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9章 捉鬼师若斓
    :

    他一听这声,便立即就放开了我。

    我身子一软,立马就瘫倒在了地上。

    我第一次明白,这些厉鬼的确是杀人如麻,就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犹如那天在宿州祭祀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让我如今都觉得后怕。

    若真的不是槐都真人他出手相救,或许此时此刻我已被埋入黄土之中。

    他即刻质问:“怎么是你?你来做什么?!”

    我尽力想要拾起身来,却怎么都起不来。但却有一双手扶了我一把,我这才起了身来。就连站都站不稳,还是有些踉跄。

    我看向扶我的那人,她的打扮,倒是和我差不了多少,同样穿着道服,梳着发髻。但是,并不想是道姑,只是有些相似罢了。而她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剑,虽然未曾察觉到什么,可总感觉这把剑一定见过血。

    是直觉,也是联想到了她刚才的话。

    我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对她道:“多谢。”

    “哪里的话!这厉鬼一天不收拾,便就出来折腾。仇恨已经在他心里扎了根,地府里头更是容不下他。现如今,我就要他好看!”她长得很英气,尤其是两双眉毛,像是上挑眉的样子。

    她话罢,便拔出了剑。

    那一瞬间,我感觉她剑气凛然。就像是有什么灵性一样,她毫不犹豫的像商素华砍去。而商素华只是尽力的躲着,几乎没有反抗这个英气的女子。不知道是不是在忍让,还是说写女子本就厉害。

    直至最后商素华反击了,却败在了那英气女子的剑下。

    她剑指在商素华的心口,眼神狠厉无比。尤其是她浑身上下透漏出来的一种气质,就好像是生人勿近。她沉声警告着:“赶快回你该回的地方!如果下次再出来作鬼,我就会告诉师傅,让你今生今世都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无翻身之日!”

    商素华冷哼了一声,转眼之间便化为乌有,就这样不见了。

    她是放过了他了,也警告了几句话。可终究是没有伤他分毫,即便是厉鬼,也应该以宽容大度之心对待,而不是要他即刻就死。

    那么做,倒真的是狠心了。也并不是我们花卉观的戒律。

    她收起了剑,朝我走了过来,锁眉问道:“你是,道姑?”

    我点了点头,回答着她:“是。我是道姑。”

    “看你这身打扮应该就是花卉观里头的了。你来这里是驱鬼的?”从她的话里听不出来好坏,可是总觉得好像对我们花卉观的道姑充满了芥蒂之心一般。

    我有些难堪,驱鬼这种事情我不会做。我也根本不会,只不是受人之托罢了,我回答她:“是也不是。”

    她“哦”了一声,随后又对我道:“这家的人曾经是这锦州城的大户。那已经疯了的女人的相公便就是锦州城的知县,因为判错了一桩案子而害死了他们商家百口人。而商家被诬陷,也是因为了陷害。他是清官,但出了错。所以事到如今,他变成了厉鬼才会这般。”

    她的解释也让我全然都清楚了,我有些替他感到惋惜了。

    所以她才会不伤他分毫,他也一开始就没有还手。

    “冤冤相报何时了,罪过,罪过。”我紧皱眉头,心里复杂不堪。

    想不到,这外界所发生的事情竟是这般可怕,也是这般的叫人不知所措。

    与世隔绝的日子过惯了,所以只有一下山来就可以看见很多不公的事情。有了七情六欲,倒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呢。

    “我叫做若斓,是捉鬼师!你呢,你叫做什么?”她此刻倒是显得有些大咧了起来。我也才是知道了她的身份,原来是捉鬼师。

    她也的确是好大的能耐,一个女子做了捉鬼师,在她的脸上我并未看见有任何一丝的惧怕。

    自己也心生了些敬重,随后我便回她:“我是花玖。”

    她挑眉,本来就是上挑眉,一挑眉就越是显得她在生气了起来,她有所试探的问着我:“现在事情解决了,你是要去回花卉观的吧?”

    我不明白她为何试探与我,但是,我并没有做完这件事情。是不可能回去的,更是向观主交不了差的。

    我紧紧皱着眉头,有所担忧的回答着她:“可是那位女施主现在人不见踪影,我必须找回她。让她赶紧搬离这里,去认识的亲戚家里头住下来,住在这里可是千万不行了。”

    “你找不到她的。她只要一看见商素华,她就会疯,整个人都会崩溃了起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们都找不到。而这块晚上也是很乱的,我劝你还是趁天还没有黑,赶紧快些回去花卉观吧。”

    她的话里面有些劝解着我的意思,可是,我不能就这么扔下她一个人,独自回去了花卉观的。

    我婉言谢绝了她的好意:“多谢。可是,我必须要找回她。不然,我无法心安。”

    “你怎么这么倔呢?!赶快回去吧!”她继续催促着我,就好像是要我立即离开这里一样。

    但是,我不能。

    我再次谢绝了她的好意,回答着她:“我必须找回来她。不然,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她微微叹了口气,似乎也是没有要作罢的意思,继续劝解着我:“这样我帮你找她,你快些回去。这个地方,你万万不可停留下来。我这么说是为你好,你作为一个道姑。只是潜心修道,并不会法术。我说的话,你现在可明白了?”

    我也并非是一个很倔的人,她是捉鬼师,说的话也应该不会假。

    我答应了她:“好,那就劳烦你了,多谢。”

    她听见我这么说,才有些展露了笑颜的模样,叮嘱着我:“你回去的时候,可要小心着点。千万不要走错了路,这一带是真的很乱。指不定你会装上什么东西。但在晚上赶回去就好了,一路小心。”

    “好。我记下了,谢谢。”

    跟她道了谢以后,她目送着我离开,还给我指了路。

    一路上也是有些无聊,发现和回去的路有所不同。

    以前下山祭祀的时候是跟着师姐或者其他人走的,所以一点也不担心会迷了路。可是今日,我却有些紧张了起来。

    生害怕走偏了路,越走越远。

    天黑之前赶不到花卉观,若是真像若斓所说的遇见了什么东西。那我可真是没有办法应对了,本来就是只修道的道姑,也不会什么法术。

    若是真出了个事情,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终于走到了半山腰,我已经是挥汗如雨了,这天实在是太热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身后有人叫我:“姑娘!等一下!”

    我转过身去,便就看见一个芊芊女子倒在地上,像是摔了一跤。她看见我转过来,又道:“姑娘,我刚才摔了一跤,脚崴了。你可以帮我一把,将我扶起来吗?”

    我也没有多想,过去就扶了她起来。

    可总是感觉她轻飘飘的,好像不用我扶,风一吹就会走了。

    我看着她的脚都有些肿起来了,有些担心她能不能继续走山路了,我关切问她:“施主,你有没有事?”

    “我好像,是不能走路了。你能不能够扶我一程?”她的语气里头有些勉强的意思,似乎是怕我不会答应。我的确有些犹豫的意思,她又担心道:“如果姑娘害怕麻烦的话,我自己也可以回去的。”

    “我本就是一个道姑。秉承着的就是上善若水,从善如流。施主,我会送你回去的,你切莫担心什么。”

    说着,我便就扶住了她。她此刻还是有些踉跄的模样。

    她微微怔了一下,脸色即刻就刷白了下来,近乎于质问:“你是道姑?”

    我点点头,回答着她:“是,我是道姑。”

    “那你会法术吗?”她继续问我。

    好像,她这句话里头多了些怀疑的意思。

    我又摇摇头,的确是有些无可奈何的意思,回答她:“我不会法术,因为我是花卉观的道姑。我们观里头,是没有人学习法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