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28章 抵达溯山
    :

    翻过曼山以后,便就到了城内。

    越走越近了,终于,路上毫无阻碍的抵达了溯山。

    朵朵云彩,仙气满满。天空更是湛蓝蓝一望无垠。瞻望不及的溯山之巅,宛若将一个城搬在了这里一样,白皑皑一片,清一色的白色装束,原来,这里就是溯山……

    下了马车以后,云唤伸了个懒腰,嘴里含糊不清道:“终于是到了啊!”

    可言生的脸色却是铁青一片,好像,离得溯山越近,他整个人也就变得更加沉压了起来。

    “看起来还是你们先到了啊!”

    身后响起的声音,无疑就是宋妖儿得了。

    我转过身去看她,她下了马,将马牵着走向了我,言道:“道姑花玖,你还真比我先到了呢!但是,我是不会输给你的!我们以后多的是机会来比试!”

    宋妖儿总是把每一处都当作了是比试场的吧,就连这件事情都要分出来个输赢,倒真的是让我很不理解她是在想着什么。

    我为何会感觉宋妖儿这样长期下去,会变得有了杀戮之意,所以我一定要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对她道:“宋妖儿,我从未想过要和你比试什么,你是不是有所误会了?”

    “误会?比试难道不是时时刻刻的吗?没有什么误会!你是花卉观的知客,而我是我们莲花观的知客。所以说,我们就是一场斗争。就是一场比试,你不要想躲什么了,我可是要为我们莲花观争光的!”

    宋妖儿的双眸之中,还是那样满满的自信,甚至还多了一些挑屑的意思。

    我也只好作罢,知道这样和她说,她也是不会理解什么的。

    就在宋妖儿张口还想对我说什么的时候,却忽然听见一声“谁是花玖?”

    我怔然了一下,有所迷茫的看着眼前头,是一个男子,不过,他身上的衣衫是浅紫色的,我有些诧异,不过,我还是回答了他:“我是花玖。”

    “跟我来。”

    他只说下了这一句话,便就已经是前步走着,似乎是一点都不要等我的意思。

    我赶紧用一点点的时间和言生还有云唤道了别,就赶紧跟上了那个男子的脚步。

    他在前头走着,我也就只有在后头好好跟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便就来到了一座殿内,他才停下了脚步,转身对我道:“我是溯生。是槐都真人的徒弟,等一下师父就会过来。我先告诉你一些注意的事项。你来的这里,就是师父的殿,而规矩就是不能够到处乱跑,要清清楚楚的明白,在学习剑法的这段时间里头,没有师父的允许,你一步都不能够踏出殿外。”

    他这句话落下,我便看了一眼殿内所有的树木花草,我问他:“那么,这殿内的地方,我是可以转的吧?”

    他微微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我也就知道他是同意了。

    “你现在这里等一会吧,我还要去接其他的人。”

    “好,多谢。”

    我对她道了谢以后,便就出了这个大殿,看着那几株木兰,木兰是落叶小乔木,所以也显得可爱了一些。而我现在知道了,槐都真人身上那股淡淡的木兰花香味是从哪里来的,他是喜欢木兰花的吧?

    而木兰花的寓意难道不是矢志不渝、念旧吗?

    难道说槐都真人是在永不变心的念旧着一位故人?好像,那些事情也不是我应该操心的。

    我也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木兰花好看罢了,在好看,我也喜欢的是梅花香自苦寒来。

    “你也喜欢木兰花吗?”

    “并不喜欢,只是觉得好看罢了,其实,也没有多么的好看。”等我回答完这句以后,我就怔然了。

    如此温睐清澈的声音,也就只有槐都真人了……

    我一下愣在了原地,久久都不敢转过身去。

    直至,他开口言道:“因人而异。各人有不同的爱好。”

    他这句话落下,我才是缓缓放下了心,慢慢转过了身,而站在我身后的便就是一袭紫衣的他。

    上一次,我并未看的真真切切,尽管也是有过几面之缘。但是,每一次都被紧张而打乱,以至于,他脸上的表情如何,我也并非看真切。

    我微微俯身,礼言道:“槐都真人。”

    他笑了笑,对我道:“省去那些繁琐礼节吧。来吧,我带你看看这里。”说着,他就便伸出了手,我不明白他是何意思。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对他道:“槐都真人,男女是授受不亲的。”

    说完,我便将头埋低了一些。

    尽管他是那般的叫人沉沦,但是,我心里头始终记着鬼姬的话,还有那些人云亦云。尽管此时此刻就我和他两人,我也绝对不会乱了分寸的。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道姑,五戒六训,我也是谨记在心,更是不会忘记。

    他见我婉言拒绝了。便也是笑了笑,也没有斥责着我的意思。

    我这才抬起了头看着他,微风有些多意,缓缓吹过,几丝散发就飘在了垂在了他的眼前头,有那么一瞬间,我想替他去拦开。但是,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外面传的那样人云亦云,我是不会去做的,因为我是有理智的。

    见他只是那样温睐的看着我,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觉得气氛十分凝重,我便开口问着他:“槐都真人,这套剑法大概要学习多长时间?”

    “一年半载。”他的话浅然,可是却说的很满。

    我微微叹了口气,希望他不要有所察觉。一年半载对我来说,的确是有些太长了,我不是怕熬不起那个时间,如若在被那些心怀不轨之人掀起了什么风浪来,那我岂不是连花卉观都呆不下去了吗?

    所以,我一定要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好,我知道了,多谢槐都真人。”我的确是在道谢,可是他却对我道:“不用如此拘谨。你我之间不需要那么多的礼节,从一开始我便就想收你做我的徒弟,但奈何,你希望做花卉观的知客。就算如此,我还是很看重你,只要你想做我的徒弟,随时都可以。”

    他说起话来,好像根本不会在乎其他的什么缘故。

    他这句想收我为徒弟的话,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我并不想做他的徒弟,也并不想成为什么仙人,我只想做个自由安定的道姑。

    尽管有那么多的规矩和戒律,但是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习惯了就好了。

    “花玖多谢槐都真人的好意,可是花玖真的只想作为一个道姑,潜心修道。”我的这句话说的谦卑,我也并不是想要驳了槐都真人的好意。可我这一生唯一喜欢的东西就是道姑这个身份了,所以我只想做道姑。

    他还是那样温睐一笑,就算我说成那个样子,他都不会怪罪什么,反而是提醒着我:“如此,我也不会逼你的。今晚先好好休息吧,明日起来就练习剑法吧。”

    我点点头,回答着他:“是,谢谢槐都真人。”

    “不必客气了。”就算他这样说,我却还是要对他说谢谢的。

    时时刻刻,都不能够忘了规矩。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

    他对我嘱咐了几句,才离开。紧接着,溯生便就过来了,他引着我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对我道:“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了。放心吧,这里是刚刚打扫出来的,虽然从前有人住过,但是不影响什么的。”

    溯生有心替我解释了一下,我含笑道谢:“多谢溯生师兄有心提醒,其实没什么的。”

    他笑了一下,回着我:“你可真是幸运呢。今年本该有其它几个观的弟子来师父这里学习剑法的,但就只挑中了你一个人,很是幸运呢。就连我们这些做徒弟的,都有些羡慕你了。”

    不知道他是在打趣着我,还是真的在羡慕着我。可无论如何,我都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道姑而已,我笑笑,婉言回答着他:“的确是幸运。这也是我想不到的事情,可是,我只不过是来学习剑法,你们却可以时时刻刻跟在槐都真人这里。说到底,幸运的人还不是你们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