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47章 居然成了罪臣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没想到先是我出了事情,然后变成了云唤。

    那么,云唤的身份究竟是什么?

    好像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份都是那样的变幻莫测,唯独我的身份是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一个小道姑罢了。

    而我也只是想做一个小小道姑,与世无争,岁月静好。

    但是看现下的这个样子,恐怕是不行了。

    押送到皇宫的路上,这些押送的士兵也是一个比一个粗鲁。走的慢了一些便就要推着我,差一点又是一个踉跄就摔倒在了地上,还好又是宋妖儿及时扶住了我,不过她倒是白了我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得到那个鲛珠以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身子是越来越虚弱了起来。

    可那棵鲛珠确实越来越晶莹剔透了,也是愈来愈明亮了起来。

    传说中,鲛人流下的眼泪可化作鲛珠。

    但是,浮袖死之后,却变成了鲛珠。不知她是否是在吸食着我体内的阳气,还是说,鲛珠是要靠着温度才能存留。

    尽管我将鲛珠带在身上,用自己的热血去暖她我都觉得毫不在乎。

    但是,鲛人的血液都是冷的。而这颗浮袖化作的鲛珠更像是我带了一块寒冰在身上一样。

    提起浮袖,心中便又开始难过了起来。

    如此下去,那我还是没有七情六欲的道姑吗?多愁善感不应该是我的性子,回答了花卉观以后我一定要好好静下心来。

    这么想着,便就已经被推推搡搡的到了皇宫门口。

    现在也已经是未时了,看起来我们从晌午走到了现在,也的确是有些可怕。

    可是,对我们这些修道之人来说,长途拨涉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所以也根本就没有多么的吃力。

    从前是如此,但是现在对我而言,却是已经气喘吁吁了起来,而且是喘的非常厉害。

    不知,真的是否和这颗鲛珠有关。

    好像是派人通告了一声,才召我们了我们进去。

    不过依然是被捆住了手,但是我看宋妖儿却是一副不屑,完全就不屑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罪臣带到!”

    那太监扯着了一声长长的罪臣带到,还真的就把我们当作了罪臣。

    可我相信,云唤不会是罪臣的。

    因为诛九族的罪是会波及到的,可是云唤是青城派的弟子,不会波及到他。他也就不会是罪臣,这也是第二次进皇宫了,还真是一次比一次复杂,一次比一次难以预料。

    这,还真的是下山修行历练。

    从一开始风波就没有停下来过,不管如何,我只期盼的是早日回到花卉观去。

    因为我并不想得道,也并不想成仙。

    而我们一直所追溯着的得道,其实一直就在自己的心里面。要看你是否是要得道成仙,那意义就是完全不同得了。

    “还不跪下!”

    又是这样的一声,我是准备要跪得,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宋妖儿却是冷笑了一声,不屑道:“跪?跪什么?有什么可跪的?”

    宋妖儿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了我根本就是不用跪的。

    刚才真不知道是脑子一片空白,还是我懵了。就要去跪下来说大王万岁了,还好宋妖儿这么一说,我才没有跪下来。

    “大胆!”

    还是那个声音,但是宋妖儿依旧是一脸的无所畏惧,看向了那个人,淡然道:“我不屑,你不要跟我来那么一套。”

    紧接着,便就又听见了宋妖儿正经道:“大王,你还真是觉得陆家的人会欺君罔上吗?”

    随着宋妖儿的这句话落下,那王座上的大王脸上似乎是划过了一丝诧异,他有些不太相信的从王座上面起来,走了下来。而他的眼神却是一直就看着宋妖儿的,他诧异道:“莒时?你怎么会在这里?”

    莒时?莒时又是谁?

    我更是诧异的看向了宋妖儿,但宋妖儿却是很淡然很从容的模样。

    “王兄,你执政这么多年了,难道还分辨不清是非吗?你难道觉得母后的话是不起作用的吗?那个钦差大臣是个昏官,还有欺君罔上,徇私枉法?难道王兄都不查个清楚在定罪的吗?”

    宋妖儿如此的质问着莒国的大王,而且,方才莒国的大王称宋妖儿为莒时。再加上宋妖儿这么的以质问,我就全然明白了。

    原来,宋妖儿是莒时的公主?

    “这件事情不是要在这里议的。”尽管他是压低了声音对宋妖儿说的,但是我就在宋妖儿的身旁,我听的清清楚楚。

    随后,他便就命令道:“来人!放了他们!”

    “是!”

    随着他的这一声落下,侍卫即刻就给我们松了绑。

    紧接着,便就退朝了。

    但是看他愁眉不展的样子,也定然是有些事情所困扰着了。

    我们又跟着宋妖儿到了后宫。而诧异的也恐怕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云唤。他可能是更加的想不到宋妖儿会是莒国的公主莒时吧。

    可对我而言,我真的没有太多的诧异。毕竟宋妖儿是谁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再加上我入花卉观那么多年,本来就是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人,事到如今,我也总算是没有背离的太远,不然,那个样子我真的会崩溃的。

    更是不可能犯戒的,所以每做一件事情之前我多少都有些战战兢兢。

    带到了一个大殿一样的地方,不过,大殿里头却是点着浓重的欢宜香。可欢宜香不是用来绝育的吗?为什么会有人用这个?

    不过,这殿里头的确是要凉快好多。

    紧跟着,我便就看见了宋妖儿扑通一声跪在了一个衣着雍容华贵的妇人脚底下,叫道:“母后!”

    宋妖儿叫她母后?那定然就是宋妖儿的母亲了,也是这莒国的太后了吧。

    可宋妖儿的母后似乎是不领情,打开了宋妖儿的手,转过身去冷声:“你还知道回来,你不是做道姑去了吗?回来做什么?”

    “母后,莒时知道自己错了!自己当时离开的时候没有和母后说,是莒时的错!”此刻的宋妖儿就真的像是一个孩子一样。

    根本就没有了原先的嚣张跋扈,像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和自己的母亲道歉。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别去了。”莒时的母后是一个很威严的人,她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王者风范。

    那样的王者风范还要比莒时皇兄的更加深入人心。

    也怪不得当时莒时在朝堂上了说了那句话,原来如此。

    “母后!我是要回去的,你也知道我心心念念的就是想要做一个道姑的啊!母后,您就看在我这么虔诚的份上原谅我吧!”莒时一直跪在地上央求着,根本就没有了一点点的戾气还有冲动。

    也怪不得她那个时候张扬的不可一世,原来是因为了这层身份。

    果然,要嚣张跋扈的条件自然是有着过人的背景,但是她从来就没有炫耀过任何。

    如果不是今天才知道,恐怕我就认为了宋妖儿她一样和我是一个很平常的道姑了。

    但我也不会因为她的这个身份就觉得她高人一等了,只要她还是修道之人,那我们就是相同的。

    没有谁妒忌谁,也没有谁羡慕谁。

    而是一种本分。

    宋妖儿的母后叹了一声气,最终还是扶起了宋妖儿,无奈道:“就知道你做了这样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说吧,你这次回来是做什么?”

    任何母亲都是这个样子的,包括我的母亲。

    尽管有些时候是那样的刀子嘴,但是是豆腐心。

    只是可惜,我母亲已经过世好几年了。

    现在看着宋妖儿和她的母后这般,我心里也自然是多有几分难受的意思。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想那么多也是没有用处的。

    宋妖儿蹙眉,问着:“陆家怎么了?为何要诛九族?”

    提到这个问题,似乎就连宋妖儿的母后也是有了一些难以启的意思,不过她还是回答了宋妖儿:“陆家没有事情。是有人用了诡术迷惑了你皇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