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48章 魅毒
    :

    宋妖儿诧异的看着我,一脸狐疑问道:“你懂的诡之术?”

    我点点头,解释道:“在花卉观的时候经历过几次,所以便也就知道了诡之术。周而复始,也懂得一些。”

    “那就赶紧去看看啊!”宋妖儿说着便就起身来拉住了我的手,急匆匆的去了她皇兄的寝殿。

    进去之后,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但是,却察觉不出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就在我还没有走几步的时候,便就听见了一声烦躁的质问:“谁啊?!”

    “是我!莒时!”

    宋妖儿的回答里头听起来没有半分的软弱,多的只有那份硬气。

    “莒时?你来做什么?!”他的口气听起来不是很好,有些不悦的意思。

    而这个声音和朝堂之上的声音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只不过是来看看皇兄您最近可安好,这么长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莒时还真是甚是想念呢。”宋妖儿的这句话是咬牙切齿的,不过,她很聪明。

    但是,这屋内好像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还有另外的一个人。

    我扯了扯宋妖儿的衣角,浅声对她道:“你的皇兄房内还有一个人,再走近些看看。”

    宋妖儿点了点头,会意了我的意思。

    她走一步,我也才是走一步。

    当走到床榻边上的时候,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声,吓得我赶紧顺了顺下胸口。

    但随即就镇定了下来,不过,宋妖儿可就没有那么的轻易带过了。

    她怒斥道:“叫什么叫?!”

    “大王,臣妾没有衣衫遮体,怎可就让她们闯了进来呢?!”这一声娇滴滴的声音,真的是有些令人生厌。

    可后宫佳丽三千,各式各样的都有。

    说不定宋妖儿的皇兄就喜欢这样的女子,可和我半分关系都没有。

    “你就算光着给我看,我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赶紧的,这里没有你的事情,赶快出去!”宋妖儿说着,便就上手了。

    她扯了挂在那木施上的衣衫,扔给了那个妃子,继续沉声道:“我要和皇兄叙叙旧,你赶紧走!”

    可那妃子却是不听,倚在了宋妖儿皇兄的身上,哭哭啼啼娇弱道:“大王~他们这么对待臣妾,臣妾心里好委屈啊!”

    “别怕,有孤在这里。”他柔声安慰着那个妃子,紧接着,便就对宋妖儿厉声道:“莒时,带着那个道姑赶紧走!”

    宋妖儿冷笑了一声,她根本就不会把他皇兄的话放在眼里。她真的是无所畏惧的性子,除了钱江的那一次,她最后一次的警告道:“你走不走?你如果不走,我现在就一剑刺死你!”

    宋妖儿说着,便就捏住了剑柄,好像真的不是虚言一样。

    我真是害怕宋妖儿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感激上前去拦住了宋妖儿,浅声让她赶紧把剑收起来,我也只好作罢了,毕竟这样的场面就算是想要查,也真的有些不合情合理。

    我对宋妖儿道:“我们先回去吧。”

    “回去?!凭什么要回去?!这个贱婢不走我就不走!”宋妖儿又是这个样子,更是说出了恼羞成怒的话。

    我好言相劝着宋妖儿:“我们还是有时间的,并非是没有时间啊。宋妖儿,你就听我一句劝吧,我们明天过来也好,真的。”

    我皱紧了眉头,宋妖儿还是不肯答应。

    她与我理论了几番以后,最终才答应了我离开。

    离开之间,宋妖儿还警告着那个妃子:“最好不要让我在看见你!不然,我见你一次,你就小心你的腿!”

    随后,便转过了身,沉声道:“我们走!”

    我这才和宋妖儿出了这个地方,方才我所看见的场面,已经让我理会了一些。

    我也是知晓了,这是一种怎样的诡之术。

    如果我的推断没有错,那应该就是属于诡之术一种的魅毒了。无形无味,一旦和曼陀罗花相溶,那魅毒根本就是不复存在的。

    周而复始的会发生在中了魅毒的那个人身上,而不是一直用药物来维持。

    只需要那一点点的药沫,毒性发作是很惊人的。

    而中了魅毒的那个人是活不了多长时间的,我现在的确是有些担心起了宋妖儿的皇兄,我沉声对她道:“宋妖儿,有人给你皇兄下了蛊惑心智的魅毒。”

    宋妖儿一脸困惑的看着我,锁眉问道:“魅毒?那是什么?”

    我依旧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看着宋妖儿一脸困惑还不知道这诡之术的厉害,我居然有些怜悯起她来了,我解释道:“是可以蛊惑人心智的诡之术。下毒之后,每日去念诡之术。让你皇兄做什么你皇兄便就做什么。而他自己做出来的事情就连她自己都不知晓。”

    宋妖儿想了想以后才问着我:“那就是有人给我皇兄使用了媚术对吧?”

    我摇摇头,“不是。媚术是媚术,魅毒是魅毒。”

    “有什么区别吗?你没看见那个贱婢的模样吗?说不定就是她下的!”宋妖儿一副格外笃定的样子,可是,媚术和魅毒确实是区别很大的。

    我一定要让她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可千万不能够因小失大。

    我谨慎解释着:“媚术是以色示人,不会长久。可魅毒,却是蛊惑心智。时间久了,你皇兄便就会入魔。甚至就连一点点的理智都没有了,最后,使用魅毒之人了解自己的心愿,你皇兄,便就会一命呜呼。”

    宋妖儿听了我的这样的解释,更是一脸的茫然,可随即,她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反驳着我:“什么?我皇兄会死?那不就是媚术吗?!怎么会死?!”

    “宋妖儿!那根本就不是媚术!是魅毒!你何必又要一人执一词呢?!”我的确是有些怒气了,就连我看着宋妖儿的时候都是那样的目光如炬。

    我这么说了,宋妖儿的确是怔然了一会子。忽然,她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沉声央求道:“花玖,这,真的是真的吗?那要怎么解决才好!我皇兄小时候对我很好!我不想让他就么死掉,就算是死,也要死的光明正大啊!”

    我怎么觉得宋妖儿这样的央求是有些奇怪的呢,但我也不会去考虑她话里头究竟是说了什么意思。

    现在最紧要的就是要救宋妖儿的皇兄,千万不能够在让诡之术在莒国蔓延下去了。

    解决的办法的确是有的,可是,目前根本就查不出来事情的源头究竟是发生在哪里,而那个在背后作恶的人又是谁,这些都是一无所知的事情。

    所以我也有些难堪,微微叹了口气回答着宋妖儿:“就只要仔细去查了,没有别的办法。魅毒不像是媚术,它没有味道,所以就只要像你母后说过的,去一个一个的查了。”

    “好!我现在就吩咐众人去查!好好的查!”宋妖儿说着便就要去吩咐了,我赶紧抓住了她,沉声提醒着她:“但是你不能够那样明目张胆的去查啊!我们需要在暗处查,不然走漏了这个风声,她肯定是会有所收敛的。那么到时候就什么都查不到了啊!”

    宋妖儿甩开了我的手,气鼓鼓的样子的确是很恼怒了。

    看起来,我也只有利用一下葵兮了,我对宋妖儿道:“你放心吧。三天之内我肯定查出来是谁做的,你也不要担心什么了,好好照顾好你母后就是了。”

    宋妖儿一听我这么说,即刻就欣喜了起来,一把抓起了我的手问道:“三天?!你真的能够查出来吗?!”

    我点了点头,应声道:“嗯,我会查出来的。”

    宋妖儿这才放心了下来,原本还是要去宋妖儿母后的寝殿。但是事不宜迟,需要赶快查才是,我也不知道葵兮可不可以查得到。

    宫里头的人将我领到了安排好的住处,我进去以后就赶紧将门关好,顺便还疑神疑鬼了好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