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33章 作祟
    :

    宋妖儿也还是一路上都说个不停,说什么这样的事情不应该由我们来,要道士来是做什么的?要大夫是做什么的?

    总而言之,宋妖儿是比云唤还要话多。

    “真的是好麻烦!我们又不是道貌岸然的人,不做不不做,现在刚下山又要走一段路程去丞相府!麻烦麻烦麻烦!”

    宋妖儿一直重复着麻烦,我也只好无奈作罢。本来是想去劝她的,要是被她一句话说了回去,那岂不是难堪下来了。

    而宋妖儿一路嘀咕了下来,溯生师兄是终于发话了:“那是一条人命,我们有本事救,那么为何要坐以待毙?”

    宋妖儿被溯生师兄这么一说她就不说话了,也的确是宋妖儿的话太多了老是说麻烦麻烦,溯生训她一句也应该的。

    “大婶,离丞相府还有多远?”

    溯生问着市集上面的人,那大婶见溯生的装束立即就回答了溯生:“往前一直走,你就能看见丞相府的牌子了,不远了。”

    “好的,谢谢大婶。”溯生也是礼数周全的一个人。

    丞相府,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呢?

    那个大婶又为何会对我说成是鬼夫在作祟?难不成,这丞相家的大小姐已经是成过亲了?然后夫君已经过世了?

    想想也都不可能的,丞相府家的大小姐应该是要嫁一个好夫君,绝对是不会出那档子事情的。

    我心中多了一些困惑,往前多走了几步赶上了溯生的步伐,我问他:“溯生师兄,刚才在城门口的时候,一个大婶告诉我,恐怕这丞相家的大小姐是得罪了鬼夫,所以才一直缠身让她吊着一口气的,死也死不了,只能瘫在床上,有没有这样的说法?”

    溯生似乎是惊了一下的看着我,紧皱眉头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有人这样告诉过你吗?!”

    我看溯生的确是有些激动了,我即刻回答着他:“是,的确有人这么告诉过我。”

    “的确是有这么一个说法,可是,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就不好办了。”溯生说完,便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一时半会也没有一句话。

    倒是宋妖儿,她好像被任何人都急一样,贴了上来,问着我:“是吗?是真的吗?!有鬼捉这是好事啊!”

    宋妖儿前后差异的确是很大,也是让我有些困惑,我反问着她:“刚才你不是还说麻烦吗?怎么此时此刻就变成了这是一件好事呢?”

    那知,宋妖儿摆了摆手,像是一副很高大的样子,对我讲道:“那是你不清楚,不清楚捉鬼这件事情我们莲花观的老道却是信手拈来,虽然我自己不会捉鬼,我也不喜欢那玩意,但是,我喜欢做个旁观者看啊!”

    恐怕宋妖儿说的莲花观的老道捉鬼捉的根本就不是厉鬼吧,如若是厉鬼,恐怕宋妖儿就不会当成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了。

    我好心提醒着她:“宋妖儿,你以后万万不可有这样的想法了。厉鬼和普通小鬼是不一样的,你万万不要摆着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了,这样会对你很不好的。”

    可宋妖儿却是冷笑了一声,似乎很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说出了一句能够让我气死的话:“我宋妖儿就是这个样子,我什么都不怕,我管他是厉鬼还是什么鬼,我喜欢看热闹就喜欢看,谁能奈我何?”

    她说的这句话还真是让我无法反驳呢,我本来就是好心劝解着她。可她却是这个样子,我就当时对牛谈琴了。

    她宋妖儿我行我素的样子,还真是不一般。

    “宋妖儿,花玖说的很对。你以后千万不要再把那些事情当成是好事了,也不要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看,以免你自己以后别厉鬼盯上你就知晓那其中的苦果了。”估计云唤是听不下去了,才会说话来警告着宋妖儿。

    可宋妖儿,依旧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反驳着云唤:“我跟你们讲,我宋妖儿从小到大还就真的不知道这个怕字怎么写!我才不管他厉鬼不厉鬼,我高不高兴才是最重要的!”

    宋妖儿的这句话的确是把我给吓着了,估计谁劝她她都是听不进去的吧。也不知道这个宋妖儿原来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这个样子的性子也的确是被惯出来的,独一无二,简直了。

    我看着云唤无奈摇了摇头,他还是一脸无奈的看着我。

    可接下来,宋妖儿主动和云唤继续拌嘴,我只有跟在溯生师兄身后了。

    “都别吵了!我们到丞相府了。”

    溯生师兄训了一句,宋妖儿和云唤一下子就没有话了。

    而我也是抬头看向了那丞相府的门匾,“丞相府”那三个字本应该是熠熠生辉的,但现在看起来,却是死灰布满。

    站在这里都能够察觉到丞相府里头的气息是不一样的,如若进去,还不知道要察觉到什么,而如此一来,想必丞相府的大小姐一定是被什么东西缠身了。

    但是门口的几个侍卫却是将我们拦下了,他居然拔出了剑,怒道:“这里是丞相府!生人勿近!”

    我们还没有道清楚我们的来意,他便就已经有些暴躁了起来。

    反倒是溯生师兄,他面色依旧,眼底不起任何波澜,跟那个侍卫解释道:“我们是揭了城门口的告示前来看看大小姐的病。我想您应该是误会了什么,我手里有告示,你看一下。”

    那侍卫几乎是从溯生师兄的手里夺过了那告示,看了几眼以后,又上下打量了我们这一行人,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看起来既不像大夫也不像道士的!”

    说到底,他还是在怀疑着什么。

    溯生师兄继续好言解释道:“我们是溯生下山来历练的弟子,途径这里,便就看见城门口上面张贴着的告示,所以揭了这告示前来看看。”

    那个侍卫听了溯生师兄的这句话,这才将剑收了回去,问道:“你是哪个仙人的徒弟?”

    “我是槐都真人的徒弟。”溯生师兄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有些谦卑的意思。

    那侍卫一听这话,即刻大喜,赶紧吩咐道:“快!把门打开!我们大小姐有救了!”

    他更是对我们赔礼道歉着,还亲自将我们迎接了进去。

    当那个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个厉鬼不简单。他身上的戾气还要比商素华身上面的戾气更加严重。

    但是我相信,溯生师兄是一定可以对付的。

    可我们前脚刚进来,后脚便见一女子从房顶上飞了下来,缓缓落地,当她转过来的时候,我惊了一下,居然会是她?

    “这里有厉鬼!不相干的人速速离去!”

    她这句话的确是说的顺理成章,也有些叫人心服口服的意思。

    但那个侍卫即刻冲上前去,拔出了剑,指向了她,质问道:“你又是谁?!为何说出那样八竿子打不着的话?!”

    “捉鬼师,若斓。”她的眼眸之中都好像是透露着冷意冉冉。

    从她落地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了,这次的事情肯定又是若斓赶过来的,她既然能够赶过来,那就绝非是什么小事情。

    而商素华,还有鬼姬。都是不好对付的人,那么这一次,也就是摆明了还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捉鬼师?”那侍卫一听若斓这么说,就又把剑收了起来,看起来,这个侍卫的脾气还真是有些暴躁呢。

    就在此刻,溯生师兄却上前了一步,看向了若斓,问道:“若斓捉鬼师,你是如何知道这里有厉鬼的?”

    “我有一双眼睛,更有一对耳朵。这是我们做捉鬼师的本分,你们,又是从哪里而来的?看样貌,打扮,并不想是捉鬼师,是溯生下来的弟子吧。”若斓还是那么的聪明,她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是什么。

    这一次又能够准确的猜对我们是从溯生下来的,的确是很聪明。我若是能够有若斓一般的聪明倒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