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37章 真是蹊跷
    :

    进去之后,气氛完全是和丞相府相对的。不过,这里却是更加的诡异一些,恐怕是那个钱江一直就在钱府徘徊着的吧,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吧。

    这样的气氛,恐怕除了钱家自己的人,其他人都是受不了的吧。

    而且进来以后,丫鬟也是三三两两的,根本就没有几个下人。恐怕不是被遣走了,就是自己走了的吧。

    真是有些可怕了,那管家一边为我们引着路,一边还提醒着我们:“我们家的夫人有些心病,所以说话的时候千万要注意着分寸。”

    若斓“哦”了一声,反问着那个管家:“是不是因为钱江三公子的事情?”

    那管家听见若斓这么问,即可就停住了脚步,看着若斓沉声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他一脸的狐疑,但是若斓的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她淡然回答:“这是曼城百姓都知道的事情,人云亦云,自然就听了一些。”

    那管家叹了声气,终究还是回答了若斓:“的确是这个样子没有错。我们夫人因为少爷的事情是一直都在耿耿于怀的。所以一直都是以泪洗面的,总是觉得愧对三少爷了,没有及时医治,才让三少爷英年早逝,所以这是我们家夫人心里头的一道坎啊!”

    这管家似乎也是多愁善感了一些,听着他话里头的意思,难道说这个钱江是可以活下来的吗?不是说体弱多病吗?

    这里头的蹊跷好像还很深,可是,我却是帮不上什么忙。

    因为我不会法术,只能是打个下手了吧,可是若斓却是捉鬼师,她一个人就要顶我和云唤两个人了。

    若斓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继续问着那个管家:“那这么说,是不是医治的不及时呢?”

    这个管家又是沉沉叹了口气,有些不想在提这件事情的意思,他沉声道:“唉……三少爷的事情的确是我们都不想提及的过往了,你们也就不要问这么多了。赶紧跟我来吧。”

    他的回答也的确是有所压抑的,看起来也是在钱府待了好多年的老人了吧。

    若斓也没有继续再问下去,毕竟有些时候的适可而止才是最重要的。走了一段路程以后,才到了钱夫人这里。

    那管家在门口通报了一声才让我们进去,进去之后,里面还是一股浓重的香火味,甚至还要比花卉观的更加浓重,还有敲木鱼的声音。

    难道,这钱夫人是信佛之人?

    果不其然,那钱夫人就跪在地上念着经文,我估计八成是在为自己的儿子钱江超度的吧。

    钱夫人身边立着的一个丫鬟即可附身言道:“夫人,丞相府的人来了。”

    钱夫人这才停止了念诵经文,被那丫鬟赶紧扶起了身,提醒道:“夫人,您小心着些,慢一点。”

    钱夫人似乎起来的样子是有些吃力的,那丫鬟似乎也是扶的有些吃力。可能是害怕钱夫人被磕着碰着了吧,一会子以后,钱夫人才被那丫鬟扶了起来。

    我看着都有些吃力,这钱夫人究竟是因为自己儿子的事情遭受了多大的打击。明明看起来岁数就不大,这个样子,却真的是苍老了许多。

    “你们来了,就坐吧。”钱夫人说着,还示意让丫鬟搬来了几个凳子。

    若斓依旧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平淡无奇的坐在了那凳子上,问道:“钱夫人你好,我来问问你,你刚才诵的是什么经?”

    钱夫人的手上还戴着一串佛珠,她摩挲着手上的那串佛珠,回答着若斓:“阿弥陀佛。”

    “据我所知,阿弥陀佛是超度亡魂的经文。不知钱夫人您是在超度着谁呢?”若斓还真的是开门见山就直接问着钱夫人。

    刚才那个管家就有提醒过了我们,若斓似乎是表面上回答了,可是私底下她却是不会在意那么多。

    “是在超度着我因病过世两年的江儿。”钱夫人还真的就回答了若斓,单单从面相上来看的话,钱夫人一定是一个非常慈祥善良的人,但是,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呢?我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相信的。

    如此面善的人,怎么会做的出来呢?

    若斓微微蹙眉,似乎是想了一下什么,她又继续问道:你的儿子是怎么过世的呢?”

    钱夫人被那个丫鬟搀扶着,看起来就好像是弱不禁风的样子,明明是有凳子的,她却就是不坐,非要站着。而手里头摩挲那佛珠的动作是越来越快了,但她依旧是回答着若斓的问题:“是因病去世的。”

    这个钱夫人还真是若斓问一句,她就是那样答一句。

    但若了斓的脸上似乎是没有半点的焦躁之意,而我身边的云唤也都已经是有些焦虑不安了,这样若斓问一句,钱夫人答一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答的完,云唤急了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出所措,若斓继续问着:“什么病?”

    “体弱多病,查不出来是个什么病。我的江儿,就那样离开了我,离我远去,我真的心好痛,为什么当时没有帮江儿抗下那些痛苦,为什么!我现在真的好后悔,你们能不能帮帮我!”

    钱夫人这么说着,情绪便就即可激动了起来,身旁的丫鬟是拉都拉不住。钱夫人一把泪哭着,走到了若斓的面前,而若斓这才从凳子上起来,扶住了钱夫人,她问道:“想让我们怎么帮?”

    钱夫人听见若斓这么问她,她赶紧就抓住了若斓的手,恳求道:“你们是丞相府派来的对吗?我们家江儿一直就很喜欢你们家的曼儿,只要配冥婚就可以了,所以的习俗和礼节还有彩礼钱都是不会少的!都是按规矩来的!”

    “难么钱夫人您的意思就是要正正经经,规规矩矩的让我们大小姐和您已故的江儿配冥婚?是这个意思吗?”若斓问我,我就看见她冷嘲的笑了一下,虽然是不容易察觉的,但是我感受得到,若斓已经是不想和这个钱夫人在继续谈论下去了。

    因为,人都是有耐心的,也是有底线的。方才的问一句答一句,已经是很让人焦躁的。现下,若斓能够继续坚持到这里,已经是很不错得了。

    所以,还想要在奢望若斓继续隐忍下去,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了。

    钱夫人抓着若斓的手更加的紧了起来,她连连点头回答着若斓:“是啊!我就是这个意思啊!”

    而钱夫人一旁那个丫鬟继续是扶着钱夫人的,真不知道这钱夫人的身子到底是有多么的虚弱。

    “钱夫人。你们家的江儿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整个丞相府,是搅得鸡犬不宁!让大小姐吊着一口气,要死不死,要活不活。恐怕你儿子阴魂不散了好久了吧,因为心中不甘,所以就做了孤魂野鬼,现在来害人,你也是不管不顾的吗?钱夫人?”

    若斓的语气已经是有一些冷嘲热讽的意思了,而钱夫人似乎还是没有听出来若斓语气里的讽刺,她还继续恳求着若斓:“拜托你们了!求求你们帮帮我吧!让我的江儿了了最后的的这个心愿吧!”

    听到这里,我就已经有些忍不了了。

    我直言不讳的对钱夫人道:“钱夫人,您难道觉得这样做不过分吗?为了你儿子的心愿,难道就要牺牲掉丞相府家大小姐的性命吗?她的寿命还未到,你就忍心看着那样一条人名就这样没了吗?就是因为了你那样的宠溺!难道还不思悔改吗?还要继续错下去吗?!”

    钱夫人似乎是被我的这一声质问吓了一跳,怔然看着我,似乎此刻才是反应了过来,颤抖的手指着我,质问道:“你,你们不是丞相府派来的人?怎么说的话都是那样的奇奇怪怪,你们到底是谁?!”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她的话了,宠自己的儿子也得有个度,可是她一点度都没有。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呢。我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直言对钱夫人道:“实话告诉你,我们就是来捉鬼的!你们家的那个三公子,既然做鬼就应该本分!而不是出来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