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22章 云唤
    :

    一晚上还是那个样子的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我心里头所期盼着的是槐都真人他可以临时改变决定,亦或者是观主改变了决定让观里头的其他人代替我去。

    可如今看来,我所想的是不可能了。

    今天,就要离观了,不知道心里头是何等的感受。

    可是在我心里面,我是真的不想去。

    也不知这一去又会掀起来什么风雨,总而言之,有些人的嘴我永远堵不住,也管不了。可是如此放任下去,她们越来越会说的天花乱坠了起来。而还会有人继续相信下去,这是她们对槐都真人的一种大不敬。

    如果可以,我想我应该会对槐都真人反应这样的事情。

    让他堵住那些人云亦云,只是可惜我现在还是有些不怎么敢。

    毕竟,他是槐都真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是杰出的佼佼者。可是我,真的就只是一个小小道姑而已。

    “师姐,我可以进来吗?”是花允的声音,不知道她今天过来是又有什么事情。

    今天我是怎么都提不起来精神,就连声音也都有些无力:“进来吧。”

    花允便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进来,她站到我面前,有些可怜道:“师姐,您要去槐都真人那里学习剑法了,你走了,花允又会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她说着,便哭了起来。

    就好像这泪水已经是酝酿了好久的一样。

    这孩子也的确是很感性,这么多天也是一直都和我在一起。只因这观里头都是一些对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她们真的就将花允当作了一个干粗使活计的,她心里头也明白。

    但自从我被提携为知客以后,花允和我走的近了一些,欺负花允的人也就少了。不知道我走后,花允是不是还会受欺负。

    我从椅子上起了身,轻轻拍了拍花允的肩膀,对她语重心长道:“花允。你不要担心。我走之前会和观主叮嘱几句的。花溪现在是观主最看重的一个弟子,你的年龄也小,和花溪说话也说的来,你和花溪在一起便就不会有人在来挑你的刺,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有时候都觉得花允像是自己的妹妹一样,其实我家里头也是有一个小妹妹的,但是呢,我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回去过了,也不知道她长了多少,就连她现在几岁我都不怎么清楚。我家在哪里,我也是不清楚。

    这么说,可能会有些过分了,也有些太过于狠心了。

    但是,自从入了花卉观以来,我就对外界的很多事情,都隔绝了。不管是纷纷扰扰,还是车水马龙,对我而言,都只不过是过往烟云而已。

    所以看见这孩子也难免会有了一点亲切之感,她点点头,回答着我:“嗯,我知道了师姐!”

    “要努力。以后在花卉观不要让别人看低了你。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面,你要避开那些经常使唤你的师姐,好好做功课,花允明白了吗?”我微微皱眉看着花允,也期待着她肯定的回答。

    毕竟花允的性子还是有些懦弱的,她能够给我一句肯定的回答,我都放心了。

    “恩恩,师姐!花允知道了!”她笑笑,模样也真是可爱极了。

    我摸了一下她的脸,言道:“好了,我的时间也不多了,我过去一趟观主那里。”

    “嗯。师姐。”

    花允也许是开朗了一点,听着她的回答都要比从前舒心了一些。

    长大了,应该就会好的吧。

    现在花允还小,来日方长。

    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花允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已经离开了花卉观。这些,也都是未知数。

    我拿着收拾好的行李去了观主那里,跟观主多多提了几句花允的事情,观主也是应允了。更多的还是观主叮嘱了我,要让我好好的在槐都真人那里学习剑法,能待多久就待多久,我虽然表面上应着,可私底下是真的不想愿意多待。

    能有多快回来就有多快回来。

    告别了观主以后,我便要下山。可走到观门口的时候,却被若斓拦住,她盯着我打量了一会子,又目光如炬的盯住道:“你身上的戾气很重,但这不是你的,你最近可有招惹了什么东西?是否是厉鬼,还是妖?”

    我也是惊了一下,可面色依旧是镇定不已。

    她也真是厉害,亏不得能够将鬼姬追到躲起来。

    我皱着眉头,回答着她:“我不清楚。”

    我其实清清楚楚,但我不会说出来我见过鬼姬。

    “你小心点,千万不要被鬼姬盯上了,不然到时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的话虽然说的过分了一些,但确实是在叮嘱着我。

    就像我上一次见她时的那样,说话不会顾忌多少,她也不是文人,为何要顾忌那么多?

    所以与我而言,我不会在意那么多。

    我跟她道了声谢以后,便就离开了花卉观,下山去了。

    刚才也的确是虚惊一场,毕竟若斓有所察觉到了我,她没有多说什么但肯定还是会怀疑我的。

    所以我也必须时时刻刻都防着。不然到时候酿成了大错,就是追悔莫及了。

    下了山以后,不知道还要走多久。

    观主只是说了到了山下会有人和我同行,但具体没有说明白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会有人同行。

    刚下山,擦了擦额头上面的额头上面的汗,便就要继续走,却听得身后传来一声问:“小道姑,你要去哪里啊?”

    我转过身看着问我话的人,是一个男子,可他身上的打扮却不像是普通百姓,应该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吧。

    所以我也没有任何的防备之心,以为他是和我同行的人,我便回答了他:“我去溯山,你去哪里?”

    “我也去溯山。你去溯山是要去见席戎上仙的吗?”他走近了些,微微皱着眉头。

    我摇摇头,回答着他:“不是。”

    “那你是?”他又继续问。

    我真的是很难说出来我是去见槐都真人的,不知怎的,这心里头总是有些烦躁。只要提起来槐都真人,我就觉得这是一件特别不好的事情。

    可终究,我还是回答了他:“是去见槐都真人。”

    他似乎听见我这么回答,有些高兴,笑道:“那我们就是同行了啊!不过你去溯山是要拜师父的吗?”

    “不是,我是去学剑法的。”

    他挠了挠头,一脸困惑的意思,继续道:“我也是去学剑法的。可是,前几天的招徒大会上面,几位上仙还有真人都收了徒弟,今天才启程要去拜师的呢。我还以为你也是去拜师的,不过,你是那一派的啊?”

    他的话也是渐渐的多了起来,看起来是一个很热络的人。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我一样,都是被观主吩咐去学习剑法然后回来教给观里头的人的。

    可我本就话少,很担心和他说不到一块去,所以我也是尽力回答着他,我言道:“我是花卉观的。”

    “我是青城派的!”

    青城派?原来就是那个也不让学习法术的青城派。

    还真是遇到了一块,有法术的人会被挑上,我们这些没有法术的人也自然就会被忽略掉了。

    不过,不见得有法术是一件好事情。

    现在看他的衣衫我就清楚了,他一袭青色的衣衫,那上面还有这青城派的图案。包括手里拿着的剑,剑柄也是青色的。

    “看起来我们都还是不会法术的呢。”我的话里头也是有些打趣的意思,他笑了笑,应声道:“没办法,这已经是多年的门规了。”他顿了顿,又道:“对了,小道姑,你叫什么?”

    他的话也的确是多,路上有这样一个伴,也不会孤单。可我接不来话,这样就有些尴尬了,我回答着他:“我是花玖,你呢?”

    “因为入了青城派,所以是云字辈的,叫做云唤。”他笑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