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31章 血光之灾
    :

    言生走后,槐都真人就将我召进了殿内。

    他目光之中似乎是多了一些严肃之意,问我:“刚才言生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我怔了一下,还是有些许诧异的。

    因为我根本就想不到槐都真人会问我言生跟我说了什么。我以为,他刚才那般回答言生,是根本就不会在意那么多的。

    我也没有想过要隐瞒什么,如实回答了他:“我问了他关于我那个梦的事情。”

    他沉了一下,紧接着问我:“他告诉了你什么?”

    我依旧是恭恭敬敬的回答着他:“言生告诉我,那个并不是梦。而是一个真切的幻境。”

    “他骗你的,不要信他就是了。”

    槐都真人的这句话叫我匪夷所思,言生是骗我的?那么谁才说的是对的呢?

    我原本是不该问的,但是这一次为了解开我心中的疑惑,我必须要问,尽管要顶着大不敬之罪,我也是一定要问的,“槐都真人,言生告诉我是幻境,他是占仆师,他是不可能骗我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说那只是个梦?究竟是梦还是幻境呢?”

    说完这句话,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不知道槐都真人是否是回答我,是否会变脸。但是,他却是笑颜回答与我:“你认为谁是对的,自然谁就是对的。”他顿了顿,又继续谦逊道:“不知你现在可否想要做我的徒弟呢?”

    他的话落下,大殿之中,便就变得寂静无声了起来。

    我一时之间乍然,这样的问题他已经问了不止是一遍了,我原先以为他是已经放弃了,可他此刻却是又继续问起我来。我的确是有些怔然,更多的或许是不解吧。

    不明白他为何会这样问我,也不清楚,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是要坚持着什么。

    现在就只有我与他二人了,气氛有些古怪的紧。

    他有所步步紧逼着我答应的意思,可是,做了他的徒弟,我就不会在那么的自由想去做自己任意所做的事情了。

    在花卉观里头,我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方方面面都是有戒律的,却总要比在仙界好的多吧。

    所以说,我还是不能够答应槐都真人做他的徒弟,也有些抱歉浪费了他的好意。

    我微微俯身,有些歉意的回答着他:“抱歉,槐都真人。我是真的无法做您的徒弟,也浪费了您的一番好意。我是真的只想成为一个道姑,不敢再有过多的奢求。”

    “既然这还是你考虑过的结果,那么你便不用对我抱有任何的歉意,我会一直等到你做我徒弟的那天。”他的话里头还是有些字字句句都斟酌的意思,而且说的那样婉转流连,就好像是在听一个故事一样。

    他儒雅谦逊的气质不仅仅叫人沉迷,就连声音,在此刻也都让我有些依赖了起来。好像是要听他一直这样讲话下去。

    可转眼之间,我就已经臆想了起来。这样,是根本就不对的,是大不敬的!我万万不可有那样的思想,绝对不能有!

    最终,我还是敬重道:“多谢槐都真人理解。”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道:“好了,今日的早课已经练完。等一下中午过后,溯生会带你和几个弟子下山去帮助那些要帮助的人,这中午的时间,你就先休息会吧。”

    我点点头,应声道:“是,花玖谨记。”

    这句话刚答完,他便就已经离开了。

    不知道他刚才拍了拍我的肩膀,是有何意思?不过,我能够感受得出来,他拍我肩膀之时是有所犹豫的。

    可言生今天也是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却不知道意义何在。

    反倒是有些焦虑了起来言生的话,血光之灾?我该如何避呢?可是我却从来未做过什么亏心的事情,也没有得罪过谁,哪里来的血光之灾?

    我其实很上心言生所说的这件事情,同时却又不上心。

    因为我没得罪过谁,更一直潜心修道,所以我并不是很怕,却要警醒着自己。

    以至于吃午饭的时候,我都想都是言生告诉我的那件事情。忧心忡忡的样子几乎是挂在脸上的,我可以救她们吗?

    他们现在是在怎样水火不容的境地呢?可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姑,我又能够有什么能力呢?

    算了,不想要罢了。

    我信了槐都真人吧,那只不过就是一个梦罢了,又何必斤斤计较那么多呢。

    午休了一会子,便就听见溯生师兄在敲门,“花玖,是时候下山去了。”

    “马上就来!”我紧说着,就赶紧穿上了鞋子。

    随后便就打开了门,溯生师兄也没有进来,只是嘱咐着我:“这才下山是需要历练半个月的时间,也是规矩。”

    溯生今天似乎是很严肃的样子,脸上就连一点点的笑意都没有。

    恐怕是因为早上和言生闹了不愉快而导致的吧。也的确,言生讲话根本就没有给溯生留下任何的台阶下,对槐都真人都是那个样子,要是溯生不在乎才真的是奇怪呢。

    可是他所说的要历练半个月?槐都真人怎么没有跟我讲过呢?

    我此时倒真的是有些急了起来,因为我还没有收拾好,所以有些歉意的对溯生道:“抱歉,溯生师兄,我还没有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我现在就收拾一下,很快的。”

    哪知,溯生师兄只是摆了摆手,对我道:“不用收拾什么,带几件换洗的衣物就可以了,盘缠这些东西会有其他人带着的。现在还不着急,你慢慢收拾,我在这里等你。”

    我赶紧道谢:“多谢溯生师兄,我马上就收拾好了。”

    我原先也是一位溯生会迁怒于我的,可是,他对我讲话却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和言生一对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早晨练习剑法后,言生过来对我说的那番话,几乎是极尽讽刺得了。

    我估计,他恨不得将所有的讥讽言词都用上了。但是,言生却是格外的沉稳和镇定,这一点也是不得不佩服的。

    我赶紧收拾好了东西,拿起了剑,即刻就对溯生道:“溯生师兄,我收拾好了,我们出发吧。”

    溯生也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我什么,我也是跟着他的脚步走。

    可走到途中的时候,溯生却突然提醒着我:“言生已经是走火入魔了,他所说的话你就不要相信了。”

    什么?言生走火入魔了?这个,恐怕真的是骗人的吧。我现在能够到这里,完全是因为了一路上言生和云唤的帮助,不然,我此时走到了哪里我都不清楚。

    说言生言语刻薄我是相信的,可是说言生走火入魔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我也没有回答溯生,因为我不会认为言生是一个走火入魔的人。

    可是溯生却还是没有放弃对我的提醒,他继续道:“他所占卜出来的事情是一半真一半假的,你也不要有任何的听信。时隔三年之久,他从新回来溯山任职,就是一个大的疏漏。所以,花玖他对你说了什么,如果说是以占卜为由,你万万不可相信。”

    我不相信,那也是由不得我的。

    上一次黑鲮鲛人的事情,言生他占卜的准准确确,如果说真的是巧合的话,那未免也过于巧合了。

    所以,我还是选择相信了言生。

    我回答着溯生:“言生既然是一位占卜师,更能够在溯山任职,我就会相信言生的。”

    我对黑鲮鲛人的那件事情是决口不提的,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就好了,说的对了,也难免会惹祸上身。

    溯生突然停住了脚步,他转过身,锁眉有些困惑的问我:“你为何就会那么的相信他?”

    “因为我就是相信他。”过多的话我也没有,但是相信言生我是真的相信。

    就像我很容易去依赖一个人一样,自从言生替我当下那一剑,所以才让我完好无损。在到后来都是他一直带路,不仅仅是在照顾我,也是在照顾着云唤。我想云唤也应该是更清楚,言生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