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50章 汜水都
    :

    等到宋妖儿带着禁军来,我们才冲了进去。

    可是,我们所看见的并不是她在念着咒语,而是在诵着经文。

    我即刻就愣在了原地,看着她手上捧着的那本经文。

    就像是感觉被葵兮骗了一样,可是,她反倒是很镇定的样子。一直就跪在蒲垫上面诵着经文,我一时之间有些哑然。

    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可我相信葵兮是不会骗我的。他不会置我与这样的境地的。

    “这是怎么回事?”质问我的第一个人便就是宋妖儿。

    我沉默良久,并没有去回复宋妖儿。

    而是这其中一定是有着什么幺蛾子的,我走到那个妃子的面前拿起了那本经文,问道:“不知道这位妃子您诵的是什么经文?”

    “道德真经。”她的声音也是格外的淡定,却多了一些冷漠的意思。

    我看她刚才根本就诵的不是道德经,而是就在念咒吧。她以为自己将一本全新的道德经摆在我们面前,就证明了她是在道德经吗?还真是可笑。

    自导自演,终究是会被拆穿的。

    我看着她闭着眼睛的模样,眼睫毛不停的在抖着。那就证明她是紧张的,更是心虚的,我问她:“那么问您在道德真经里面有一句话,大道废有仁义,慧智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不知道您是否知道这其中意思?”

    她忽然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目光如炬的盯着我,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即便是国家陷于了混乱,才能够看见忠臣。你也无需这样装模作样给我们看,你念咒了就是念咒了,而莒国是不会因为你念咒了,就会败在你的手中。你恐怕是从瞑荒之域出来的诡之者吧。”

    我的头脑很清醒,言语之中也很平静。

    可是,却多了一些咄咄逼人的意思。

    说着,她便就起了身,冷眼看着我,反问道:“呵,国家大事和我一个妃子有何关系?我只不过是一个妃子,你对我说了这么多的大道理我又哪里知道?”

    我依然波澜不惊的看着她,既然做了就应该要去承认,而不是死死咬住不承认。我风轻云淡道:“是不是并不是全凭着你一言我一言的,而是证据。”

    她听见我这么说,似乎是多了一些得意的意思,冷笑了一声言道:“那你就把证据拿出来啊!我这寝殿你们随便搜,反正我清者自清!”

    应该是换做我得意才差不多。

    方才她起身的时候我便就看见她用手护着自己的胳膊了,那衣袖之中定然是藏了什么。我没有答言她,而是直接走到了她面前掀开了她的袖子,那本诡咒即刻就掉落在了地上,怪不得她刚才那么的要去护。

    原来因为马上就要掉了,她怔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要去捡。却早就被眼疾手快的宋妖儿捡了去。

    宋妖儿冷笑一声,翻着手里头的那本诡咒,讽刺道:“哎呀,想不到你居然还将这东西藏在了你自己的袖子里头。你以为我们就不会发现了吗?!把她赶紧给我抓起来!”

    这女子除了刚才紧张了一下之后,此时此刻完全是很平静的样子。冷声道:“你们想抓我,还没有那个本事呢!”

    那屏障后面忽然冲出来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他扔了一个什么东西,我的眼前一片迷雾,感觉嗓子里头像是钻了辣椒一样。

    “咳咳!咳咳!”

    不单单是我不停的咳嗽着,在场的人都被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摆了一道。

    我们也都是全部中招了,“快!赶紧去追啊!”宋妖儿这一声喊得的确是嘶声力竭。

    我也是快步跟着禁军去追了,但是出去之后却发现空无一人,他们早就没有了影踪。

    只见宋妖儿一下子把手上的那本诡咒狠狠摔在了地上,骂道:“什么东西居然还摆我一道!下一次让我抓到了非剥了他们两个的皮不行!”

    听见宋妖儿这么说,我真是替她担心她会不会犯下口头上的过错。我赶紧提醒着她:“口善啊。”

    宋妖儿是一副不听我劝的样子,继续咒骂着:“这个时候我还管什么口善啊!这些人差点就害死了我皇兄!剥了皮还算是轻的!五马分尸才好!我要让他们,”我赶紧上去捂住了宋妖儿的嘴巴,才没有让她接下来再继续去说像刚才那样的话。

    不然,那个样子说了出来宋妖儿真的是会触犯禁忌的。

    宋妖儿冷哼了一声便就离去了,可是对我而言,宋妖儿现在不说那些话便就是好的。

    将那个妃子屋里头的所有东西全部都烧掉了,包括她为大王下咒时所用的咒牌还有诡咒,全部都销毁掉了。

    再请宫里头的御医为大王开几幅安神的药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如此一来便就是会好起来的。

    这样的事情只能够销毁诡咒的所有东西,如若有一样销毁不掉,那么宋妖儿的皇兄还是会死的。

    所幸他们没有将东西带走,恐怕他们也是没有料到自己会被查出来的吧。

    说起来,一切终究都是安排好的。

    不然,宋妖儿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皇兄出了这样的事情。

    在莒国留的的时间也不是很久,算起来也总共才五天,宋妖儿离开之前是真的和自己的母后有些不舍。

    但是,她和我所遵从着的东西是一样的。那就是做一个道姑,不过,我不清楚宋妖儿最不是要得到成仙。

    可我并不是,因为道本自然。

    而我又何苦为了怎样的境界而要去颠覆了原本的初心呢,那样,的确是不划算,也是不值得的。

    离开之时,已经是黄昏过后了。但是溯生师兄说赶路要紧,因为修行历练是需要走好多地方的,是万万不可耽误的。

    因为,这是槐都真人的命令。

    是啊,的确是槐都真人的命令,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离开莒国,便就到了临近的汜水都。

    但是到了汜水都以后,才发现天空是黑蒙蒙的一片,黑云密布,层层叠叠,山雨欲来风满楼。

    照这样的情况,我们是走不了多远得了。

    可是,那城墙上却吊着一具尸体,而那尸体居然是鲛人的?!

    我诧异出了声音,紧紧抓着身旁宋妖儿的衣袖,沉声道:“你快帮我看看,那城墙上面的尸体是不是鲛人的?!”

    宋妖儿一把打开了我的手,看向了那城墙上,言道:“真是的,你自己不会看啊!那就是一具鲛人的尸体,啧啧,好像已经被挂在这里多天了,尸体都腐烂了,可是那下半身鱼尾却是腐烂的更加厉害。”

    她好像说的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一刻,我感觉所有人都是那么的漠然。难道他们没有觉得太过于残忍了吗?鲛人原本就是生活在海洋之中的。但现在他们将鲛人吊在了这里,暴晒,让她的尸体腐烂,难道都不留下一具完好无损的尸体吗?

    我曾经以为黑鲮鲛人她们做的有些错了,可是我现在认为,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

    因为,他们如此对待黑鲮鲛人,难道还要让黑鲮鲛人去感谢他们这么做吗?

    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那个黑鲮鲛人放下来,让她的尸身得到安息,为她超度。

    这也是我仅仅能够去做的了,尽管不是多么的重要,可是鲛人的尸体应该要海葬的。

    我看向了云唤,因为我知道此刻只有云唤是可以帮我的,我对他道:“云唤,你可愿意帮我将那个鲛人救下来?”

    云唤有所犹豫的看了一眼溯生师兄,可溯生师兄的脸色却是格外的铁青。

    看着云唤有些犹豫的样子,我就已经知道了答案,“算了!你不去也罢!我一个人就好了!”

    我的确是有些怒气的,但是我走了还没有几步,宋妖儿便就跟了上来,对我道:“看在你救了我皇兄的份上我就来帮帮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