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20章 人妖殊途
    :

    我很是不理解她为何要这样说,明明刚才还是风一吹就会倒地的女子。可此刻的话里头却是那样的咄咄逼人。

    可我依旧是平静而言问着她:“施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白狐妖。”她的语气平静却凌厉,尤其是她那双幽蓝色的眼睛里面,是别样的讽刺与冷染然。

    我有些诧异,她分明就是一个芊芊女子,可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白狐妖?究竟是我自己不想去相信,还是说,这就是她给我设下的陷井?

    “白狐妖?你是妖?”

    我问她,可她却并未回答我。而是沉默将就,才答言:“你和他们不一样,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生性善良,不会害我。可是有些人,却把我们的命不当做命,随意妄杀。我只是希望,他们能给我们一条活路。”

    她的话说的有些叫人可怜,也有些让我生起了怜悯之心。而我本来就是修道之人,就应该以慈悲为怀。

    虽然已经是摒弃了七情六欲,但是,善念却是永不会被磨灭掉的初心。那是本质,更是最纯真的干净。

    我有些劝解着她:“你要知道在这世上永远存在杀戮。可是我们却无力去阻挡。你们并未铸下多大过错,但却要承受那样的痛苦,实属有些不应该。我会想办法让山中捕猎的人少一些,可你们也什么勿以恶小而为之。”

    可她却只是冷笑了一声,没有他话。

    我知道,这种仇恨和商素华的仇恨很像。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去阻止。只希望她能够听明白我的话,明白我话里头的意思。

    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仇恨,而误入歧途。那样,或许就会像商素华一样,误入歧途了。

    “你的好意我知道了。赶快回去吧。不然到时候错过了时辰,就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了。”此时此刻她却劝慰起我来了,也真是不知道她到底是伤心还是无可奈何。

    “白狐,我虽不知你姓名,可我还是想多劝解你几句。你心中有善,老天自会看见的。”虽然我这话说的有些牵强了一些。可是我相信,有这样的善念,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谢谢。”

    她说了这两个字,便再无他话。她好像一直就是这个样子的,不论我是否说了劝解她的话,她我断断续续的,不会怎么来回我。

    她心存芥蒂和怀疑也是对的,只不过,我倒是希望她不要沉浸在那样的恶念之中,万万不可一错再错。尽管我这样的话没有说出口,可我心里头却是那样的期盼着。

    我也没有在多言什么,转过身便就离开了。

    回到观里头也已经是天黑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让我有些好奇,更是让我有些难以置信。

    我也长了记性,从今往后,一个人是绝对不会在下山来了。要下山来也是需要人陪的,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好像是如梦似幻一样。

    日子久了,好像变得不再那般平静了。

    那些空出来的时间全然都是在鬼姬的质问之下度过,还有葵兮的打搅。

    我去观主那里交完了差,便就回到了自己的房舍。我刚推门进去,便就听见了鬼姬的声音:“花玖,你可是回来了,我都已经等你多时了。”

    这一次已经没有了前几次的紧张和诧异,多的只是怀疑之心。

    她口中所说的主子是谁我不认识,可是鬼姬似乎是很听的话,也好像,只是为那一个人做事。

    我轻轻关好了门,看向了她,问道:“等我多时作甚?”

    “自然是交代清楚你去了哪里,是不是偷偷去见了槐都真人。”她眼神犀利的盯住了我,是满满的质疑。

    她还真是阴魂不散,阴魂不散的也只是她所质疑我的那些问题罢了。每每都是那般的不相信,可是,我就从未做出过什么越界的事情来,她反复问我,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我直言否决了她的质疑:“受观主之拖,下山去办了件事情。没有像你所说的那般。”

    “是吗?是否去见过了槐都真人,想来你自己也是心里清楚。”她的话里头分明就是很不相信我,也不知她哪来这么笃定的想法。

    我再次沉声提醒着她:“我从来就没有做出来那样越界的事情。鬼姬,你也不要在继续缠着我了,没有的事情便就是没有!”

    她也只是冷笑了一声,起身来缓缓走向了我。那一瞬间,冷气逼人。我就这样看着她,忽然!她一把就捏住了我的脖子,警告道:“我告诉你,不要再说出来这样的话!如果你和槐都真人之间没有事情,那么为什么主子会派我来监视你!”

    “咳咳!”我被她这样捏的有些喘不过气来,可她却似乎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

    “放开她!”

    就是这样冷冽一声,让我抱有了一点希望。

    但是鬼姬还是没有放开我,可手上的力度却是轻了一些。

    “你是谁?哦,是那只妖吧。”鬼姬自问自答,但她的话里面却是充满了讥讽之意,或许还是因为上一次的事情吧。

    “你是鬼姬。你既然是鬼姬,就不应该踏入这里。我希望你即刻就放了她,不然,我将你这个鬼姬在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难保马上就会有人来抓你。”葵兮的话里头多了一些冷意冉冉,这句话也让我联想到了那一日的葵兮。

    现在的这个皮囊,只不过是一个假的而已。

    鬼姬一听见葵兮说的这句话,渐渐松开了我。我这才感到轻松了些许,可她却是目光如炬的盯住了葵兮,沉声质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而葵兮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微微一笑回答着鬼姬:“鬼界是有人管束的。所以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应该清楚。而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主子又是谁?我想,她应该不会是鬼界的人吧。”

    鬼姬的脸色明显一怔,看来葵兮的话应该是说多了。

    “你的本事还真是大。居然能够猜个究竟出来,可是我的主子是谁,你永远都查不到的。”鬼姬似乎还是有些得意了起来,她勾蠢笑的那般诡异。

    好像,我才是一个局外人而已。

    可既然我这么像一个人局外人,那我真是希望鬼姬不要在缠着我了,也不要再有那样的流言蜚语了。

    我和槐都真人之间是什么都没有的,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姑,他是高高在上的槐都真人。

    我不配,也没有那个本事。

    “可是。有我在我就不会让你伤害到花玖半分。”葵兮说的很平静,那烛火似乎都摇曳了起来,他也站在了我的身边。可我却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因为我是一个道姑。尽管他那么去说了,可是人妖殊途。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脱离他的。

    我埋着头,并没有去看葵兮的脸色如何。但我想,他的脸色也应该是很尴尬得了吧。可究竟,她们每个人心里头所想着的是什么,就没有人清楚了,可是我心里面所想的是什么,我却清清楚楚。

    鬼姬却是突然笑了起来,她笑起来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未免也有些太过渗人了。但是,她下一句话,却是给我的警醒言辞:“花玖。你和这样一只妖在一起。总有一天你会触犯了你们花卉观的规律戒律,到时候覆水难收。你好好想想吧。我也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

    话罢,鬼姬转眼便就不见。

    现在屋内就只剩下我和葵兮两个人,鬼姬的话说的很对,她的警告也没有错。我这个样子下去迟早是会害了自己的,我这一次是目光平静的看着葵兮,对他好言劝解:“葵兮,你是妖,我是道姑。我们本来就是人妖殊途,而在仙界的招徒大会上面,席戎上仙更是已经警告过我了。要让我时常注意花卉观周围出现的东西。而最为主要的就是席戎上仙所说的黑莽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