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21章 每每都是他
    :

    “花玖师姐!花玖世界!观主找你!”

    一大清早,便就听见了花允的敲门声。

    幸好我已经起来梳洗穿戴了,不然,可是要让花允在门口等一会了。

    我打开门,便还是看见花允一副急冲冲的样子。

    我问她“怎么了?”

    “师姐,观主说有事情让我来唤你。”花允似乎还是一副迫切得不得了的样子。

    她这个样子,倒也让我着急了起来。

    我微微皱起眉头,问着她:“你这般着急,可是观内又出了什么事情?”

    花允又摇了摇头,对我道:“不是。”

    我继续问她:“那是何事?”

    “观主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急匆匆的过来赶紧叫师姐你过去见观主。”花允似乎解释的有她的道理。

    可是,她也用不着这般着急的来叫我。

    花允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变。

    我下了台阶,关好门,对花允道:“既然观主找我是很重要的事情,那我们就赶快过去吧。”

    她听见我这话,也赶紧点了点头:“恩恩,师姐!”

    去观主那里的那条路我已经是在熟悉不过了,可被观主吩咐过来引我去她那里的师妹,我都不会打发走。

    毕竟这是观主给她们的命令,她们也是看的都很重要。

    “师姐,到了。”花允还是那么的恭敬。

    和她说的多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改,可现下,我也没有那么的精力再去和她说那么多。尽管是嘱咐叮咛,她能够听进去就好了。

    “好。谢谢花允师妹。”我跟她道了声谢以后,她就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连连摆手说师姐不可,整个人的脸都刷白了起来。

    还真是,太过于胆怯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便也没有多话,随后就进了观主的房舍。

    观主没有打坐,而是在门口等着我,我一见状,就觉得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刚才花允怪不得那么紧张,我问道:“观主,花允师妹说您找我,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花玖,是这个样子。昨天槐都真人的徒弟过来说,要我们花卉观选出一位去槐都真人那里去学习剑法。而那套剑法将会是以后花卉观底子所学习的剑法。让我亲自挑人,所以我就决定了是花玖你。”

    观主说的不知道是急促,还是有些激动。

    我真的是有些怔住,槐都真人,槐都真人?怎么每每都是槐都真人,鬼姬昨天晚上刚刚警告过我,她好像随时想要我的命。

    我也和她信誓旦旦的说过,我和槐都真人之间什么都没有。

    可现在,观主又说出来了这样的话。我实属觉得好笑,我自然是不会答应了观主,我婉言拒绝:“观主,花玖资历还尚浅。这花卉观里头比我资历深,比我优秀的大有在。观主您可以考虑考虑她们的,花玖恐怕是无法接下这个重任了。”

    我皱紧了眉头,等待着观主的回答。

    但观主却是没有任何的犹豫,再次直言对我道:“你可是槐都真人钦点的啊!这说明槐都真人很是器重你!你去了槐都真人那里将那套剑法学回来,用在花卉观里头,到时候可就给花卉观长脸了!莲花观的人虽然赢在了比试上面,我们这一次可就是统统都扳回来了,不是吗?”

    观主这么一说,真是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推辞了。

    可是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要试一试的。

    “观主。您就说我身子不适,恐怕去不了了。然后你就换观里头的其他人去,这样也行啊!”我实在是被那些流言蜚语吓怕了,不,应该是鬼姬。

    我尽全力躲着,可是没有想到,他却找上了门来。

    我也不知道槐都真人是想做什么,还是说,从一开始我的想法就错的?

    槐都真人的确是器重我?是想让我成为他的徒弟?跟着他修炼吗?

    但是,那样的流言四起,可真是让我有些接受不了。

    “花玖!这是为了我们花卉观而着想!我最看重的人就是你了,你现在被提携为了知客,就应该做出一点成绩来,这一次槐都真人亲自点名让你去学剑。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槐都真人可是非常的器重你!你就不要在跟我推辞什么了,今天就准备一下,明天就去槐都真人那里吧。”

    观主还真是说的一点余地都不给我留下,我只好叹了口气,却还要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很回答着观主:“是,花玖知道了。”

    “好了,你下去赶紧收拾吧。此行去槐都真人那里,恐怕也是要十天半月的,甚至还更久。不过,你在槐都真人那里待得越久,就是再给我们花卉观长脸。”或许在观主的眼里认为槐都真人是真的器重我,觉得我有灵根。

    可是在他人的眼里,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人云亦云,捕风捉影。

    对他们来说,这样的八卦是必不可少的。

    所幸的是并没有传到外界去,没有人会想偏。可是在花卉观里头,就真的是不一定了。

    观主那么说,我也无力反驳。

    “是。花玖知道了。”

    我现在只是想着既然已经接受了,那么就速去速回。是绝对不会在槐都真人那里有过多的停留。

    鬼姬就像是不停催着我的命一样,几次三番警告,又是几次三番的想要致我于死地。

    可是有些事情也并非是我能够做的了主的,我就是一个小小道姑。身份并不怎么大,观主说什么便就是什么。可鬼姬,绝对是不会相信我半分的。想到这里,心里头就不停慌乱了起来。

    还未出去,门就被撞开了。

    这一声,真的是吓到我了。方才我心里头想着的就是鬼姬的事情,她这么一撞门,便正好应了景。

    尤其是观主,我看她的脸色好像很不悦,她沉声质问:“怎么了?!”

    “观里头来了位捉鬼师,说我们观里头有鬼姬游走!”她似乎是害怕极了的样子,浑身都在颤抖着。

    她这般说了,我心里头也是有所慌张的。

    那个鬼姬恐怕说的就是她了吧。没想到捉鬼师居然会找到观里头来了,看来那个鬼姬肯定是最近太过于张狂了。

    观主也是怔然了一下,她皱眉问着:“鬼姬?我们观里头怎么会有鬼姬?是谁说的?”

    观主也是多数不相信的,因为花卉观里头本来就贴满了各种的道符,还有驱鬼的东西。有鬼姬怎么可能?

    若是换了从前,我也肯定是不会相信的。

    但是,这个鬼姬并非是一般的鬼怪。

    能够轻松出入花卉观,也就证明了她的实力有多少。尤其,是那天晚上她对我炫耀那被染红了的面纱。

    不知道她的身上又背负了多少的人命,和商素华或许是天壤之别的。

    商素华是因为了仇恨,那么鬼姬又是因为了什么?

    她,是鬼姬,但又叫做什么呢?

    到现在,我也不知她叫做什么。

    “是捉鬼师说的!捉鬼师说她追到了这里,鬼姬就在我们观里头藏着!”她的声音已经接近于恐惧至极了,甚至带有了一些嘶哑着的意思。

    难道有那么的怕吗?也是,我们都是区区道姑,并不会什么法术。如若有一点法术还好说,但是没有了什么法术,就有些难说了。

    害怕也是理所当然的,就像是我第一次见鬼姬时的那样。真的都是后背发凉,甚至还有些后怕。

    “带我过去看!”

    “是,观主!”

    我也就跟着去了,不知道鬼姬现在是躲在哪里。可千万不要躲在我的房子里面。不然到时候又被说成我和鬼姬串联在一块,到时候,真的纵使我又千百张嘴,也是解释不清楚了。

    当走到那捉鬼师跟前,我也是诧异了一下。

    因为我和她才不久前见过面,就是她帮助我击退了商素华,才让我没有丢了性命。

    但是,她追查到了这里。想来,鬼姬应该和她的实力是不相上下的吧。

    “你是捉鬼师?”观主是一脸的不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