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43章 铸下错误
    :

    “别跟着我了!”

    “葵兮!不要在继续跟着我!”

    “你如果在继续跟着我!我就再也不会理你了!”

    依旧是我前头走着,他就在后头跟着。

    我从未见过如此死皮赖脸的人,最终,他依旧是变成了一条小蛇缠在了我的手腕,不得不说,很凉快。

    但是我却是跟着她们走散了,费了好大的一番功夫才找到。

    不过,他们都是目不斜视,好像是并没有发现我是已经离开了。

    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槐都真人忽然冷言看着我们,沉声道:“这片海域,是出事最多的地方。而黑鲮鲛人的作祟也就是在这片海域。我来,是因为民意的乞求。这个黑鲮鲛人留不得,所以,就只有让它亡。”

    我一直以为槐都真人都是一个狠心的人,今天一见,果不其然。

    就像他身上那股清冷之意是与生俱来的一般,如此的凌厉。

    “是,师父。”溯生师兄是第一个回答的。

    他本来就对槐都真人的话是言听计从,所以说,他定然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了。

    但是此刻我想到了菱鲛,她是一个善良的鲛人。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而同样都是鲛人,为什么要让她们死呢?

    我觉得,那都是鲜活的生命。

    他们悔改,是可以悔改的,除非,是像钱江那样不思悔改的人,我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情面留下的。

    我们还没有真的走到那海域旁,便就看见那沙滩上一个女子正在在捡着贝壳,还不停喃喃自语道:“捡了这么多贝壳,做成首饰又可以买好多钱了。”

    女子还在哪里沾沾自喜,却没有发现海水翻腾得更激烈。

    我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赶紧上前去,那女子似乎是也发现了不对,因为地面上突然出现一个影子,女子转身看去,她正好对上了一双眼眸,她吓得直接惊呼了起来,我想要上前去阻止,但是脚下像是被灌了铅一样,又是一步都走不了了。

    但是我却看的真真切切,那鲛人直扑上前,然而那个女子突然浮现出一抹冷笑,那鲛人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对欲逃向大海。

    我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因为槐都真人她们都没有动,难道,是我不在的时候就说好的?

    可是,为什么这样的突如其来?又是这样的恰好?

    还是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局?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女子手中亮光一闪,一个晶莹透亮的网将鲛人团团包围,鲛人逃不走又反扑向女子,露出嘴中尖尖的獠牙,锐利锋芒。

    鲛人刚刚咬住女子的咽喉,女子就幻化成泡影。

    就在这个时候,溯生师兄和宋妖儿突然冲了出来,直接掠过了我,而槐都真人更是不慌不忙,施施然而来。

    那鲛人挣不脱网只好向海里冲去。

    葵兮更是叹了口气,对我言道:“看起来你不在的那段时间里头,人家早就商量好了吧,现在就你一个人像一个异类一样,一动不动。”

    我心中是有些许的愤愤不平,沉声斥责着他:“要你多嘴!还不是因为了你!”

    话已出口,我脸上霎时间就一片绯红。

    真是不知道这样的话我是怎么说出来的,他反倒是有些得意“看吧,你是担心我就担心我吧,还要隐藏,真是的。”

    但我不能够就这样袖手旁观,他们可是要杀死鲛人的啊!

    鲛人并没有犯下多大的过错啊!我即刻央求着葵兮:“你帮我解开这个不能动的法术,我再也不赶你走了,快!”

    “这可是你说的哦,那我解开了。”

    他声音刚落下,我便就瘫在了沙滩上,吃了一嘴的砂子。

    我赶紧拾起了身,冲向了那海边缘。

    可我却是怎么都插不进去,宋妖儿拽着那绳子的一端,将鲛人死命的往回拖,很显然它的个头太小,力气也不够大,三番四次的,已经精疲力尽了,她是女子,力气自然是跟不上男子的,但是我不会替换她,因为我是要去救那鲛人的。她居然还是没有松手,连喘口气地机会都没有,眼见着要翻白眼了。

    我赶紧推开了她,不想让宋妖儿也死在了这里。她却是瞪了我一眼,继续拾起身来继续死命拽着那网,还说着我:“方才难道槐都真人所说的安排你没有听见吗?!赶紧帮我拉住这网啊!”

    我不理她,反倒是劝解着她:“宋妖儿!你再继续这样下去是要没命的啊!你不能够这么做!快放手!”

    可是宋妖儿却是一直都不听我的劝,继续死命拽着那网。

    而此时槐都真人手在空中画出复杂光圈,口中念着咒语,每念一句,那个画成形的光圈就附着到网上,那网就像渡上金粉一样,金光乍起,不久又似星辰陨落暗淡消沉,复而又开始光圈接连不断附着上来,网都开始熠熠粲粲,周而复始。

    而鲛人就像是困兽犹斗,垂死挣扎一般,想要冲开牢笼,一个劲儿向海里去。

    尤其是宋妖儿的那眼神,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那鲛人,就好像是看见了成功近在眼前一样。

    宋妖儿的目光也波及到了我,我看向了那鲛人,她长得美丽,但是,此时此刻的她却是如同一潭死水一样。

    她不停的在挣扎着,挣扎着,想要逃离那个网。

    我觉得不能够让鲛人死在这里,但是云唤突然搭了一把手,帮助着宋妖儿,更是继续死命把鲛人往后拖,不行!绝对不行!

    我即刻拔出了剑,划破了那张网,而拽着网的人也自然都摔倒在地,等到宋妖儿反应过来,我已经将那张网划得七零八散了起来,我眼睁睁就看着那鲛人趁机冲到海中。

    我也自然直接是被宋妖儿摔了一巴掌。

    但是那鲛人好像被什么禁锢了一样,根本下不去海。

    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被什么鬼迷心窍了,突然就跳下了海,帮着那鲛人最终冲出了最后的一道密布的细网。

    那鲛人逃离之前看了我一眼,那深蓝色的眼瞳足以让我记住一辈子。

    我以为我差点就要淹死在了水中,最后是被溯生师兄拖出来的,拖出来我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对她们来说,或许我这样的举动实在是来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鲛人被我放走。

    我的确是罪魁祸首,真的是。

    可是,鲛人是有难言之隐的。她的眼神,绝对是不会像那天我见过的那个黑鲮鲛人一样凶神恶煞,杀气满满。

    宋妖儿即刻骂骂咧咧从地上爬起来,吐出一口的沙子,推了我一把,厉声道:“你居然放走了那个作恶多端的鲛人!花玖!你是不是疯了!你是不是有病!现在那个鲛人逃走了,你怎么对得起我们!”

    我的耳边是宋妖儿不停的咒骂声,但是,我却不会后悔。

    因为,她是无辜的,我相信。

    我也连一句话都没有回答宋妖儿,而槐都真人更是目光冷然得看着那此刻波澜不惊的海面。

    我知道,我犯了一个大错。

    这个大错,就是放走了鲛人。

    云唤的性子恐怕是最是温和的了,他没有恼怒与我,而是非常耐心说道:“大家也都不要埋怨花玖什么了。这个海域的黑鲮鲛人并不是只有那一只,或许我们是抓错了呢?”

    槐都真人冷笑了一声,冷眼看向了云唤,“抓错?她的身上有一道疤痕,那道疤痕就是上一次席戎的徒弟琼夕榕所刺,哪里会出错?”

    云唤随即就低下了头,有些歉意的说道:“是,槐都真人。是云唤多嘴了。”

    我忽然大义凛然了起来,站了出来,沉声道:“是我的错!是我放走了那个鲛人!虽然我不知道那个鲛人是做了什么!但是,我认为他是善良的!”

    宋妖儿随即就顶撞起来我:“难道你认为她是善良的她就是善良的了吗?你知不知道她害死了多少人!你还真是个道姑啊!心生怜悯也不用心生到如此地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