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39章 灵心
    :

    再次醒来之时,我才知道原来我没有死。

    我还活着,而且,我在那里?

    我拾起身来,衣衫摩挲的声音有些奇怪。我本想是拍去身上的灰尘,但拍下的却都是砂子?

    哪里来的砂子?我看着四周,无一人,而且是一望无垠。

    在我的面前,也只有一个渡口一样的搭设,可是,已经是破旧得了。

    茫然之前,便就看见了星空布满,洒下蓝盈盈的一片,海面上流光溢彩,不起任何波澜,此时,难道已经是黑夜了吗?哦,我还真是愚笨,明明看见天空中有星星在闪,还有月亮悬挂,自然就是黑夜了。

    而海,我为什么又会在海边呢?耳边是海水声作响,海风轻轻抚过我,有些温凉而柔和。

    一瞬之间,有些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了。

    但是,我要回去。我明明是在曼城的,却为何到了这里?难道是因为那个戴着半面鳞片面具的男子将我救到了这里。

    浑身有些酸痛,走了没有几步,便就又瘫倒在了地上。

    这身子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呢?

    不行,我是要离开这里的,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那个男子救了我,定然是心存感激的。但是,他此时也不在,我虽想要当面感谢他,可是我无可奈何。我必须是要先离开这里才是对的选择。

    我又一次拾起了身,一步一步的走着,这一步是沉稳而缓慢的,因为我怕我会在继续摔倒,总感觉这片地方有些不对劲。

    尽管我是如此的努力,一直想着就快要到了,但是无可奈何我又一次摔倒了。走一步就要摔两步,如此下去,我就是爬也也要爬出去。

    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别费力气了,这里,你是出不去的。”

    他的声音里头是没有讽刺的,但我却总觉得,这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能够把我带到这种地方的人,算是什么好人?

    我又一次强撑着拾起了身,问着他:“为什么?”

    他走近了我,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回答着我:“这里是鲛人所在的海域。是南域海,除了有人牵引着你出去,你是无法出去的。就像是你现在的一双腿根本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

    可我怀疑,明明他也是靠双腿走路的。怎么他就可以走的自然呢?可我为什么就连一步都迈不出去呢?

    我蹙眉问他:“可是你为什么可以走到的动?为什么我就不行?”

    “因为我为鲛人做事。所以,在有鲛人的海域,他们都会将我看做鲛人对待。”忽然感觉到了他的回答有一种毕恭毕敬的意思。

    可是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又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是在哪里听见过?

    我心中困惑不已,他为什么要救我?而且他又不是鲛人,为何要将我带到这种地方?我们也根本就素未谋面,难道这又是一个幻境?

    可这个,太过于真实了。我什么都感觉得到,我继续皱眉问他:“你不是鲛人,那你是谁?是鬼?还是人?还是魔?”

    “算是半个鲛人了吧。我们,应该是已经见过面了的。”他说着,便那样看着我。也不知道那被遮起来的半张脸是藏了怎样的秘密。

    可是,他所说的我们见过面了,是什么时候?这个声音?似乎是有些像幻境里头的那个人,那个人?那个男子,我惊了一下,质问着他:“你!你是幻境里头的那个男子!那个幻境里所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他微微点了点头,我就已经知道了。我现在脑子里头是混乱一片,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才是假呢?

    我忽然感觉脑子里头像是什么在作祟一样,想起了好多零零乱乱的记忆还有一些碎片,那些碎片我看的不大真切,但是,我感受到了那样锥心的痛苦。

    究竟是什么?那究竟是什么?

    忽然,感觉心脏骤停了一下,却又立即恢复。那一刻,我真的是感觉自己像是死了一样,心脏莫名其妙的痛了起来,我即刻倒在了地上,沉沉捂住了自己的心口,无比难受,“我的心好疼!”

    他却是不管不顾,就看着我这样疼,反而是平静问我:“你想起了什么?”

    我虽心里头难受不已,可是,我心绞痛,想要说话来避免这样的疼痛,我便就忍着那样子钻心的疼痛回答着他:“我什么都没有想起!”

    他好像是微微蹙眉了一下,不知道是担忧还是无奈,紧接着,他又继续平淡言道:“再忍忍就过去了。”

    “好,好!”我还是那样应了一声。

    本以为是可以减轻痛苦的,但是心脏就是死命的疼,我在地上翻来覆去疼的打滚,他就在一旁看着,援手都未施与,真是狠心!

    可过了一会以后,慢慢的不在疼了。

    我已是满头大汗,浑身上下根本已经使不来一点力气了。

    他这才走了过来,微微蹲下身来为我擦去了额头上面的汗,对我道:“你这个样子,是灵心已经发作了,看起来,你要坠入了。”

    我被他缓缓扶了起来,要比刚才好的多了。可是他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我锁眉问他:“什么?灵心是什么?我要坠入什么了?”

    我终于站起了身来,他却言道:“请主人回答与你吧。”

    “主人?又是什么主人?”

    我此时此刻,的确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东西。

    他的眼神落在了那海面上,似乎是在憧憬着,也似乎是在敬重着什么。我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那海面上。

    莫非,是有鲛人?

    海面上起了波澜,那月色照耀在海面上,波光粼粼,海水轻轻拂过,像是一副优美的画卷。这片海域,的确是和刚到曼山时的那里大有不同。

    多了一些安静与自然,更是没有半点的危险气息。

    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那影子离水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直,从水里缓缓走出来一个女子,我恰好对上了她的眼眸,那眼瞳蔚蓝,烨烨潋滟,却透着寒意,那是鲛人,却不是黑鲮鲛人。

    她身上没有那么重的杀机和凌厉,却多了一份柔和之意。

    她走出来,没有鱼尾,却化作了人性。步步离近了我,分为好看,她喃喃道:“灵心。是通灵的,更是有着心怀不轨之人想要夺取的。因为这颗灵心承载了很多人的记忆,可知前世,也晓今生。也可一念得道,一念成魔。”

    “我有这样的一颗灵心?假的吧。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道姑而已,你们又何必用那样一番说辞来哄骗我,你们想做什么就直说吧。”

    “捡呀捡呀捡贝壳!看我捡到的贝壳莹然如玉,真是好看的紧呢。”有一女子就在我的左侧捡着贝壳,她起身来笑魇如花的看着我。

    这个女子,不就是那个在幻境之中的姜知音吗?她怎么又会在这里的?

    她见我没有答她,还是继续笑笑对我道:“好久不见呢!”

    她似乎还是有些沾沾自喜的意思,我怎么越来越感觉不对劲了,“这里是幻境吗?是不是幻境呢?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那鲛人面色不喜不悲,不忧不愁,看不出来是个怎样的神色,她言道: “不。你活着。”

    鲛人的话我信了,可是,我却心中一直疑问,我问她:“那你们所说的灵心又是为哪般?我又怎么会有灵心?”

    她似是浅淡笑了一下,继续对我道:“有的人就是这般。你要问我为何,我也答不出。可你有灵心是真的,切记,不要让他人知道你拥有灵心。刚才的疼痛就是你灵心的第一次发作,今后,可能会接踵而来。所以说,你想起的记忆,还有那些零散的碎片都是会告诉你真相的。”

    我越来越迷糊了,也更加的迷惑了。刚才,他们说的我还是懂了一些,但是她的这句话,我就更加的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了,我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问她:“那么我,究竟是花玖,还是灵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