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45章 我杀了浮袖
    :

    她替我拔出了我的长剑,缓缓放在我的手掌心,语气缓慢而柔和:“这世间的阴差阳错就从未停歇过。人可以轮回,我们鲛人也是。”

    我在她的话里面根本听不出来任何的沮丧和难过,多的就只有那种释然。

    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要怎么去做。她深蓝色的眼瞳好像是在蛊惑着我一样,我握着剑的手也是越来越紧张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缓缓抬起了剑搭在了她的脖颈。

    可我却迟迟下不去手,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宋妖儿的声音:“你还在等着什么?!鲛人都已经送上门了,你怎么还不杀了她!快杀了她啊!”

    宋妖儿的声音几乎都是有些撕心裂肺得了,我缓缓转过头去看。他们都来了,但我看向槐都真人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因为他想让我杀了鲛人……

    可我真的下不去手,她笑了笑,淡然道:“记住我说过的话。我是浮袖。”

    不知为何,一下子就划破了她的脖颈,转眼她便就变成零零星星的泡沫。缓缓飞走,我手中无力,剑也就落在了岸上面,感觉一下子就像是虚脱了一样。

    而我的手掌心里面也多了一颗鲛珠,只不过,这颗鲛珠却是有着痕迹的,一道像伤疤一样的痕迹。

    突然,浮云氤氲,月光朦胧,原本波光粼粼的海面顷刻之间被黑暗笼罩,海风弗弗而过,倏而,狂风乍起,吹得一叶小舟摇摆不定,黑洞乌云中,霹雳而起,万丈闪电,像是一把巨斧将如墨浓稠的苍穹劈开。

    我赶紧收好了那颗鲛珠,难道是狂风要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云唤突然大声叫唤着我:“赶快回来!是黑鲮鲛人来了!”

    听着云唤这么说,我即刻想要返回去,可奈何一下子那岸便就已经变得四分五裂了,我被一只手即刻就拖下了海水之中。

    甚至,根本连一点点的呼救之声都发不出来。

    而这一次,正好就对应了我的那个梦。

    骤然之间,我听见了很吵的惊呼声,也听见了自己心底的声音。还有,那个鲛人的声音,她说,不要怕。

    不要怕,我就不会怕。

    身子好像软绵绵的,我并没有溺死在水中,而是活了过来。

    这里,难道就是鲛宫了吗?

    我走了几步,便就看见了坐立在海底之中的鲛宫。

    水晶搭起,幔帐皑皑。

    可是,为何还会有幔帐?我有所讶异,等我走到近处一看,原来是为了掩盖这些红珊瑚。

    这里的确是宫殿,进去之后冰冷的凉意霎时间就侵袭全身,我冻的哆嗦了一些。

    随即,便就听见了一个好似很熟悉的声音:“你杀死了浮袖。得到了她的鲛珠,就应该好好努力让她复活,我们黑鲮鲛人就是很爱复仇。谁伤害了我们,我们就要百倍的偿还回去。这是因果报应,不是单方面的。那些道貌岸然的仙人,一个比一个虚伪。”

    她步步离近于我,我正好对上了她的眼眸。

    她的眼睛有毒。多看一眼,就好像是会被吸入其中一样。

    她离我如此近,我多少有些害怕,我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格外紧张的问他:“那,你现在是要杀了我吗?”

    她突然笑了一下,不过,连笑容都是那样的渗人,她言道:“不。我不会杀了你。”

    我继续战战兢兢的问她:“那你是要做什么?”

    “回去告诉那个道貌岸然的人,杀了浮袖的幕后主使我会让他偿还回来的。”他的声音很蛊惑,我也听的有些奇奇怪怪。

    但是,她好像也说的恨意满满。

    而我还点了点头,回答着她:“好。”

    “回去吧。”

    她的声音骤冷,那我该如何回去?

    是啊,我该怎么回去?

    我根本就不知道,所以我问着她:“我要怎么回去?”

    她似乎是有所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便又恢复了平静,淡然道:“不是有只黑蟒妖跟在你身上吗?让他带你回去就是了。”

    哦,葵兮原来也跟我到这里了。

    说着,他便就站在了我的左侧,吐了吐舌头,嬉笑道:“被你发现了!”

    他的动作也真是快,我都不知道是他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你也真是胆大,居然将一只黑蟒妖带着身旁。而那个愚蠢的槐都真人居然连一点点的妖气都没有察觉,可笑。”她的话里尽数都是讽刺之意,但在我听来,槐都真人的确是太过于狠心了一些。

    是他硬逼着要让我杀死浮袖,我现在心里头依然是慌张不已。

    可是她说了,说只要我有那个能力,就一定可以从新复活浮袖的。我也一定会努力的,我要让浮袖从新活过来。

    她没有在继续多言什么,葵兮带着我出了这海底,到了海面上。他们的确在呼救着我,而葵兮是万万不能够出现的,所以我尽力游到了沙滩上去,我这才松了口气。我也本来就是不会水的,可是,这一次却是被硬生生的逼着学会了水。

    “花玖!花玖在这里!”这个有所撕心裂肺的声音就是云唤的。

    他将我扶了起来,关切问着我:“你怎么样了?那黑鲮鲛人有没有伤害到你?”

    云唤这么问我,我也定然是不会说出来我和黑鲮鲛人见过面了。更不会说是黑鲮鲛人将我拉下水去,我摇摇头,的确是有些虚弱的回答着他:“没有,我只不过是被巨浪卷了下去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方才我一直担心你会被黑鲮鲛人害死,如今看你安然无恙的回来我就放心了。”云唤一副谢天谢地的模样,可我扫了一眼,只有几个人,而那高高在上的槐都真人却是不在。

    就连一直对我叫骂连连的宋妖儿都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我,唯独那大爱无疆的槐都真人已是不见了踪影。

    还真是可笑呢,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槐都真人,怎么会顾忌我一个小小道姑?

    如今看来,我和槐都真人之间的确是什么都没有。

    云唤看着我的脸色,他似乎是更加担忧了起来。可我的目光却是一直在搜寻着,他叹了口气,对我道:“槐都真人离开了,他说,你命不会绝在这里。所以,他也不会出手相救。”

    听了云唤的这句话,我更是觉得我自作多情。

    我冷笑了一声,对云唤道:“槐都真人可是一个大爱无疆的人呢,他肯定是为百姓办事,所以才离去了吧。”

    到现在,我依旧是在给槐都真人找着借口。

    对于我自己而言,槐都真人做的就是对的,他做什么都是对的。

    因为他可是万民所敬仰着的槐都真人,与我又有何干系呢?到头来,只不过是我自己想的多了罢了。

    溯生师兄比槐都真人可有人性的多了,他安慰了我几句,言道:“我们赶快回去吧。”

    回去的时候还是宋妖儿一路扶着我的,毕竟,男女授受不亲。。

    一路上宋妖儿更是不停的叮嘱着我,她在一旁说话的确是很烦人,可是我却一句话都没有。

    我杀了浮袖以后,感觉身心匮乏。

    我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自己,因为我是杀了浮袖。

    我不会释然,我只会为这件事情一直自责下去。

    而我,也已经在渐渐背弃着原来的七情六欲了。

    在这里待了一晚上,就要继续启程去下一个地方。我以为,本来是很简单的一场修行,却比起我想的要更加复杂。

    第二天,我们便就坐船出发了。

    夜幕沉沉, 皓月当空洒下清质悠悠,澄辉蔼蔼。一望无际连绵千里皆是雪霜素缟,似瑜珥美眷,披银涂铅华,海水涟漪四起,波光粼粼,灰暗交明,似是天上璀璨星辰陨落沧海。

    今晚,不会很太平的。

    因为越是这个样子,就越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船行到水中央的时候,突然抖了几下,我所幸是及时扶住了,不然,肯定是要被摔在海里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