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34章 是救人不是害人
    :

    但就在我们等待之时,从门里出来了一个管家打扮的人,看了一眼四周,问道:“谁揭的告示?”

    溯生师兄上前了一步,回答着那个管家:“是我揭的告示。”

    “那就请你一人跟我进来。”那管家好像一句话说死了,就是要让溯生师兄一个人进去。

    而我身边就有个不服的人,她非常生气的走到了那管家面前,沉声道:“我们是一行人,我们是一起的!你让溯生师兄一个人进去算什么?!你是不是分辨不清是非?我们是救人的,不是来害人的!”

    我怎么听出来宋妖儿的语气里带着一种幽怨的意思呢。

    溯生师兄也看了一眼宋妖儿,并没有指责宋妖儿什么,而是对那个管家好言道:“难道是有什么隐事所以才让我一人进去吗?这些都是从溯山下来的弟子,还有捉鬼师若斓,请您通融一下。”

    “我们家小姐是身体不适,你们一下子拥进去那么多的人,自然是会影响到我么小姐的!”管家的神色略有恼怒的意思。

    但是溯生师兄却还在争取着机会,“你们小姐不是生病了,而是被鬼缠身了。”

    “胡说什么?!谁跟你说我们家小姐是鬼缠身了!”他似乎是格外生气,随后,他便就命令道:“侍卫呢!侍卫赶紧给我把这些坑蒙拐骗的骗子拖出去!”

    宋妖儿上前去救推了一把那个管家,怒斥道:“你们这个丞相府里头是阴气森森,寒气逼人。这里不是有厉鬼存在,难道是你们在过着冬天?难道不知道人多了好做法吗?!你这个管家当成这样,不把你们大小姐的命放在眼里,我看你是可以滚蛋了!”

    宋妖儿此时此刻的声音很大,我知道,她是故意的。

    那管家拾起身来,还想和宋妖儿厮打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过了两个丫鬟模样打扮的人,走到我们面前,微微礼了礼身,言道:“夫人的命令,请各位到小姐的闺房去看看。但男子只能进去一个。”

    这丫鬟的话是说的很明白了。此次同行的就我和宋妖儿两个女子,看起来云唤也只有在外面等着了。

    另一个丫鬟走到了云唤身旁,言道:“请各位跟我去客房先休息一会。”

    云唤摆了摆手,回答着那个丫鬟:“我们就在门外等着就是了。”

    那丫鬟的面色似乎是有些难堪,还继续想要说什么。但此刻云唤却是走到了我的面前来,说道:“万万小心,这个丞相府里头有很大的不对劲。”

    我点了点头,对云唤言道:“是,这个丞相府里头已经被阴气裹满了。不时时刻刻提防着,难免会中了圈套的。”

    云唤“嗯”了一声,随后便就听见溯生师兄言道:“我们和若斓进去看看吧。”

    “是,溯生师兄。”我几乎是同宋妖儿一起回答的,但宋妖儿却是白了我一眼,似乎是很不想和我一起回答一样。

    而若斓从刚才开始一直就保持云淡风轻的态度,似乎是一点也不怕什么,她慢条斯理地说道:“看起来这里的人不离开,都是想给这整个丞相府陪葬了。真是可悲,天道好轮回,我也只能够祝他们好运了。”

    若斓的这句话似乎是有了一些嘲讽的意思,但是在我看来,这里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好像是布满了死灰一样。

    就像是腐朽的死亡爬满了整个脸颊还有瞳孔,他们所看见的,究竟又是什么呢?

    那个丫鬟的脸色略有一怔,看起来她是听懂了若斓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还是格外镇定的做了一个请的收拾,对我们到:“各位请。”

    “多谢,请带路吧。”溯生师兄更是以礼回礼。

    “你说这丞相府里头的人是不是个个有病?我们是来救她们的,而不是要害她们的,居然还把我们当成了坑蒙拐骗的骗子?真是好笑。”宋妖儿在我身旁嘀咕着,尽数说的都是自己埋怨的话,还有一些是关于这丞相府的人有多差劲。

    我也没有怎样回答她,只是无奈应了几声。

    走了一段路,才到了那小姐的闺房。

    但是,门却是虚掩着的,那丫鬟轻轻推开门,言道:“夫人和老爷都在里面,你们轻点。”

    溯生师兄应了一声:“好。”

    那丫鬟这才缓缓轻轻的推开了门,进去以后,整个屋子内尽数都是一些药材的味道,甚至,还多了一些血腥之味。

    那么这样,是应该经历了多少痛苦呢?

    但是,进去以后,中间却隔了一道帷幔,那帷幔也似乎并不是很掩饰,隐隐约约中好像可以看见两个人影。

    随后,便就听见那丫鬟恭敬道:“老爷,夫人。揭了告示的人来了。”

    紧接着便就看见从那帷幔里头走出来一个妇人,这个妇人想来就应该是丞相夫人了吧,她抹了抹眼泪,看起来是一直在哭了,她有些哽咽的言道:“各位揭了告示,就麻烦各位看看我的女儿。”

    话罢,她便就忍不住的哭了起来,那丫鬟赶紧上前扶住了丞相夫人,顺着她的后背,劝慰道:“夫人,这些人都是从溯山下来的,还有捉鬼师傅,这一下子肯定能把我们小姐的病治好的,夫人您就不要再给自己心里难受了。”

    那丫鬟的神情也似乎像是有些悲怜的意思,也是对丞相夫人有所怜悯之意的。毕竟出事的是自己的女儿,她自然要比任何人都要难过。

    随即那帷幔之中就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也左不过是四十几岁,虽剑眉星目,但却多了一些儒雅的意思,做了丞相倒是有那么一些气韵,他言道:“你们是从溯山下来的底子?”

    溯生师兄继续谦逊的回答着丞相:“是,我们是从溯山下来的弟子。”

    “进来看看吧。”丞相的话里头也是多了一些无可奈何的意思。

    想来,他们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吧。

    我们每一个人的脚步都很轻,就连宋妖儿都没有多言一句话,更没有什么重步。

    揭开了帷幔,便就看见那大小姐像是行尸走肉一样瘫在了床上,双眼睁得好大,可是那眼神之中,却是空洞而无望的,更是满目凄凉的模样。整个人都已经瘦的有些皮包骨了,若是不仔细去看,根本看不见她脸上居然还有一点点的血色。

    而那丞相夫人见状,便嘤嘤啼哭了起来。却被丞相呵斥了一声: “哭什么哭!哭能够解决问题吗!?曼儿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你哭只是让曼儿更加的伤心,不要哭了!”

    是啊,丞相说的很对。方才丞相夫人哭的时候,那被称作曼儿的大小姐脸上更是多了几道泪痕。

    她虽然现在是起不来,可是,她能够听得懂我们说什么,也有喜怒哀乐。

    真不知道这大小姐曼儿究竟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居然成了这个模样。

    只见溯生师兄微微俯下身来,柔声问道:“能说话吗?”

    她强撑着这副身子骨摇了摇头,连我看着都难受。

    随后,溯生师兄便环顾了四周,他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严肃了起来,沉声道:“这屋子已经不能够住人了。马上将大小姐搬到丞相那里去,这里面的任何东西,都不要动!”

    溯生师兄说的这般严肃,我们每个人的神色都紧张了起来,尤其是宋妖儿的。她刚才还说她很喜欢这样的事情,可现在,她去是抓着我的手,恐怕还要比我更加的紧张吧。我现在没有多大的紧张,全然是因为了上一次的厉鬼商素华。

    有了前车之鉴,所以现在才会还好。

    如若没有商素华那一次,恐怕,我现在也是会和宋妖儿一样害怕了吧。

    下一刻,若斓直接将那帷幔撕了下来,厉声道:“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

    若斓这一声,的确是吓了我一跳,那丞相夫人也是被吓到了,她怔了一下,随后才缓过来回答着若斓:“这是城里头的一个神婆给过来的帷幔,说有了这个帷幔曼儿的病情就会好转一些。是,怎么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