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25章 黑鲮鲛人
    :

    月色朦胧,水面上波光粼粼。

    起船的时候明明还早,转眼之间却就已经是夜晚了。

    不过这水上的景色也格外美好,就像是可以构成一幅静态的画卷一样。

    海风习习而过,言生立在船尾,像是在看着什么。

    云唤已早早睡下,听说是观里头平时睡的早,所以就养成了习惯。

    我也是稍微眯了一会,睡不着才起来。

    可没想到言生居然就那样立在船尾,海风吹过,他白色的衣衫以被微微带起,白色的发呆更是飘摇了一小下。

    不得不说,这人的确要比海上的风景好看多了。

    有些赏心悦目的意思,只是可惜,我本就是一个道姑。

    对男子,情感,都是稀松平常。

    我走近了他,却停在了他身旁,浅声问他:“夜已深,为何你还站在这里不去安歇呢?”

    他看向我,回答:“夜晚的海面上越是如此的风平浪静,就越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是修道之人,不懂你说的那些。我也从未离开过这个地方,现如今若不是为了去溯山学习剑法回来教给师妹们,我才不愿意跋山涉水。也没有想到,居然要跋山涉水。”话罢,我沉沉叹了口气。

    这样的境地,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

    但在我看来,我不适合跋山涉水。

    也不懂言生所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我想应该不是什么好话罢。

    我的话似乎没有影响到他,他继续道:“鲛人。原本不属于这个地方。但是,南域海那边有人作乱,鲛人几乎四处分散了起来。或许这是我们有生之间可以听到的消息,亦或者,还可以看见的鲛人。也仅仅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我皱眉,问他:“什么意思?”

    “他们惹怒了鲛人。鲛人原本是过着自己的生活,不起风波。但是那些贪财之人将活的鲛人抓了回去,肆意虐待。现在,是时候让鲛人讨回公道了。过不了几天,那个城,将会毁掉一半。”他的话好像是在寓意着什么一样,隐隐约约我听得出来有几分就是在预示。

    我开始怀疑了起来,目光直直的盯住他问:“你究竟是谁?”

    “占卜师,言生。”

    他的回答依旧是冷冷清清的,占卜师?占卜师,言生。

    果不其然,我虽然没有猜的准确,但是方才听他的话里头有一点点相像。没想到,他是真的占仆师。

    我心生好奇,便继续问他:“那你是去溯山任职了?”

    “是。”他还是轻轻淡淡一个字。

    我也没有在继续去问他,我也不知道,那溯山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只是听说过,那溯山有好多杰出的人才,也有占仆师。

    可是槐都真人他们却不是在溯山,而是在仙界。

    在溯山有暂时的任务,所以才会就住在溯山。

    离曼山近的人根本就用不着这样跋山涉水,但是,我们离得远的,就必须要跋山涉水。而有些时候,就连是死是活都成了问题。

    可刚才听见言生说,那个城,将会毁掉了一般。是真是假?占卜师所说的话可信吗?

    如若那个城要毁掉一般的话,那岂不是要死伤多少无辜的百姓了?

    我有些紧张了起来,便再次担忧的问他:“如果那泉城要毁掉半个城,那么无辜的百姓是不是也会因为那些禽兽不如的东西而受到牵连?你的占卜真的准确吗?!”

    我希望的是他的占卜并不准确,因为我不想看见那样的死伤。虽然说我现在已经离开了泉城,可是那毕竟是花卉观所在的地方。也是我家,我怎能就这样不管不顾,如若是真的,那我担心的就不止是一点两点了。

    “居住在海边的,临近的。都是会受到伤害的,可鲛人也并非是是非不分。他们也要讨回公道,那些穷凶恶极的人,是逃脱不了死了。天道轮回,他们应得这样的惩罚。没有人会制止半分的,也没有人可以制止得了。”

    言生说的很对,我也听的中肯。

    只是,那样的人为何不早些收手?难道要连累到更多的人才心甘情愿吗?

    “太上曰: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他们是罪有应得,但牵连到了无辜的人,是不好的。”

    多的话我也说不下去了,说的多了,自己便又会伤感了起来。

    明明就没有了任何的七情六欲,却有些时候为了一些小小事情而烦躁,而触怒,而悲伤。

    或许这早就已经超过了七情六欲的界限,可是,怎么说,我所秉承的情感永远都不会触犯的。

    “花玖。听你的话里头,你是个摒弃了七情六欲的人?”言生居然问了我,让我一下子还有些诧异。

    我点了点头,回答着他:“原先,应该是什么都不在乎的。真的是摒弃了七情六欲,六根清净。但自从入夏以来,就好像一切都颠倒了一样。明明对有的事情不上心,却对一些小事而忧愁,烦躁。我想我若是在步好好潜心修道,迟早会犯了戒。”

    “这其中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他微微皱了一下眉,问着我。

    我微微点了点头,解释道:“因为一些误会,也因为一些人云亦云。让我的道姑身份都有些不保。但所幸的是观主理解我,明白我,知道我是一心想要修道,我也是花卉观里头摒弃七情六欲最干净的一个道姑。我也是绝对不会触犯花卉观里头的任何一条规矩的,尽管现下有些吃力。”

    “看你的言行举止,都是上善若水的模样。不会在意多少,在我眼中,你的七情六欲断的绝非是一点两点,而是干干净净。”言生的话里面似乎是略有诧异的意思,其实,我自己倒真的没有多少诧异。

    和言生说了好一会子话,他说话之间更多的是斟酌,虽然语气冷淡,想来也是习惯了。况且,我的语气也没有多少的明艳和温柔。

    到了曼山以后,船夫还不忘记提醒了我们几句,让我们小心着些,赶紧找个地方住下来。

    我们道了谢,刚转身要走。

    忽然,便看见顷刻之间海面上狂风大作了起来,海浪被全然拍打了起来。刚才的习习海风,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狂风。

    黑暗笼罩,雷声轰隆。

    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那个声音,的确是有些震耳欲聋的。

    云唤问着:“刚才海面还是那么的平静,怎么突然狂风大作了起来呢?”

    “怕是鲛人已经行动了。不然,是不会这个样子的。”言生还是那样冷言回答着云唤。

    所幸的是那船夫的那坐船,并没有受到影响。只是被刚才的海浪拍打了几下,也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

    但一会子以后,海面上便就恢复了平静。

    我忽然在片刻之间看见了那海洋里头,一个身影,而那个身影,有些似人似鱼。难道就是鲛人了?!

    可仅仅只是一闪而过,我也不敢断定什么。

    下一瞬,我便又看见了那个身影。虽然只是说昙花一瞬,可是,我却看的清清楚楚,我刚想开口对言生说,却忽然我面前的海浪溅起,是要将我拖下水去,幸亏言生手疾眼快,及时抓住了我的手臂,对云唤沉声道:“赶快!是鲛人!告诉她,我们不是恶者!我们是去溯山的!”

    “我们不是恶者!我们是去溯山的修道之人!”云唤连续重复着这一句话。

    久久,言生都没有松开我的手,更是喊了起来:“来自南域海的鲛人!我们是要去溯山的!并非是穷凶恶极的罪人!你现在要脱拖下海的就是潜心修道的道姑!”

    我的身体已经在海水里面浸泡了。若非是言生死都不松开我的手,估计我此刻已经是溺死了,因为我根本就不会水。

    缓而缓之,那海水才停了下来,未将我卷走,言生和云唤将我扶上了岸。言生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因为胃里积水太多了,不停的咳,就好像是要将肝肺一起都咳出来一样,实在是过于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