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26章 她原来是毒药
    :

    我们找了个客栈就住了下来,准备第二天继续赶路。

    言生说,到了曼山,就离得溯山更近了一些,不过,也是要走十几天的路程。

    看起来,这路程都是这么的久远,我想早些回去花卉观都是不可能得了。

    一个晚上,我都是难以入眠的。

    想到昨天晚上被那个黑鲮鲛人拖下水的时候,我几乎无法呼吸,就连呼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尤其是她最后的那句话,我要为泉城无辜的百姓诵经。

    鲛人们这一次也肯定是不会放过那些人的,可是连累到了无辜的百姓。尽管我心里头是那么的想要去阻止,可我无能为力。

    第二天早早吃了点东西以后,就上路了。

    上到曼山也是还要好远,我们现在恐怕还是在城内游走着。

    还未到曼山,我看向言生问他:“我们现在去曼山还要多久?”

    “我们去曼山估计还要一天一夜的路程,所以我们还是包一辆马车去吧,这样走,根本走不了多远的。”言生提议着。

    我点点头,赞同着言生的提议:“好。”

    因为我自己也是很想尽快到曼山,早日抵达溯山,就用不着这么战战兢兢了。总感觉心里头隐隐的,就像是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这一路过来,根本就没有太平多少。

    现下,这世道也的确是兵荒马乱了起来。说实话,我心里头还是有些怕。

    我是不想死在这地方,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花卉观里头。

    言生租了辆马车,我们就启程去了曼山。

    一路上,似乎还是没有人说话。

    云唤也是,似乎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一直都是有耿耿于怀的。并非是怕了,而是还在历历在目。

    同样,我也是。

    午时,言生找了个食肆,说吃一点再走吧,不然到时候半路饿了,可就已经走上了山路,什么吃的就都没有了。

    刚坐下来,点了几碟小菜还有米饭,便就听见旁边一桌的人说,“听说了吗?泉城昨天晚上被鲛人差点毁了!”

    “是啊!我也是听说了!泉城那些人惹谁不好,非要惹鲛人!而且那还是黑鲮鲛人!”

    “他们这些人也是作死,为了钱连命都不要了!还搭上了其他无辜的百姓,好像是血流成河!”

    我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不由得惋惜了一声,有些哀愁,有些悲伤,自语道:“那些作恶多端之人害了泉城无辜的百姓,是该死,但是,无辜的百姓就是无辜的。我也不会为那些人超度,只是可惜了那些百姓,唉……”

    话罢,我沉沉叹了口气,想不到,那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别伤心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是要去面对的不是吗?”云唤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随即就抽回了手。

    有些尴尬的看着我,他知道,我是道姑。

    和男子不能够有过多的接触,但我知道云唤是无心的,所以我也没有多说什么。

    反倒是言生,他的脸上很平静。尽管所听见的是血流成河那样的词汇,但他眼底依旧是波澜不惊。

    “假如那些黑鲮鲛人没有给他们一些颜色看,他们就不会收手。这是对她们的一个教训,我觉得鲛人们并未做错什么。”话罢,他风轻云淡的抿了口茶,将茶杯轻轻放在了桌上,根本不在乎。

    或许言生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他明明占卜到了鲛人会做那样的事情,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他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错,不得不说,言生或许才是断了七情六欲的人吧。

    多的话,我也不好说,只好苦笑了笑,言道:“人死由命罢了。”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够那样去说了,毕竟,我再无他话也全然都是因为不知道自己会说什么。

    等到饭菜端上来,整个桌上就好像是一滩死水一样。

    你无话,我沉默。

    最后,居然是言生打破了这样的气氛,他拿起筷子,道:“吃吧。”

    我点了点头,这才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桌上依旧都是素菜,言生也是不吃肉的。虽然他是占卜师,可说到底,他还是修道之人,是要去溯山救任的。

    吃完午饭以后,我们又急匆匆的赶路了。

    终于还是在晚些时候抵达了曼山,可未曾想过,下了马车以后,便看见的是一个避暑山庄的牌子。

    在这半山腰还会有避暑山庄?

    我诧异,问着身旁的言生:“这里怎可会有避暑山庄呢?”

    “来来往往的都是去溯山的人,所以需要停留。会做生意的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就建造了这个避暑山庄,看起来,我们也是需要在这里住一晚上,在赶路了。”言生就好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无所不知。

    “那我们就进去吧。”是云唤接的话。

    但就在此刻,言生却突然道:“我这里的银两恐怕是不够了,你们还有么?”

    言生这么一说,我才反应了过来。

    这几日里头不管是坐船还是吃饭,还是租马车的钱,都是言生掏的,我和云唤是一分钱都没有拿出来。

    我有所尴尬,赶紧把自己行李里头的银子都给了言生,可言生却是没有接下来所有的银子,而是拿了一点,对我道:“住一晚上用不了那么多的,只是我现在口袋里的钱恐怕是付不起。”

    “真是劳烦你了,这么多天都是你一直在付账。”我是很抱歉。

    而我一旁的云唤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接下来的吃住都由我来掏吧!”

    他虽然刚才没有及时拿出来钱,可是我知道云唤并非是那种躲着不掏钱的人,而是言生付账,我们好像都是已经习惯了一样。

    我们在门口停留了好久,商议了一下,才进到了避暑山庄里头去。

    这里面的装饰的确是很金贵的模样,我还是第一次见。也并非是我所想象的那样。

    跟小二谈好了价钱,也是周折了几番功夫。

    怪不得言生说自己的钱不够了,我现在才知道了,这里的消费也不是一般人就能够消费的起的。

    言生和云唤一间,我一个人一间。

    就算是大家同为修道之人,但男女授受不亲的这个道理大家都清楚。

    我是和衣而睡,但就在我刚刚躺下的时候,便就听见了一个声音:“要去和槐都真人私会了吗?”

    鬼姬?!

    我一下子就从床上起来,看向了门口,却是空无一人,仅仅只是一眨眼的瞬间,我便就看鬼姬站在我的面前。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我几乎是以一种质问的口气问着她。

    “当然是为了看看你,究竟有没有动什么歪心思。还有,那个犯人的捉鬼师老是跟着我,我怎么甩都甩不开,不过现在甩开了。”她说的依旧风轻云淡,似乎一点都不紧张,而且还自由得坐在了椅子上面。

    “鬼姬,这一次的事情绝非是我自己想要去做的!也不是我想要来溯山的!请你告诉你的主子,有些事情我是身不由己!”我现在见了鬼姬,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就是对她解释,毕竟,我真的是不想在让鬼姬阴魂不散的缠着我了。

    没想到的是,她却婉转了转移了话题:“我叫做毒药。并非叫做鬼姬。”

    “好,毒药!我请你告诉你的主子,我并未做过那样的事情,也让她不要在那么多疑了。”我真的是很诚恳的在对她说。

    但是她,似乎一副我行我素的模样,回答着我:“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有可以插话的地方。但是主子说了,如若你做的太过分,就让我杀了你。你也清楚,我是孤魂野鬼,生前死的悲惨,死的不甘。所以事到如今是主子救了我,我就要为她做事,不是吗?”

    她又开始反问起我来了,她那半张脸上的罂粟花就可以看出来。她生前必然是修道的人,但是,和我不同。她应该是有仙气的,尽管如今堕落成了着个样子,变成了鬼姬,可是,总感觉她与旁人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