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44章 杀了我吧
    :

    一下子,槐都真人对我的态度只剩下冷漠。

    后来,也是云唤才告诉我,那个女子只不过是一个幻影罢了,并非真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而这个计划也全然都是槐都真人所想,他们所做罢了。

    云唤还问我是不是没有认真去听槐都真人说,其实,那一段时间我迷路了。

    看起来他们是真的没有发现我已经离开了,但是怎么说,这一次的事情的确是我做错了,可是我并不后悔放了那个鲛人。

    但这样一来我就得罪了槐都真人,尤其是宋妖儿,她恨不得在扇我一巴掌。

    不论我跪在槐都真人的门口道歉,亦或者是阐述我的错误。他都是避之不见的,这一次,也的确是我出了错误。

    是民意诉求没有错,而我放走了那个鲛人自然是会让百姓觉得槐都真人并未做到民意诉求。这样一来,背锅的就成了槐都真人了。

    我心里头也是复杂无比,我不明白为何当时就那样鬼迷心窍了。

    我脑子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就是让我去救那个鲛人,我就一定要去救她。

    可现在换来的,就是树立起了宋妖儿这个敌人。

    她看见我跪在槐都真人的门口,冷笑了一声,讽刺道:“现在才知道认错了?当初你就救那个鲛人的时候怎么不及时回头?花玖,你还真是心机深重!”

    我没有去理会她,依旧跪在了槐都真人的门口,忏悔着。

    “别在这里装模作样了,既然你想要认错,那你就把那个鲛人重新抓回来啊!”宋妖儿继续煽风点火着,但我依旧是不去理会她。

    我这次真的是犯下了大错,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槐都真人。

    我依旧道歉:“槐都真人!全部都是花玖的错!请惩罚花玖吧!”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轻轻开了,一股木兰花的香味也缓缓而至。他又一次扶起了我,浅然道:“就像宋妖儿所说的,既然你想认错那就亲手捉回来那个鲛人吧。不要在继续跪在这里了,我也并不是你的师父。你潜心修道,做到从善如流是没有错。但是民意诉求更紧要,所以花玖,杀了那个鲛人。”

    他话罢,便就转身离开。

    我几乎是有些踉跄的站在门口,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所幸抓住了门边才没有导致摔倒,也的确是跪得时间有些长了,所以可能才会是这个样子吧。

    宋妖儿更是冷笑了一声,继续讽刺道:“去吧,心生怜悯的道姑。槐都真人已经说话了,杀死那个鲛人他就原谅你。”

    宋妖儿的确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但是,我心里头却是无比自责。

    这样的选择,该让我如何抉择?

    难道我亲手放了她,难道又要我亲手再去杀死她吗?

    如果是那个样子,那我当时还不如什么都不要去做。

    宋妖儿更是冷嘲讥讽:“去吧。”

    我该如何抉择?槐都真人的话已经到了那个份上,我该如何,我该如何?

    我冷眼盯着宋妖儿,终究,我还是选择了认错:“好,我即刻就去。”

    “赶紧吧。你杀了那个鲛人以后我们才能过在继续进行历练。我可不想让时间都浪费在这个地方。”

    宋妖儿说的很得意,甚至还有了一些看热闹的意思。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这里,又从新去到了昨天的那个沙滩上面。

    我知道,鲛人会不会出现都是难以猜测的。

    因为,她不会刻意等着我。更不会等着一个即将要杀死她的人,槐都真人,原来你竟是如此的狠心。

    比我预想的还要狠心百倍,可我又能够怎么办呢?

    我只有去做那样的抉择,只有杀了鲛人……

    我一步拖着一步,终于到了。

    我无精打采,根本就不想做出来这样的选择。可是,我无可奈何。

    现在,已经是晌午了。我一颗米未进,一滴水也都未进。

    在加上这样酷热无比的大太阳,我都感觉自己虽是要昏厥过去。

    但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葵兮的声音:“我给你买了几个包子,还有水,你快吃些吧,我可不想你饿死在这里,连尸骨都运不回去。”

    我看了一眼葵兮手里头捧着的热乎乎的包子,可是我连一点点的食欲都没有,我摇摇头,感谢道:“我没胃口,吃不下。谢谢你了。”

    “你就吃一点吧,这是我特地买给你的。”葵兮在我身旁央求着。

    可是我真的是一点点胃口都没有,就好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求求你了!你就吃一点吧。你看你的脸色都变成了什么样子,已经惨白的连血色都看不见了!”

    “道姑,道姑,你就吃一点吧!”

    经不住葵兮这个样子的央求,我终究还是答应了他,吃了一点,喝了几口水。

    肚子虽然填的不满,但是总比刚才好受得多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头顶上好像多了一个遮阳的东西,我抬头看了看,原来是葵兮为我撑了一把伞,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一把伞。看着他撑伞大汗淋漓的模样,有些心疼,便让他去凉着吧。

    但他是一动也不动,就那样站着。

    于是乎,我也没有了办法,就任由着他那么做了。

    从晌午坐到了黄昏落下,才从黄昏落下坐到了夜晚。

    鲛人,终究还是没有出现。

    而溯生师兄他们也并未来找我,看起来也定然是槐都真人的命令了,要让我亲手捉回来那个鲛人了。

    “鲛人同我们这些妖都是一样的。有好有坏。但在那些仙人的眼中,我们都是不能够活在这个世上的。面对着我们的时候,他们自然一个比一个冷血,而且是冷血之至。现在妖界和他们仙界已经是如履薄冰了,如果有一点点的碰撞,那便就已经是覆水难收的境地了。”

    葵兮坐在我身旁说的这句话我是深有体会的,因为妖界和仙界一直以来都是斗得不可开交。

    可大战已经是一触即发,但是始终没有人去冲开那个屏障。

    一旦冲开,自然是避免不了让百姓流离失所,血流成河。

    无辜的人永远都是无辜的,可惜,有些时候仙人真的不会顾忌那么多,就像是槐都真人一样。

    我苦笑了笑,回答着葵兮:“即便如此又怎样。我一直期盼着的就是这世间再无灾难,平平安安。尽管整日诵经祈福,但是,结果并不会如我所想。”

    “好了,好了。反正我在这里,就一定会保护你的。我有些困了,跟着你跪了一晚上,这身子真的是受不了!”

    他话说完,便就又变回了一条小蛇缠在了我的手腕上面。

    我也没有应他什么,目光一直就盯在那水面。

    我不知鲛人今晚会不会来,我也根本就不清楚,我是否会真的亲手杀了她。

    我等了多时,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就在我起身要离开的时候,水面上忽然泛起了均匀的波浪,而那水面上也渐渐浮现出了一个女子。

    不是女子,而是鲛人。

    她离我越来越近,我不动了。我怔住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也不清楚她究竟是不是要取我的性命。

    她从水里跃出,鱼尾摆动了几下,便又从新回到了海水之中,只留下上身浮出水面。

    她深蓝色的眼瞳是那样的勾人心弦,不知她是鲛人还是黑鲮鲛人。

    她就那样看着我,我也就那样看着她。

    久久,她才言道:“你是来杀我的吧。”

    她的声音之中都好像布满了蛊惑,就像是我在梦境之中听到的那个声音一样。

    要让我亲自走向海中央,自己溺死。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回答着她:“我不想杀你。可是,我犯了错。”

    “我们鲛人自然也是被归为妖那一类了,所以他们杀人是理所当然,而我们鲛人复仇就是不应该的。但是,我命已至此。死在你的手上,总比死在那些道貌岸然的人手上好的多,杀了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