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章 花溪
    :

    隔天。

    清晨起来,便就听说今天观里头要来一个孩子。

    只是,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可观里头的人非要说,那孩子极具慧根。是出签挑选出来的,今天就要来花卉观,更是由花卉观前任观主亲自接待。

    这个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入观之时,那前任观主就已经是一个老道了,不过,是男子。

    但也是逢了天命的老道,花卉观的规矩依旧是那个样子。只是,这一次,老道亲自要为这个极具慧根的孩子洗凡尘去俗世,也确实有些重视。

    “师姐,诵完功课经要一起过去大殿看吗?”花允在我身后,话里头还是那样怯生生的。似乎每一个字,她都是要经过好几番斟酌,才刚对我说。

    我本是不想去的,我不喜凑热闹。可花允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观里头,也时常被欺负。看见她的脸,我就有些不忍心了。

    我笑笑,答应了她,“好啊,等会诵完经就一起过去看看吧。”

    她点点头,笑魇如花:“恩恩!谢谢师姐!”

    花允笑起来的模样的确是很好看,她笑起来,有两颗小小的虎牙。听说,她也属虎。那两颗虎牙尖尖的,我都想摸一摸。可既然属虎,为何这性子却这么的怯生生呢?

    不知,是不是花卉观的环境对这孩子造成了影响。

    我倒是希望,她大胆一些的。

    诵完功课经以后,花允便就来找我,拉着我的胳膊就要去大殿。我也是顺着她就过去了,毕竟,从前还有花漾在,还能与我说上两句。她即便是观里头性子最烈的一个道姑,有些事情,我们也起争执,我也不与她里间。

    可她走了以后,我却觉得寡凉。

    我和花允到了大殿以后,已经是有很多人围着了。包括前来上香的香客,好奇心也似乎是满满。

    我自己倒是没有多么在意,主要的是花允这孩子。怎么说,她都还小,是个孩子。对于一些事情,她好奇想看也是难免的。

    我带着花允,硬生生的从人堆后面挤到了前面。这下子,能够让花允看的更加清楚一些了。

    只见那跪在大殿中央的,左不过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七八岁,这么小?就要入花卉观了吗?

    我还从来不知道花卉观居然接收十岁以下的孩子,看来,这孩子的确是慧根深重。

    小小的她,从此就要与外界的来往断了,而且是要断的一干二净。

    我也不免为她有些惋惜,小小年纪,便就要在这观中生活。现在的年龄,难道不是应该在爹娘的怀里撒娇吗?

    可是这孩子,恐怕是不行了。

    那老道问着着那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呀?”

    那孩子似乎是一脸的不情愿,等待了好半天,她才回答着老道:“三猫子。”

    我轻笑了一声,怪不得,刚才老道问她的名字,她脸上是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呢。原来,竟是在于名字叫做散猫子。

    不仅仅是我,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掩面笑了起来。而掩面笑着的,大多数都是观里头的道姑,那放声大笑的,便就是前来上香的香客了。

    我看那孩子的面色,是越来越难看了。尤其是老道,他听了这个名字以后立马炸气,整个脸都扭在了一块,:“三猫子!简直是胡闹!怎么能够起这样的名字,不行不行,要改!一定要改!”怪不得别人都说老道的强迫症已经到一种极致了,今日,我还真是见识了一番。

    “恩,好的。”她连连点头答应,可随后,她便又道:“虽是父母起的名字,但说实话我确实想摆脱这个超级俗气的名字。”

    还真是童言无忌呢,就这么说了出来。

    不过这孩子也是可爱,那模样更是水灵。这么一瞧,也的确像是极具慧根的样子。

    老道微微笑了一下,似乎是很满意这孩子的回答,他那温柔似水的眼神好像要把这孩子融化掉一样,也不知是不是他是个老道,不能婚配,膝下无子,对这孩子甚是有好感,他笑言道:“从此以后你就叫花溪。赐你道名为花溪,意思呢就是希望你的一生像是潺潺溪水一般,不起波澜,安逸平静,如何?”

    老道虽是这么问,可那脸上却已经是得意洋洋了。

    他这个样子,也是花卉观许多人都清楚的。有些近乎于诙谐和幽默,偶尔,他也还是会来观里头转一圈,看一看,一个人,也都会自喃自语起来。

    这孩子更是笑盈盈的模样,恐怕她心里头现在已经是乐开了话,立马点头称是。

    可突然,那老道的眼神好像变得犀利了起来,他言道:“花溪,磕三个响头,叫一声师父,你以后便就是花卉观的道姑子了。”

    她高兴的手舞足蹈,哈哈笑着:“好的,师父。”

    到这里,我就纳闷了起来。明明现在的观主不是他老道,而这孩子出的签也都是花卉观的,他已经从花卉观卸任,按理来说,应该是由现任的观主来赐名,她也是要给现任的观主叩头的。

    这么一来,反倒是乱了辈分。

    我有心阻止,却害怕那老道的强迫症犯了,会与我争执。所以我还是安安静静站在这里看就好了。

    她听话的就这样跪着磕了三个很响很响得头,当她抬起头来的是,整个额头都磕青了,果然还是个孩子。

    看她的额头青了一片,我有些怜意。

    可现下正是水深火热的阶段,马上就要拜师成功了。我若是冲上去了,还不得被老道骂死。

    就在我多想之余,便就听见了凌厉一声:“这孩子是我们花卉观的!怎可论到你卸了任的老道来收徒!简直是乱了辈分!”

    果然,这种时间,观主是一定要参与的。

    观主也本来就说的很对,不可乱了辈分。

    “我收徒弟,她还是你们花卉观的道姑子,有什么错?!乱了什么辈分?!”老道还真是和观主对着干。

    这两个人,好像本来就没有什么交道。也是彼此都看不惯彼此,现如今,势必要掀起一场骂战来。

    观主更是一脸不悦之意,反问着老道:“你已卸任,就已经不能收花卉观的道姑了!而这孩子爹出的签,也是出的花卉观的签,敢问老道你有何权利收着孩子为徒?”

    老道一时哑言,他的确是说不过观主的。

    只是,那孩子一脸茫然,根本就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左看看,右看看。

    好不招人喜欢,怪不得那老道如此重视,想必,原因就是在这里的吧。

    观主撇了一眼老道,便立马换成了笑脸,言道:“孩子,你叫花溪。这个名字是老道给你起的,你就用着。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师父。轻轻磕三个头就好了。”

    她茫然了一下,可还是又继续磕了三个头。这三个头,的确没有刚才磕的那么严重。如果要和刚才一样,那还不得头破血流了。

    观主笑了一下,说道:“起来吧。”

    “是,师父。”花溪的话里头还带着稚嫩的孩童之音。

    “今天呢。我们观里头多了一位小师妹。你们大家呢也都要爱护这位小师妹。还有呢,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在这里宣布!”

    观主这么一说,大家就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花允更是扯了扯我的衣角,茫然问我:“师姐,你知道观主要宣布什么吗?”

    我低头看她,摇摇头,对她道:“我也不知。”

    “花玖知书达理,也入花卉观多年。是花字辈里头七情六欲断的最干净的一个。而这知客的位子也是空了许久,所以,我想提携花玖为我们花卉观的知客,从明天开始,方可继任!”观主说罢,便就看向了我。

    我一脸茫然,根本就没有想到观主会在这里宣布。

    我?被观主提携为了知客?

    还真是有些突如其来呢,可是,他人的眼光有嫉妒就有羡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