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41章 他的出现
    :

    还未走到正中央,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声音呵斥道:“见到皇上为何不跪?!”

    我还未答,便就听见云唤质问了回去:“并未犯错,为何要跪?”

    “大胆!你们害死了钱大将军的弟弟,难道不应该跪下吗?!”这声音又不知道是谁的,看起来,这个钱大将军的确是在朝堂上有人手的啊。

    我心里不由冷笑了一声,清亮道:“我们是修道之人,行道家礼节就可。”

    我看了一眼云唤,他会意,和我一同行了道家的礼节,随后,我继续言道:“那钱大将军的弟弟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是病死了,何来我们害死了?”

    我目光如炬的盯住了刚才说那个话的人,他眼神闪躲了一些,可随即就反驳起来了我:“死人要安息!可是你们弄得钱大将军的弟弟灰飞烟灭了!永生永世都不得投胎,难道不是你们的错?!”

    不知怎的,我觉得这个人说话很不讲理,别看他一身官服,恐怕以后也只会是树倒猢狲散的吧。

    他现在拥戴着那个钱大将军,以后,可就说不上了。

    我听了他的话觉得是十分恼怒的,我直言不讳的顶撞着他:“那样的厉鬼就应该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受苦。让他灰飞烟灭了还算是轻的!”

    “很好!你说的很好。”

    等我下一秒意识过来的时候,一把剑已经抵在了我的脖子,身旁的云唤更是恼羞成怒:“你敢!”

    我倒真的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我看着将这把剑抵在我脖子上的这个人,身穿盔甲,浑身都是杀机满满的样子。在看他的举动,也定然就是那个钱大将军了吧。

    我冷笑了一声,似乎并不害怕他会即刻要了我的命。我就是如此,一直所秉承的本分就是如此,我说的更加清亮,“你今天就算是已经将刀架在我脖子上面了,是对就对,是错就是错。”

    “怎么,你们都敢在朕的面前舞刀弄枪了吗?!”

    这样威严一声,的确是有天子气魄。

    那钱大将军也缓缓将剑从我脖子移开,不过,他却是依旧冷眼盯着我。

    他盯着就盯着吧,反正我并不怕他。

    我看向了他,的确是气宇轩昂,看起来并不老。我原先以为已经很老了,我现在也是明白了为何兵权会在钱大将军的手上了。

    应该是新帝继位吧,我虽然对有些事情不太了解,但是有一些还是或多或少知道的。

    “皇上万岁。贫道花玖。”

    他从龙椅上起来,走了下来,一步一步的逼近了我,随即,不知道哪里来的御林军就围在了我和云唤这里,好像就是要随时让刀出鞘一样。想都不用多想,是因为害怕我们会杀了皇帝吧。

    我和云唤还没有那个闲心去杀他,而我们的剑上面,更是不会沾染百姓的鲜血。

    “退下。”

    他一声令下,那些御林军才退了几步。

    不过却依旧是徘徊着,他们个个都是面目狰狞,看起来的确是很想要我和云唤的性命。

    随后,他看了一眼我和云唤,言道:“说出你们的理由吧。”

    “理由很简单,上善若水,从善如流。我们救人为何反倒成了害人?敢问皇帝,这世间如果都以善小而不为,以恶小而为之,最后演变成了大恶,人人都想着害人,那么这天下还是天下呢?还会国泰民安吗?”

    我就是在质问着他,我并未欺君罔上,我是在阐述着事实。

    是个明理人都应该清楚我说的什么意思,可想而知,从这句话里头就能够试探出来他不是个昏君。

    他沉然了一下,才对我道:“花玖你说的没有错。可是,你们将钱江杀死,让他灰飞烟灭。就像你说的,不应该是从善如流吗?为何还要让他灰飞烟灭呢?”

    他还真是聪明,居然反问起我来了。

    “万道之宗太上老君感应篇里头所著,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但是,钱江他并不是。钱江所犯下的过错,是天理难容的。他本就是厉鬼,却要和钱家人联合起来,去害无辜的人。难道,这就是无罪的吗?这天底下,少一个像钱江那样的厉鬼,人间就会多一分平静,难道皇帝也不明白这一点吗?”

    我紧紧皱眉,等着他如何回答与我。

    可是,他却沉默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希望他明明白白,我们是救人的,而并非是害人的。

    紧接着,我便就恳求道:“请皇帝放了溯生师兄他们。”

    他还是有所沉默,不过,他却吩咐道:“把他们放了,带到大殿之上来。”

    “多谢皇帝。”

    但下一秒,便就有人不服了,就是那个钱大将军,他似乎有所怒气道:“皇上!他们可是犯人!你怎可就这样放了他们!他们是害死我弟弟灰飞烟灭的凶手啊!”

    皇帝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里头似乎是有了一些宽慰的意思,随后他才回答着那个钱大将军:“道姑花玖说的很对,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可是钱江并不是,他所犯下的过错,的确是不可饶恕的。”

    他哑然,可是,他浑身都在颤抖着。

    我都看见他捏紧了剑柄,好像随时都要取了皇帝的性命一般。

    果然还是戾气最为严重的了,他手上恐怕是沾满了血腥的吧。

    我和云唤交流了几句,大多数都是关于离开这个地方的话。等了大概有半刻多,才有人带着溯生师兄和若斓他们来了。

    我转过身去看,一眼便就看见了宋妖儿那极其讽刺的一张脸,也自然是少不了怒气的,她开口道:“看什么看!还不快给我解开!”

    宋妖儿被解开以后,格外讽刺的冷笑了一声,活动活动了手,转了转脖子,似乎是一副要打假的架势,她言道:“刚才没有和你们算账,是便宜你们了!告诉你们,我宋妖儿从来都不对平常百姓动手,可是像你们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人来一个我打一个!”

    宋妖儿也的确是很张狂,她根本就不害怕在皇帝的面前说出来这番话。

    溯生师兄也只是看了一眼宋妖儿,并没有多说什么。

    “皇上万岁。”溯生师兄行了礼以后,言道:“钱江罪有应得。灰飞烟灭是他最终的结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是如此,但是丞相家的大小姐曼儿却是处处行善,寿命还很长,现下曼儿一点点会好起来,行过善的人都是会有好报的,我相信皇上也明白这一点。”

    溯生师兄的话永远说的都是那样中规中矩,但是可以叫人信服。

    他点了点头,虔诚回答着溯生师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为了国泰民安,一个好的君王自然是要做到行善为己任。”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钱大将军突然将剑挡在了皇帝的脖子上面,冷笑道:“你们还都是愚蠢!真的以为我会为那个浑身烂病的弟弟而这么做吗?自然不是,我是为了这个皇位!现在兵权在我的手上,我只要杀了他,我立马就是新的帝王!”

    他这样一举动,真的是让我怔了一下。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会篡位!”他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起来,他猜到了,但是没有防备到。

    随后,便就涌上来了一些侍卫,将我们围了起来,他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得意道:“你们今天都出不去了!哈哈哈哈!全部都要给这个无能的皇帝去陪葬!”

    可就在这样岌岌可危的关头,响起了一道凌厉而柔和的声音:“困兽犹斗,垂死挣扎。”

    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就是槐都真人的。

    每一次见他,都好像是清云出岫一般。他的确是仙人,更是我们不能够所瞻仰的。

    他款款青衣而至,波澜不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