响起了一个声音:“汜水都的黑鲮鲛人泛滥成灾,如果不斩尽杀绝,汜水都是不会太平的。”

    我转过身去看,是一个款款白衣的男子,他怀里还抱着一只纯白色的白狐。

    这白狐,我怎么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我此刻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他们这些人都是对黑鲮鲛人有着偏见的。我也定然是不会在让她们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来。

    我是要与他们顶撞起来,我毫不留情的质问着他们:“如果不是你们请愿让水师提督决了通向南域海的路,黑鲮鲛人怎可泛滥成灾?更何况,你们的赶尽杀绝难道就是对的了吗?”

    真是好笑,居然用了那样的说辞出来。

    我心里头也定然是不会答应的。

    “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决了通向南域海的路,那么更多的黑鲮鲛人就会到这里来。到时候,就真的是覆水难收了。”他好像说的头头是道,可是对于我而言,他那样的说辞只不过是在强词夺理罢了。

    南域海本来就是所有鲛人栖息的地方,海域辽阔,需要到这样一个汜水都来吗?

    我冷笑了一声,提醒着他:“南域海是所有鲛人栖息的地方。而汜水都,是山脉与海的镶嵌处。鲛人来到这里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并非是像你所说的那样。而我见过最恶毒的黑鲮鲛人并不是没有缘故的就去害一个人。”

    话罢,我看向了宋妖儿。时间的确是很紧凑的,我也不想和这样一个人里间半天而耽误了时间。

    我对宋妖儿沉声言道:“我们走吧。”

    宋妖儿看着那个男子冷哼了一声,就跟了上来。

    而溯生师兄又是那个样子,一声不吭。

    我也算是看透了溯生师兄,他们所遵从的道又是什么呢?只去帮助人间吗?那么妖界和魔界有些人并非铸下错误,难道都要杀?难道觉得他们在这个世上就是错误吗?

    门口又是穿着盔甲守着的侍卫,我们还未走到门口,便就被已经拦下。

    我多少是有些怒气的,沉声道:“让开!”

    宋妖儿随即接话道:“听见了吗?赶紧让开!不然姑奶奶到时候有你们瞧的!”

    “让他们进去吧。”这个声音就是刚才那个男子的,我看向了,多少是有些诧异的,我质问他:“你就是那个水师提督?!”

    他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回答着我:“我只不过是水师提督的一位故人罢了。”

    “哦,是这样吗。”我有些反问的意思,但又没有。

    可那个人的话落下,守在门口的侍卫便就让开了路。

    我们这才进了水师提督府中。听说,这个水师提督是汜水都最大的官位了,这宅子,也是堂皇奢侈不已的。

    但是和我没有关系,有关系的是吊在城楼上的那个鲛人,还有被关在水师提督府中的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