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章 疯女人
    :

    “恭喜。”

    我也只有这两个字,多的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输了这种话,我是绝对说不出来的。

    因为这是一场比试,并不是多么重要的比试。所以,她赢我输,毫无关系。

    “下一对!”

    从比试台上下来以后,我豁然开朗。

    可转眼,又变成了忧心忡忡。

    只因槐都真人那样的做法,就是在让我卷入这场具有争议的事情。

    并不是我多想了,而是因为,那样的流言蜚语,对我和他都没有什么好处。他是槐都真人,而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姑。

    所以,我们两人之间不应该传出来什么流言蜚语。因为,我也不配。

    我要经过席戎上仙才能够到我的位子上面,忽地,他却叫住了我:“花玖,过来一下。”

    我怔了一下,看向了席戎上仙,有些茫然,我问:“是在叫我吗?”

    席戎上仙招了招手,道:“是你,过来吧。”

    我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她们此时此刻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比试台上,我这才略有放心的到了席戎上仙跟前。

    我跪下,礼言:“道姑花玖见过席戎上仙。”

    “起来吧。”他浅然。

    可声音之中丝毫没有减少那份威严,尽管只是很平淡的一句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就是不同的感受。

    他话完,过了一会,我才敢起身。

    要知道,席戎上仙比槐都真人的位分高出一截,在他的面前可是千万不能够做出什么越界的事情来,更是不能给花卉观丢脸。

    我立在他左侧,就像是听候差遣一样。而我的对面,便就是席戎上仙的首席徒弟,琼夕榕。

    她几乎就连看都不看我,目光落在了比试台上面。

    我也只有静静站着的份,席戎上仙问一句,我才敢答一句。

    随后,他才缓缓道:“我这里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如实答来。”

    席戎上仙这么一说,我就即刻紧张了起来。我不知道自己难道是触犯了什么戒律吗?席戎上仙的口气听起来不是很好,那么,我究竟是触犯了什么戒律?我脑子里飞速旋转着,就是在想我到底是触犯了那条门规亦或者是戒律。

    心里头也不由得就紧张了起来,可我还是恭敬回答着席戎上仙:“是,花玖听着。”

    他云淡风轻的言道:“花卉观那个地界。有妖作祟。而宿州那一片,更是有恶鬼触犯戒律。都和你们花卉观的距离差不多。人妖殊途,人鬼也殊途。现下你又被提携为知客了,接触的人也就多了起来,所以我希望你可以留意着一些。”

    我点点头,应声:“是,花玖明白了。”

    “你有没有见过一条黑蟒?”他与我对视,那双眼睛很明亮很清澈,好像能够读懂我的思想一样。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这般让我很是惶恐,我想要躲避,却发现怎样都移不开。

    而他的问题,才是让我反应过来的理由。

    黑蟒,我知道他所指的是谁,就是葵兮,可是,我是万万不能够说出来我见过葵兮。纵使是人妖殊途,但是,葵兮并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又怎能出卖他呢?

    我微微低下了头,俯身回答席戎上仙:“花玖并未见过一条黑蟒,如果花玖见到了,肯定会告知席戎上仙。”

    他的脸上说不出来是怀疑还是相信,我完全看不懂。

    “那就好,退下吧。”

    “是。”

    席戎上仙的那番问话,我很是不明白。

    可是我也不知道要怎样怀疑,席戎上仙难道知道我和葵兮认识?还是说,席戎上仙只不过是在提醒着我罢了。

    我便再也无心去看比试台上了,心里头想着的还是席戎上仙究竟知不知道。

    黄昏落下,比试才结束。

    而今年的招徒大会,槐都真人收了徒弟,广元真人也是收了徒弟。

    可唯独这席戎上仙,没有收徒弟。

    我都记得观主的脸色,真是差到了极点。

    本来都是打算思量好的,却没有想到,席戎上仙今年居然没有收徒弟。还真是有些叫人匪夷所思,回去的路上我也安慰了观主了几句。

    她却只是摆了摆手,说没什么。

    几位师姐也是安慰着观主,广元真人今年收了莲花观的弟子,她们今年也的确是出尽了风头。

    离开的时候,的确是很耀武扬威的模样。

    几位师姐气不过,就争吵了几句,最后是不欢而散。

    倒是那个宋妖儿,并没有和他们一起,反倒是劝解了几句。这个样子的反差,还真是让我有些不明觉厉。

    回到观内以后,一点都不太平。

    鸡飞狗跳,完全没有了一点样子。

    院内的花盆都被打碎了,地上散落的全部都是被撕碎的经文。

    我自己也是被吓了一跳,这才是离开了多长时间,花卉观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尤其是观主,她整个人的脸色都气绿了。

    浑身都因气愤而在抖着,她怒声质问着几个看守观内的道姑子:“这是怎么回事?!”

    她们几个一听观主截然大怒,立马就跪了下来,紧张解释道:“观主!你们前脚刚走,后脚便就来了一个疯女子,说是花卉观欠她一个公道,胡乱砸东西,我们拦都拦不住啊!还有几个小师妹因为拦她都受伤了!所以就成了这般模样!”

    一人解释着,其余的人便都低下了头来。

    可是,疯女人?

    花卉观怎么会欠疯女人一个公道呢?

    我入观这么多年来,还从未听见过这种事情。

    观主也是诧异了一下,皱着眉问:“疯女人?哪里来的疯女人?”

    她急的满头大汗,回答着观主:“她说花卉观的几个道姑子为她们家做法去脏东西,脏东西没有去掉,收了他们家一大笔钱,最后家破人亡。要让我们花卉观给她一个公道,如果不给她一个公道,她就不会走!”

    观主想了起来,好一会子她都没有开口说话。我们也没有人出声,许是观主在想着有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慕然,观主的脸色有些不大对劲,她微微叹了口气,言道:“的确是有这么一件事情。那几个道姑自从做完那次的法师以后,就全部都离观了。我当年还问她们因为什么原因而离观,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听到这些,心里也是愤愤不平了起来。她们几个是该有多么的不认真,居然让无辜人家家破人亡,错了一步,便就是地狱。

    她们难道不知道花卉观的戒律是什么吗?也不清楚每日念诵的那些经文是什么意思吗?

    上善若水,从善如流。

    只是可惜,她们并未谨遵,自己都没有那样的思想。

    她们或许为的不是一心求道,为的只是肆意敛财时的快活。

    我锁眉,问道:“那观主打算怎么做?”

    “只能再去一趟那女人家里头,去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这既然是花卉观做的事情,无论怎样,都要花卉观来承担后果。”观主的话并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而是拦下了所有的过错。

    这一点上面,观主确实要做的很好。或许,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当上花卉观观主的原因,不推卸过错,愿意承担。

    只是,观主为人说话刻薄了一些,做事也有些不留余地。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是。”

    紧接着,那跪着的一个道姑便问道:“那该谁去呢?”

    “要资历深一些的人去看看,资历浅的如若再去,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是出了大事了。”我感觉观主现在整个人都是紧绷着的。

    这事情,可不是开玩笑。如若再一次出错,那么,观主很有可能会被撤去这个观主之位。

    随后,观主便看向了我,道:“花玖,我相信你。你入观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勤勤恳恳,就连功课也是要做的比别人好。所以,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下山去看看。如何?”

    观主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让我一个人去,我也不会推辞什么。

    我回答:“是,花玖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