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35章 神婆巫婆
    :

    没有一会,那个丫鬟就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夫人!老爷,那把那条帷幔烧了以后,烧出来的东西是一滩血迹,还有一个纸片人。”

    若斓似乎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问着那个丫鬟:“那些东西都处理干净了吗?”

    这个丫鬟点了点头,回答着若斓:“都处理干净了,什么都没有剩下。”

    随后,若斓也是看了一圈四周,发现在没有了什么异样以后,吩咐着那丫鬟:“这里头的东西都不要在动了,赶快把你们大小姐搬到丞相房间去。”

    丫鬟依旧是连连点头,回答着若斓:“好!我马上去叫人!”

    此刻,溯生却是开口说话了:“你们应该把那个神婆抓回来审问一下的。”

    丞相即刻道:“来人!”

    立马就从门外进来了两个侍卫,即刻跪地道:“丞相有什么吩咐?”

    “去给我把那个神婆抓回来!一炷香时间我要见到人!”丞相的吩咐威严赫赫,那两个侍卫更是应了一声“是”即刻就去找那个神婆了。

    紧接着,那丫鬟便就找来了人,将大小姐搬到了丞相的房间中去。

    我们也跟着出了大小姐的闺房,但是我们却没有跟进去,若斓言道:“被厉鬼附身了,并不是她自己招惹的,而是有人故意的。”

    “那么这个附身是怎么附身的呢?也并未察觉大小姐哪里有什么不对劲。”溯生师兄此刻觉得有些奇怪了,可是我进城之时那个大婶对我说过的话不知道有没有作用。

    我看向了若斓,对她道:“进城之时,有一位大婶对我说,说丞相府家的大小姐是被鬼夫附身了,可有这么一说?”

    若斓听见我这话,微微怔了一下,似乎像是听见了一件好笑的事情一样,不知是何意味的笑了一下,反问着我:“死人和活人婚配?”

    “我不清楚。那个大婶是这么说的,不知道是不是对的。”我锁眉反复思考着那个大婶说过的话,好像,这个大婶都是有些不对劲的,难道,她是在对我示意着什么吗?

    可我从她的话里面听出来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被鬼夫俯身的那句话了。

    云唤接过话,言道:“配冥婚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死人和活人配冥婚,这样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而花玖刚才所说的鬼夫,那就是已经死了的。可是丞相府家的大小姐曼儿却并不是死人,她的寿命更是未到。所以说,是有人做了手脚,才导致了丞相府鸡犬不宁,还有大小姐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也不知道云唤是何时过来的,总而言之我对云唤所说的这番话却是相信的。

    我一直都皱着眉头,尤其是云唤这么一说,我就感觉是越来越扑朔离奇了,我问他:“那么,如何找出来那个鬼夫是谁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事情的根源究竟是因谁而起的。还有,到底是谁要还丞相府家的大小姐,必须先找出来那个人,才很有可能查出来一些东西。”云唤说的很严肃,就连宋妖儿也是听的一本正经了起来。

    她还问着云唤:“那我们现在是要怎么做?”

    “等着侍卫把那个巫婆给抓回来,到时候问问她一切不都清楚了吗?”若斓还是有闲情逸致的,就连这样的一句话她还是说的那样慢条斯理。

    云唤还是略有些担心的问着若斓:“可是能够保证那个神婆就会说实话了吗?”

    反倒是若斓,她挑眉反问着云唤:“那种人,一般都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丞相府里头是缺金还是少银?”

    听他们两个的对话,就好像是在争辩着一样。但细下去想,又不像是。

    但是,两个人的话都避免不了刻薄。

    “丞相府里头倒是少不了财宝。那我们就等着侍卫把那个神婆抓回来吧。”云唤是打住了这个话题,没有在继续下去。

    可宋妖儿又接起了这个话题:“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我怎么见过的不是那个样子呢?观里头的老道做法,我们就在一旁看着的啊!几下子不就完事了吗?怎么到了这里就变成了那个样子呢?”

    云唤有所鄙夷的看了一眼宋妖儿,沉声道:“你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吗?这捉的可是厉鬼,并不是对付一般的小鬼小妖。”

    云唤话罢,若斓便幽幽的提醒着宋妖儿:“甚至,还会有丢了性命的危险。要想好,今天晚上如果在这里过夜的话,可能会看见不干净的东西哦。”

    宋妖儿微微颤抖了一下,往我这里靠了靠,看起来她也是怕了。毕竟若斓的提醒也是对的,虽然听起来可能像是玩笑话,但是事实的确就是那个样子的。

    厉鬼根本不会管你是谁,就像是上一次,商素华差点要了我的命,所幸是若斓及时出手相救,不然,我现在恐怕早就被埋在了黄土之下。

    那样心有余悸的事情,我是一直都记着的。但是这一次,我总是感觉这个厉鬼要比商素华更难对付。

    我看向了若斓,问道:“这个厉鬼是不是很难对付?”

    这的确是我心里头所困惑着的,也是我有些纠结的。我到底该不该问若斓,可最后我还是问了若斓。

    若斓耸了耸肩,依旧风轻云淡的说:“你应该知道商素华。在我看来,他们都是差不多的。只不过,这个厉鬼要比商素华狡猾一些罢了。”

    我明白的点了点头,对若斓道:“我知道了。”

    从午时等到了下午,直至黄昏落下,那两个侍卫才将那个神婆押进了丞相府。

    也的确是等的我们好生辛苦,毕竟这么热的天气。也不能够在凉亭里面呆着去,若斓说了,丞相府的东西碰不得,也吃不得。

    很有可能你吃的就是死人碰过的东西,所以,还是小心些为好。

    所幸有溯生师兄和几个弟子出去买了包子,才勉强填饱了肚子。

    那两个侍卫架着那个神婆,那个神婆似乎是一点也不想来丞相府的意思,一直就在嚎丧着“你们放了我!放了我!你们这样做是会被天打雷劈的!我告诉你们!我可是这方圆八百里的神婆,你们居然敢这样对我!”

    那神婆好像是一副我就是神婆,你们谁敢抓她的意思。

    但是,若斓已经叫做她巫婆了,所以她就是个巫婆。若斓更是走到了那个神婆的面前,揪着她的衣领子沉声问道:“巫婆,你收了谁的钱,替谁做事?”

    那巫婆的嘴脸的确是很难看的,五大三粗的样子,却没有想到居然有那么坏的心眼。穿的也真的就像是一个神婆一样,她“呸”了一声,质问起了若斓:“我好心好意救丞相府的大小姐,你们居然说我是巫婆?!我要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

    若斓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神婆会死不承认一样,她冷笑了一声,没有一点点的紧张,对那个神婆道:“天道好轮回,我管你所说的诅咒是何意思。但是我想告诉你,你这个巫婆真是干了你这辈子最大的一件错事。小骗也就算了,可你居然收了别人的钱来给丞相府家的大小姐做了冥婚配!”

    那神婆听了若斓的这就话,整个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成了惨白。不敢相信的盯着若斓看,有所战战兢兢的问着若斓:“你,你是谁?!”

    “捉鬼师。”

    若斓说的平淡无奇。

    “你是捉鬼师?!哈哈哈!你恐怕才是骗子吧!”这个神婆还真是逮到什么就说什么。

    若斓继续风轻云淡:“是不是骗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让厉鬼显了原形。不是厉鬼,我从来不抓。这个鬼夫,恐怕就是你收了钱弄出来的吧。还有那个帷幔,也是一手操控的对吧,巫婆,我给你一点点的时间,如果你在不说出来是谁让你做的,那么,地狱有门随你进。”

    但是是个明白人都能够听出来若斓话里头的冷意冉冉,更是在警告着那个神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