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38章 命悬一线
    :

    几番周折,若斓还是没有说通钱夫人。

    而钱夫人自然是由着钱江胡来,她说,为了自己的儿子她什么都做的出来。

    若斓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磨多少嘴皮子的,但是她这一次却是好言相劝与钱夫人,可是钱夫人却是坐视不理,我也是看不下去,也觉得这个钱夫人太过分了,我更是好言提醒着她:“钱夫人,因果报应。即使是你的儿子钱江已经变作了厉鬼,可是,鬼也有鬼道,你如若现在不好好劝解,为时已晚的时候就不要怪任何人了。”

    “我的江儿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们还要怎样?你们难道就不能让我的江儿好好安息吗?”钱夫人还是执了令一词,手里头攥着手绢抽泣,就好像是我们在欺负着她一样。

    若斓一声“好!”落下,她冷笑了一声,警告着:“既然如此,那我就要尽一个捉鬼师的本分了。”

    紧接着,若斓便就对我和云唤道:“我们回丞相府去!”

    “好。”我应了一声以后,便就跟着若斓离开了钱府。

    直至离开前,那钱夫人都不曾有过后悔之心,看起来,她也定然是铁了心了。

    天已经是有些麻了,到丞相府以后,已经是夜黑了。

    溯生师兄他们都在丞相的寝殿门口等着,见我们来了,他便赶紧走上前来问:“从钱府那里知道了什么?”

    “都是他们一手做的怪。那个钱夫人为了自己的儿子钱江,根本就不顾忌丞相家大小姐的死活,任由着他们的儿子钱江去胡作非为。既然他今天晚上能够出来,那就不要怪我了。”若斓回答的冷意深深,尤其是她眼神之中的狠厉。

    我有几分明白了若斓的意思,上一次她是捉商素华,并不是杀了商素华。而这一次,她也定然是要杀了那个钱江。

    估计,是要让钱江生生世世都不得轮回了吧。

    总而言之从她的话里头我听出来的意思,就是如此。

    溯生师兄听着若斓的话微微点了点头,看起来是听明白了,他言道:“现在大小姐就是吊着一口命,有的人自然是已经等不及了,所以说,今天晚上就显了形也不是不无可能的。”

    溯生师兄的话里头也是有些嘲讽着的意思,毕竟怎么说,钱家人的确是太过分了,在暗地里头作祟作妖,让大小姐变成了今天这样样子。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能被陷害成这样?这一切,还得拜他们钱家人所赐。

    随后,若斓便就清亮的命令道:“让丞相和丞相夫人,还有这丞相府里头的所有人都赶紧离开!”

    我们也就先让那些侍卫还有丫鬟赶紧离开,但是丞相和丞相夫人却是不肯离开。

    “我要在这里守着我的曼儿!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啊!”丞相夫人一直就在啼哭着,好像就从未停止过眼泪,丞相只是沉沉叹了口气,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丞相,丞相夫人。你们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的啊!你们要清楚,有些事情是和性命攸关的。尽快离开才是,我们定会保你们的女儿周全,请相信。”溯生师兄的劝解的确是有些沉然的,毕竟是那样子的人什么都能够做的出来。

    指不定还会害多少的人,所以溯生师兄的劝解是最要紧的。

    丞相和丞相夫人许是听见溯生师兄说定会保得他们女儿周全,这才答应,“好,好……”

    现在整个丞相府就剩下了我们这一行人,不得不说,夜风嗖嗖,我有些怕了。

    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更是不晓得那钱江是有多么的可怕。

    是青面獠牙?还是满脸血迹?

    我有些不敢去相像,商素华虽然是厉鬼,但是并不是那样。

    可我就不知道那个钱江是怎样了,随后,便就听见若斓吩咐道:“我和花玖还有宋妖儿云唤在屋内守着,溯生带着你们在门口这里等着。一旦有什么动静你们就冲进来,不要放过那个钱江!杀死他,让他生生世世都不得轮回,才是对他的惩罚!”

    溯生师兄点了点头,也没有反驳什么,或者说是在让若斓考虑考虑。修道之人自然是要怀着一颗怜悯之心,尊道贵德,可是,像这样的厉鬼不需要任何的怜悯或者是要去感化他们什么,没有用。

    “走吧。”

    跟着若斓进了丞相的寝殿,便就看见了大小姐曼儿依旧是那样瘫躺在床上,整张脸上面写满了绝望。

    而此刻若斓却是俯低了身子,轻轻握住了曼儿的手,浅声道:“不用害怕,你马上就解脱了。”

    解脱?怎么觉得这若斓的词汇用的有些可怕。但一下秒,若斓又继续道:“这样的解脱并不是死亡,而是脱离痛苦。你放心,过了今夜,你就可以摆脱病痛,摆脱那个厉鬼。过上你原本的日子,千万不要害怕,我们都在这里。”

    原来,若斓还留了一句话。

    我生怕若斓的那句话是吓到了曼儿,所幸若斓及时纠正了过来。

    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等着他出现。

    而若斓笃定了他会出现,就一定会出现。

    正子时,蜡烛忽然摇晃了几下,但却只是那一瞬间的事情,我却看的清清楚楚,我拉了拉若斓的衣角,对她浅声道:“方才我看见蜡烛摇晃了几下,不可能是风。”

    若斓倒是很淡然,她勾唇冷笑了一声,看着那盏蜡烛,淡然道:“现在是正子时,他来了。”

    或许若斓和溯生师兄是我们这些人中最淡定得了吧,毕竟我们都没有那个能力去捉住钱江,亦或者是杀死他。

    “呼呼呼!”

    突然,那窗户被吹开了,来的一点点防备都没有。

    “吱呀吱呀”的声响就真的像是来索命的一般,可惜,他还不配来索曼儿的命。

    我不知道是怎么了,推开了门看着外面的天色,黑洞洞一片也只是笼罩在整个丞相府的头顶,阴风嗖嗖,方才还并不是这个模样,怎么此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而溯生师兄他们都是剑出鞘的姿态。

    看起来已经准备要蓄势待发了,的确如此。

    正在我多愁善感之时,云唤突然将我一把拉了进去,当我转过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云唤,也根本就没有拉我,是谁?

    下一秒,我就便看见了一个死灰布满着的男子,他的脸上白的像一片纸,身上更是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诡异无比。

    而我也才是后知后觉,这,就是钱江……

    他的瞳孔之中也爬着死亡,他忽然一把捏住了我的脖子,讥笑道:“你是这些人中最弱的一个,就先从你开始吧。等我一个个干掉了他们,曼儿,自然是会成为我的妻子。”

    他的话幽幽而空洞,不!我绝对不能够死在他手里!

    我大喊了起来:“若斓!若斓!钱江在这里!他在这里!”

    可当我喊出来以后,却发现我根本是没有声音的,一点点的声音都是没有的。我惊恐万分,为什么我会喊不出来声音?为什么?

    而且我明明就是在屋内的啊?怎么若斓他们都看不见我?

    他冷笑了一声,手上的温度根本就没有,冰冷的捏住我的脖子,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无法呼吸了,快要陷入了死亡的地域。

    “你已经踏入了我为你布置的陷阱,你难道还想要逃离吗?这里,你知道是哪里吗?这里,是乱葬岗。”

    他说的是什么?我为什么会在乱葬岗?

    我沉声质问着她:“我为什么会在乱葬岗?!我不是好好的在丞相的寝殿吗?!”

    他扯开嘴笑了一下,那牙齿好像是有所猩红的,“不信,你四处看看啊。”

    我不是说不了话的吗?!为什么他能够听见?!

    但是下一秒,根本就不由我控制的四处看了起来,横尸遍野,真不愧是乱葬岗。明明此刻很怕这些东西,却是一点都怕不起来了,或许是因为我已经意识到了我马上就要死了吧,我在大声呼救,他们也是听不见了。

    我更是不能够自救,因为我真的太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