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30章 伪君子
    :

    还是日复一日溯生来教我练剑,我这几日也是有些怀疑。

    心事重重,总感觉那根本就不是个梦。

    大宣国,北晋国?流亡的百姓,最终惨死在了那些狠心人的铁骑与刀剑之下,而那个女子说,是大宣国和那些妖合作了?所以,才借助了妖的力量灭掉了北晋国?可最后,却还是适得其反了,他们大宣国也是自己灭亡了。

    可是我为什么又会看见呢?为什么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

    就好像是身临其境的体会过一样,但是槐都真人却说那只是一个梦,只是我累了。

    但是他这样说了,难道是知道我梦到了什么吗?

    疑点重重,他肯定是在骗着我。

    练完剑以后,我便就又去了那天看见那条路的那个地方。可当我发现之后,那条路却是已经不见了,那么,是梦?还是现实?亦或者是幻境?

    正当我惆怅之时,身后却响起了一个声音:“你在找什么?”

    我赶紧转过身去,看见的居然会是言生,我有些诧异,问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溯山。并不是他槐都一个人所属的地方。”言生的话里头依旧是冷意冉冉,似乎对他来说,槐都真人就是一文不值一样。

    这个样子的言生,也由不得叫我戒备了起来。毕竟,他的剑沾染了血腥,而他不是一个嗜血之人,但若是惹怒了,或者是得罪了,他会不会杀了我呢?

    我还是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他:“那么你是想要做什么?”

    “占卜。这几天你会有血光之灾。所以,你还是小心为好吧。”他说的风情云淡,可却皱着眉头。

    如果说他是在提醒着我,那么这个样子是完全有些不像的。

    可是,却为何感到了言生的话的确是在叮嘱着我,不论如何,言生的占卜我是信的。因为上一次的黑鲮鲛人。

    “多谢。”

    这是我唯一可以说出来的两个字了吧。我也不喜多说什么话,只要言生听够明白我的意思就好了。

    血光之灾?还真是可笑啊。我潜心修道,就连踏出花卉观都是有事情才会下山。我会得罪谁?哪里来的血光之灾?但是,言生的话我又不得不信。

    言生就那样看着我的眼睛,直至看的我自己有些回避了,他言道:“你是否是在这里看见了什么?”

    言生怎么会知道?不,槐都真人说这难道不是一个梦吗?可为何言生会说我在这里看见了什么?

    那么我到底是应该听谁的话呢?最后,我选择了相信言生。因为一路过来,他比任何人都要镇定,还有他的占卜。

    我也不像瞒她什么,实言回答:“我那天看见这里有一条路。于是我就走了进去。可我走进去以后,发现的却是另外一个世界。是从前大宣过和北晋国交战的时候,我所看见的是那些流亡的百姓,最后,死在了那些人的铁骑和刀剑之下。我想阻拦,可是无果。这就是梦,还是幻境?为何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实?”

    言生沉然,思索了一阵子。他的脸上似乎很严肃,也很古怪。

    晌久,他才回答与我:“你所看见了什么?他们可否看的见你?”

    “我让那些孩子跟我走,赶紧跑。但是他们就好像是无动于衷一样,根本看不见我的存在一样。但那其中,却是有一个男子,还有一个女子,却是可以看见我,也可以听得懂我说话。”

    我真的不想在回忆起来了。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所有的人都惨死,我却没有办法去阻止。明明就可以阻止得,但为什么所触到的东西却是空的呢?

    言生的表情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严肃,他继续对我道:“那些流亡的百姓应该是已经轮回了,他们已经投胎转为下一世了。但是,那个女子和那个男子,却变成了孤魂野鬼,无处依靠。所以他们看的见你,所以他们要让你救那些流亡的百姓。而且,还是如此重复。”

    言生什么一说,我就更加的紧张了起来,我有几分明白他话里头的意思,可却又是完全不明白,我皱眉问他:“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们永远活在了那个地方,那个世界。每天都在重复着那一次的惨死。这样的原因只是一个,那就是他们被囚禁了起来。而他们的呼救,是在让你救着他们。”言生的话还是很平静,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同以往的严肃。

    我心中格外困惑,所以很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再者说了,那样的地方我又是如何走进去的呢?

    我一直皱着眉头,而且是皱的越紧了,我问着言生:“可是为何要让我去救她们?而我又为何会无缘无故走入了那个世界呢?”

    “既然你能够走进去,那就代表了你可以救她们。多的话说出来就成了众所周知的了。就像是我们占卜一样,总不可能把你的前生今世都告诉你吧。那样,就没有意义了。不过,最近你的灾难可真是不少,还是小心些为好吧。”言生说着,就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他话里头的意思意味深长,可我所明白的,也只有草草几句意思罢了。

    他说的很神秘,我想要知道的答案却没有。

    可言生都既然是那样说了,我便也不会在继续问下去了,因为每一次的适可而止都是有道理的。

    尽管我自己是那样的想要知道答案,可终究,我还是选择尊重言生的意思是什么。

    但就在我刚想多谢言生的时候,却响起了溯生斥责的声音:“言生,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师父的殿是不允许他人踏入的吗?!”

    言生只是淡然看了溯生一眼,似乎觉得他的话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几乎是有些冷嘲的意思回答着溯生:“这里是溯山。不是你们槐都真人的寝殿。还希望你清清楚楚,这里的主掌人是席戎上仙。”

    言生的反驳在我听起来似乎是有些过分了,他们两人,难道是有什么过节?

    而溯生也似乎是和言生有着不大对头的意思,他就好像是要把言生看穿一样,继续言道:“但是这里是师父的宫殿。你作为一个占仆师,怎可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踏入?”

    溯生的话要比言生的更加平静一些,但是言生,就说不定了。

    从马车上他冷嘲热讽槐都真人话的时候,我就有了几分明白,若不是言生和槐都真人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他不会那个样子。

    他也一定不会是急功近利之人,这其中,也根本就没有了他是嫉妒槐都真人这一说。

    但是既然言生那么的恨着槐都真人,为何溯生却是做了槐都真人的徒弟?可是看他们兄弟两个,也并没有到兄弟反目的时候,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占卜师是占卜师。我今天来,自然是要告诉花玖一些事情。和你们的槐都真人有什么关系?又和你们的宫殿有什么关系?”而此刻,我听了言生的话,倒是觉得他的嘴巴是真的狠毒,其中还包括了刻薄。

    可是言生好像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说话虽然很冷清,但是也不至于到那个程度上面去,而且还是对自己的亲弟弟如此。

    那么,他和槐都真人之间到底是有了什么深仇大恨才会这样呢?

    “溯生。何必计较那么多。这个宫殿本来就是欢迎前来的人,又怎可多了轻而易举踏入那一点呢?”

    我即刻转过头去,发现居然是槐都真人!

    溯生也更是看见是槐都来了。而且槐都的话里头也是有些轻微责怪溯生的意思,他俯身言道:“是,师父。溯生记下了。”

    倒是言生,继续冷笑了一声,嘲讽道:“你居然对这样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低三下四,真是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