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23章 没心没肺
    :

    他随便找了家食肆便就同我坐了下来,此时正是太阳当头,酷辣无比。

    而这食肆里头,刚才还是空空几人,转眼之间便就被挤满了。

    进来的好像是好几行人,看起来是从其他地方来的,他们每个人的脸上也都是写满了生人勿近的样子。

    我也无心去关注那些人,想着的便是什么时候才能够到溯山才是。

    可云唤话多,他问道:“那些人是什么人?看起来杀气冲冲的。”

    他问我,我哪里又晓得他们是什么人呢。

    我摇摇头,微微压低了一些回答着他:“我不知道。”

    他倒是好奇心重的很,时不时的往那些人坐的几桌瞅一瞅,还皱着眉头,就好像真的是在想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一样。

    没有摈弃过七情六欲的人难道就是这个样子吗?对所有的事情都很好奇吗?

    可那明明就是别人的事情,好奇知道了又做什么呢?

    过了一会子,小二端了两碗面上来,还有几碟小菜。全是素食,青城派的人也自然都是食素。

    不管是各大门派,还是我们花卉观。

    有一条门规都是相同,那就是不可食荤。

    我也不抬头,吃着面,时不时夹点小菜吃几口。

    可我的筷子刚落在那碟子边上,便就听见一声叫骂。

    “滚蛋!都跟你说过了,你赶紧走吧!”

    “你怎么还不走!”

    “滚一边要去!”

    我怔然了一下,将筷子放在了桌上,便看向了那声叫骂声的源头。

    就是在门口,那小二好像是驱赶着一个女子。

    看着那女子被小二一把推倒在地,我心生怜悯,“这些人怎么这么狠心呢?”

    云唤他嘴里头吃着东西,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好像是讨饭吃的。但是因为打扮的有些脏乱,便就被小二轰了出去吧。”

    看起来他也真是话多,吃着东西都要回答一下我。

    其实我也并没有准备要问他的。

    “不可。”我紧紧皱眉。

    “什么?”他好像是没有听见我什么,有些迷惑的看着我。

    “上善若水,从善如流。尽管她的衣衫破烂,没有任何钱财。但是她孤身一人,看起来也像是不能自理,我们应当能帮就帮才是。”

    说着,我便就起了身,可云唤却是一把抓住了我,阻止道:“花玖。既然她已经被赶走了,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免得生事了起来,那可就不好了。”

    云唤他一脸担忧的看着我,可是在我看来,这样的不闻不问,并不是我可以做出来的。

    我甩开了他的手,便就要走。

    但就在这个时候,看见那女子被一壮汉揪着头发咒骂:“你这个小贱人!一天不打你,你就跑出来了是吧?”

    那女子被这个壮汉揪着头发肯定是疼极了,虽然我看不到那女子的表情,但我也能够想象到。

    这就是一种虐待,我冷哼了一声,要去阻止那壮汉的做法。

    走到门口却又被那小二拦下,他劝告道:“姑娘,您去了没有用啊!我方才恶语相加赶她走,便就是因为这个男子,我若是给了这女子一碗汤,他就要了我的命。所以我没有办法,姑娘您也不要管了吧。”

    他这么一说,我是有些诧异的。

    他刚才恶语相加,居然是因为这个缘故?

    可总是那个样子,也不能够让这个壮汉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人。

    我脸上划过一丝不悦,沉声道:“人要有良心。更要有善念。尽管有些时候自己不想摊上事情,但是事情就来了。这女子,我今日是一定要救得!”

    我说的果断决绝,那话里头也是有些隐射着我自己的意思,毕竟槐都真人的事情并非就是我搭上去的,事情到自己身上了就是到自己身上了。

    我无能为力,可是,我不能够见死不救。

    “姑娘,我真的劝你不要去!”那小二看起来真的是一脸的担忧。

    可是,修道之人就有怀有善念,如若明明看见了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去帮助,束手旁观,那还是人吗?

    我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他。

    我急匆匆的走到那壮汉跟前,使出最大的力气才拉开了那壮汉的手,怒道:“她只是个瘦弱女子,你这么做还是不是个东西?”

    对于这样的人,我是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听着那个小二的话,他肯定是几次三番这样了,真不是个东西。

    我又蹲下身来,拿出了手帕,轻轻擦去了女子脸上的灰尘,又扶她起来,拍了拍她衣服上的灰。

    可未曾想,我刚起身,那壮汉便就一把将我推到在地,手臂立刻就吃痛了起来。

    看着他的那架势是要打我,他的拳头刚挥下来,便就有人接住了他的拳头,我才所幸避免了被打。

    而接住壮汉这一拳头的人就是云唤,他也是怒气道:“你一男子居然打女子,究竟还有没有心肺?!”

    我也是这才反应过来,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就像是云唤他刚才说过的,害怕生事。

    现在看来,的确是已经生了事,但是,上善若水,我就一定要救那个女子的。也是让我看清楚了这些人的冷漠,他们一个个恐怕都是来看戏的吧,并没有一个人想要帮助我什么,人情冷暖。

    这一次,我也是越发看的清楚了。

    “我教训我的女人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还真是多管闲事!大家都来评评理,我管教自己家女人,跟他们这两个打扮奇怪的人有什么关系?!”

    他肯定是见打不过云唤,所以才要这样狡辩的。

    我吃力的拾起了身,走到那个女子跟前,我柔声问她:“你和那个人有关系吗?”

    她拼命的摇头,拼命的摇头。

    呵,那个人还真不是个东西。知道她是个哑巴,所以就说的那么义正言辞,真是个连禽兽都不如的家伙。

    “你们大家也都看见了,她摇头,就证明她和这个人不认识!还有这个人,”说着,我便就指向了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清亮道:“知道这个女子是哑巴,他蒙骗了你们所有的人!现在看清楚了吧!”

    云唤也接着我的话:“这女子这般无辜,你们却都是作为旁观者的心态来看戏!还有人性吗?!”

    “人性?说的好像你很有人性一样。这女子是我们这城里头恶贯满盈的疯婆子,你们不了解她做过的那些事情就来为她说话,是不是有些太荒唐了呢?”此刻插入的这样一个声音有些叫人感到好笑。

    我看向了那女子,她始终都是在摇着头。

    我相信,她是不会说谎话的。

    云唤反驳着他:“像你们这样只会说说话的人,就要颠倒了黑白,还真是好笑!”

    云唤没有留情,他反驳的很对。

    可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心里头也就烦躁了起来。什么时候才能感到溯山,那还真是一条漫漫长路。

    “跟你们有何关系!我抓了这女子两天都抓不到她。今天我是一定要抓她回去!让她做牛做马!给我当下人的!”

    这女子说话甚是无礼的紧,而看她的面相也是一方恶霸的模样。

    她说话前后矛盾,根本就是在掩盖她说的假话。

    明明刚才说的就是这个女子是这城里头恶贯满盈的疯婆子,但下一句就变成了抓了她几天了,连说个话都是这么的矛盾,我就不相信了,这些人难道还会听信她的话?

    我冷笑了一生,目光如炬的叮嘱她,沉声道:“你想都不想要!”

    这般可怜的人,定是得了什么病,或者是遭遇了什么难事,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吧。可怕的是这些旁观者没有一个人有同情心,来扶起她,或者说给她点吃食,就宁愿看着她饿死在这里,或者被那些人抓走虐待,也都不肯出手相救,真是叫人心寒。

    况且我方才为那女子擦脸之时,她的脸虽然被蒙上了灰尘,但是看起来年龄不是很大,像是颠沛流离过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