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49章 诡之术
    :

    葵兮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半天,才回答着我:“瞑荒之域是封存着荒域之魔的地界。可自从荒域之魔被槐都真人封印在了瞑之殿以后,瞑荒之域就被那些迁徙过来的诡之者侵占了,所以,诡之术也就被封在了瞑荒之域。”

    葵兮这么一解释,更是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我蹙眉问他:“那,既然诡之术已经被封在了瞑荒之域,那么为什么诡之术还会被带入了莒国呢?”

    “除非……是瞑荒之域已经有了动荡。那瞑之殿中的荒域之魔已经有所动荡了。而诡之者自然就会从那些破损的缺口之中走出来,然后将诡之术带入了莒国。也只有这一个猜测是正确的,诡之者就代表了荒域之魔的苏醒。”

    葵兮的解释多少是让我有些战战兢兢的。而槐都真人为什么还要比席戎上仙受人敬重,受人爱戴。

    便就是因为了槐都真人封印了荒域之魔,要知道,荒域之魔的确是可以翻天的。

    可槐都真人用尽了他的千年功力才封印了荒域之魔。自然是会受到万民景仰,可现如今葵兮说的这么可怕,我都感觉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凉了。

    渗得慌,如果荒域之魔真的苏醒,从而冲破那个封印的话,这人间,就真的不会太平了。

    现下妖界和仙界仅仅只是隔了一层薄薄的冰,一旦破了一点,便就像是溃堤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所以现下得赶紧断绝了诡之术才好。

    “那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断绝掉诡之术的继续蔓延呢?”我心里头依旧是有所胆战心惊的,但我更期待着葵兮的回答。

    “断绝没有用。但现下救莒国的大王还是可以的。”葵兮回答了我,我心里头也是松了口气,可以救宋妖儿的皇兄那就真的很好了。

    可下一秒,葵兮便就又恢复到了他刚才那懒散的模样,打了个哈欠,打趣着我:“想不到你这个道姑居然还知道诡之术,是不是从前有人给你下过什么魅惑之术之类的啊?”

    方才他那般的严肃,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想不到此刻居然又恢复了他那个样子,他还真是一直就叫人不敢去捉摸。

    “就算有人给我下那种毒药,我也不会上当!葵兮,我觉得你需要去好好治治你的脑子!”我说的一本正经,我根本就无法明白他的脑子里面子想的是什么。

    判若两人的他,的确是让我有些分辨不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不如你来帮我治吧!”他奸笑着,说完就又要往我身上来贴,吓得我连连退后了好几步,沉声道:“我不是神医,我不会妙手回春,你还是找别人去吧!”

    “可在我的眼中,你就是神医呢,我只需要抱一下你病就会好了!”他笑的很难看,一下子就扑了上来,还好我躲了过去。

    葵兮真的不是个省心的,我沉声警告着他:“男女授受不亲!你如果在继续这样子下去,就不要怪我真的要和你一刀两断了!”

    “好好好!我不会这个样子了,你就原谅了我吧!原谅我吧!”他倒是一副很委屈的样子看着我,我不予理会他。可他就死皮赖脸的又继续贴了上来,最后无可奈何,我就只有妥协了他。

    “好了。你赶紧去查吧,别让别人发现你了。”我摆了摆手,的确是不想和葵兮共处一室。

    “收到,我马上就去做!”

    葵兮这下子倒是笑的很灿烂,可他刚走到门口,我却忽然心绞痛了起来。瞬间就倒在了地上,难道,又是灵心发作了吗?

    “你怎么了?!”葵兮又赶紧折了回来问着我。

    看着他如此一脸担忧的样子,我的确是有些欣慰的。

    起码,葵兮不是假的关心。不像有些人,无论怎么看都像是装模作样。

    我已经是疼的满头大汗了,葵兮赶紧擦去了我额头上的汗珠,皱紧了眉头继续关切问着:“是哪里不舒服了?”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答着葵兮:“我没事。”

    并非是死鸭子嘴硬,而是仅仅只是那样一瞬间,疼过以后便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次,所幸没有心脏骤停,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收场了。

    葵兮忽然轻轻摸了一下我的额头,沉声问道:“你的脸色怎么会如此的苍白?你的手,怎么也都是这样的冰凉?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吸食着你的鲜血?”

    他此刻的脸色的确是很严肃的,根本看不出来除了严肃外的任何表情。

    对于葵兮所问的这句话我也是有些不明白,“什么?你说什么?”

    “你身上带着什么?”他的声音越来越沉压了起来。

    可是,我身上又能够带着什么吸食鲜血的东西呢?

    “我,”正当我要回答葵兮没有的时候,我却忽然想到了鲛珠!

    “我身上带着鲛珠,可是鲛珠会吸食鲜血吗?”我这句话说的有些底气不足,因为我一开始就已经察觉到了。

    可是,我不会因为这个就扔掉了鲛珠的。

    那并不是一颗普通的鲛珠,而是浮袖。

    葵兮似乎是紧张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质问道:“鲛珠,浮袖死之后变成了鲛珠然后你带在了身上是吗?”

    葵兮这样莫名其妙的紧张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我的回答却是很理性:“是,我是将浮袖化作的鲛珠带在了身上,怎么了?”

    “你现在将鲛珠拿出来看看!”葵兮又是一副很急切的样子,我或多或少有些不解他是要干什么。

    我多疑的拿出了鲛珠放在自己的手上,也没有交给葵兮,但当我看向鲛珠的时候,它居然变成了鲜红色的!

    我诧异的看向了葵兮,问着他:“这,是怎么回事?”

    “你杀死了浮袖之后她变成了鲛珠,而你这几日也是否感觉到身体有些虚弱,脸色也的多有苍白。恐怕,你自己也是感受到了吧?”葵兮反问着我的问题,我的确是感受到了。

    难道,真的是浮袖在吸食着我的鲜血?

    我点了点头,实言回答着葵兮:“是,是这样的。”

    葵兮沉默了一下之后,才对我道:“鲛人的眼泪可化作鲛珠。但是,浮袖死之后吸食了你的鲜血,变成了尘封的鲛心。就像是她在等着你复活她,所以就变成了鲛心。”

    听见葵兮这么说,我的多有些开心的,我问他:“鲛心?那么如此说我是真的可以复活浮袖了吗?”

    他点点头,应声道:“是。的确是这个样子。但是,你要复活浮袖,恐怕是有些痴人说梦了。这种事情就真的只是想想就罢了。”

    葵兮的这句话真的是让我感受到了一下子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受。

    我一脸无措的看着葵兮,真的很不想听见他说出来那样的话,可我却依旧是要问他:“为什么不可能复活浮袖呢?”

    “这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好了,我去查了,你好好想想吧。”话罢,葵兮便就离开了。

    我看着手掌心的那颗鲜红色的鲛心,心里是说不出来的苦闷与烦恼。

    我一直都在将这颗鲛心带着身上。她日日夜夜吸食着我的热血,可鲛人,就连血液都是冷的。尽管我想暖热,但依旧一成不变。

    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但是,我没有制止,因为我答应过浮袖,一定是要将她复活的。

    我只希望可以复活浮袖,来去弥补我的过错。

    那样的过错,是不会被原谅的,但是我想让浮袖复活。起码这样可以让我心里头好过一些。

    我想了很多,很多都是关于这颗鲛心的事情。

    难道一直以来她都是以我的鲜血活下来的吗?现在因为我鲜血的缘故变成了尘封的鲛心?

    是否是这样,我就有些不太清楚了。

    入夜,葵兮才回来。

    我问他:“可否查到了什么?”

    他看着我的表情很严肃,回答道:“有人在夜晚念咒。而所念之咒就是诡之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