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40章 幻境竟是真
    :

    月色如钩,我身旁是夜笙和姜知音,我问清楚了当年是发生什么。

    他们也全部都向我解释了一番,他们并没有死,穿过了沙漠,却因为妖的作祟,导致了山洪暴发,将他们吹到不知是到了何处。

    是菱鲛救了他们,然后他们就一直为菱鲛做事了。也的确算是半个鲛人了,不过,菱鲛却和我那天看见的那个黑鲮鲛人大有不同。

    一个性善,一个或许就有些仇恨了吧。

    我躺在这里,有些累。

    这么多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也根本就不清楚这样的事情为何就会落在了我的身上。

    既然如此,那我就照单全收了。

    既然也是我拥有了灵心,那就好好利用我的灵心吧。因为菱鲛说过了,一念得道,一年入魔。

    我只想好好做一个道姑,所以,不会入魔,那也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

    身旁的夜笙突然言道:“走吧,我们送你出去。不过,你千万不要对任何提起来,你见过我们。”

    我答了一声“好。”

    随即就要起身来,姜知音是扶了我一把。

    姜知音似乎是略有担忧的神情,她一直都是扶着我,关切问道:“现下已经是寅时了,我们送你出去大概就到了巳时了,毕竟这里是南海域。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再走?主人的鲛宫你恐怕是进不去,毕竟你是人,下了水入了鲛宫以后恐怕会喘不过来气。”

    我摆了摆手,婉言谢绝了姜知音的好意:“多谢了,不用了,我不知道我在这里是睡了一天,还是说根本就没有过去。但是,我想溯生师兄他们找不到我应该是会着急的吧,所以我还是赶快回去才好。”

    “好吧,那我们就出发吧。”姜知音的这句话落下,不知怎么,那破旧的渡口就变成了完好无损的,而且还有一艘船。

    姜知音的确是一个很可爱的姑娘,就像是我在幻境里头看见的那样,一心一意的想让百姓逃出去,却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不过,她现在完好无缺的活着。

    紧接着,她就对我言道:“我扶你上船吧,你在船上好好休息,到了我们叫你。”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姜知音就这样扶着我上了船,毕竟我的身子总感觉还是有些虚弱。就是自从灵心那个时候发作,导致了我现在总是感觉心脏会骤停下来。

    也很害怕回去以后会被发现是有什么样的破绽,所以我必须镇定,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

    躺在夹板上真的就有些许困了,等我一觉睡起来,姜知音便告诉我已经到了地方。

    他们目送我离开,才回去。

    到了曼城,我又是一路急匆匆的到了丞相府,门外是空无一人,我推开门进去,看见的便就是血迹斑驳,难道说,是谁死了吗?

    我心中一下子就慌张了起来,看着地上的血迹,大喊了起来:“溯生师兄!溯生师兄!若斓!若斓!”

    却是无人来回应着我,我寻遍了个个房间,就连一个人都没有。

    最终我作罢了,出了丞相府。

    但是,那个钱江绝对是已经被夜笙杀死了的,我亲眼看见他化作了一滩血水,他是死了。可是这丞相府里头为什么没有人?

    难道是在钱府?

    我想去钱府找找,看看在不在,但是我走了还没有几步,便就听见身后有人喊着我“花玖!”

    我一个激灵,这个声音不就是云唤的吗?

    我转过身,发现的确是云唤,我三步并作两步赶紧到了云唤的身边,问道:“大小姐怎么样了?那个钱江是不是已经死了?”

    “是,那个钱江已经是灰飞烟灭了。大小姐也没有事情,你是到哪里去了?!我们都很担心你!”云唤似乎是很激动的样子,好像真的是为我担心了起来。

    我苦笑了一声,回答着云唤:“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就怎么鬼迷心窍了,居然出来看着那月色是怎样的,就被一只手拉住,我以为是你将我拉进了屋内。可转眼就发现,我是被钱江抓到了乱葬岗去。”

    云唤蹙眉,他好像是一副很讶异的样子,但却又是有些心焦的模样,他问着我:“乱葬岗?那个钱江就是死在了乱葬岗,那你又是怎么被救出来的呢?”

    我摇摇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回答着云唤:“我不知道,反正我醒来以后就已经是在曼城了,也不知道是谁救了我。但是,钱江是死在了我面前的,他化成了一滩血水,但我就是不知道是谁救了我。”

    云唤似乎是松了口气,有所欣慰的对我道:“是这样啊,不过你活着回来就已经很好了。”

    不过此时并不是担心我什么的时候,我皱了皱眉,问着云唤:“溯生师兄和若斓他们是在哪里?”

    “在皇宫。我是在这里找你然后等你回来的。”云唤的语气里头有些叹息,看起来,一波未平,是一波又起了。

    我更是皱紧了眉头,有些惆怅的问着他:“怎么就闹到了皇宫去呢?”

    “因为他的儿子钱江死了,而且是灰飞烟灭。永生永世都不会在投胎,这世间,也不会有钱江了。所以她就告到了皇帝哪里去,钱家的大儿子就是镇守边关的将军,所以说皇上看在钱家大儿子的面子上,就接受了钱夫人的状告。这下子,可是真的有了难处。”

    云唤说着,便沉沉叹了口气。

    我也是没有想到,我不在那么长时间居然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继续问着云唤:“那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呢?”

    云唤低着头,似乎是有所悲哀,他回答:“现在是被关在了天牢里头,说如果给不出皇帝一个理由,那就处斩了溯生师兄他们。”

    实在是太过荒唐了!明明就是我们救人,他们钱家害人,居然要将溯生师兄他们关在了天牢里头,还要处斩?简直是荒唐!

    我有些怒意,质问着云唤:“我们好心救人,难道丞相不管的吗?”

    “丞相也是已经在尽力劝说着皇帝了。你也知道,钱家大儿子手握兵权,所以皇帝不敢轻举妄动什么,所以只有先将溯生师兄他们关起来了。”

    是啊,皇帝也有他的难处。

    但是,钱家人也未免太过分了吧!他们的儿子钱江就已经死了,她还要状告?

    真是可笑,我即刻对云唤道:“我们就去皇宫,与他们理论!我倒是要看看,这个皇帝到底是不是个昏君!”

    “好!”云唤更是立即答应。

    下山以来,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见。明明就是救人的,怎么就成了害人的呢?

    还要被那个钱夫人倒打一耙,以为她是个善良之人,原来,也不过如此。她那个样子就干脆不要姓佛了。

    我和云唤又是一路赶到了皇宫,门口的侍卫将我们拦了下来,沉声道:“这里是皇宫!岂是你们这些闲杂人等就可以入内的!而且还带着佩剑!图谋不轨!来人!给我把这两个刺客押到天牢去!”

    这门口的侍卫更是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将我和云唤抓起来,我怒气道:“我们是来找皇帝的!我们是从溯山下来的弟子!不是你所说的什么刺客!”

    “溯山下来的弟子?”他一脸狐疑的看着我和云唤。

    但随后,他身边的一个侍卫便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他便就放我们进去了。

    我自己心里头也是狐疑了起来,但是,当城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我们已经是出不去得了。

    我反倒没有觉得有什么,倒是云唤停在了那里,似乎心里头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我平静对云唤言道:“走吧。”

    云唤冷哼了一声,便跟了上来。

    我知道他定然是心中有气的,毕竟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诬陷。换做我,我心里头也是难忍这样的耻辱。

    可是,对于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人来说,对一些事情自然也是有所宽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