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章 假面示我
    :

    我再次回头警告着他:“葵兮!你不要在跟着我了!你在跟着我下去,马上就要到进主殿了!”

    其实,还和主殿差了一大截的路程。

    因为竹林是可以通向后山的路,但是,这路上也时不时会有来来往往参观的香客,还有师姐师妹们,如若被发现了。那么,我坚守了这么多年的名声,也就算是毁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嘴里叼了一根稻草,挑眉对我道:“想要让我不跟着你,很简单啊!只要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他全然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开始在后山见他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黑蟒妖,可到头来,却是一个和平常男子差不多的人。

    这样的差距,也确实有了些距离,不过,我要摆脱他,还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就好比上几次,我几次三番和他口舌之争,他就像是个无赖一样,赖着不走。最终,他是离开了,可是,他却阴魂不散的跟着我。

    一个鬼姬就已经够我受的了,现在,又来了一个葵兮。

    我真是不知道今年入夏以来,我是得罪了谁!

    我无奈作罢,沉沉叹了口气,问他:“什么地方?”

    他突然靠在了我的肩旁,言道:“跟我去你就知道了。”

    这个动作,真是叫我匪夷所思!我赶紧推开了他!把他推得远远的!怒斥道:“葵兮!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不清楚男女授受不亲吗?!”

    我确实是有些生气了,我已经是出了家的道姑,怎可被一个男子这般调戏?!

    “咦,我可是妖哦,一条小蛇妖,可不是什么男子。道姑,你可是说错了话呢!”他笑嘻嘻的看着我,一点都不知道他的脸皮有多厚。

    “小蛇妖?你连你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吗?你就是一条黑蟒!我不跟你去了!”我心下紧张不已,就像是犯了什么大忌一样。

    我越是如此放纵着他,他也就越是肆无忌惮了起来。

    我并不想和他有任何的口舌之争,却没有想过,他居然是如此的不知道分寸。

    他歪头看着我,脸上是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可说出来的话,却也一点都不想是被吓到了:“你若是不跟我去,我便就一直跟你到观内,说你和我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到时候,你的一切可都是毁了。道姑,你看看,你究竟是跟我去,还是转身去观内。这件事情,你是可以考虑的哦。”

    “好!葵兮!算你厉害!算你本事大!我跟你去!”我虽然气鼓鼓的,但终究,还是答应了葵兮。

    “花玖玖,跟我来吧!”他近乎于献媚的模样,我还没有斥责出口,他便就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一转眼的时间,我便就感觉天昏地暗。

    有点想吐,可下一时刻,便就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那种感觉,是一点也都没有了。

    “花玖玖,睁开眼看吧!”

    我本来就是睁着眼的!我瞪了他一眼,警告道:“我告诉你!你不要这么叫我!我叫做花玖!”

    还真是一个随时能够叫人生气的人呢,我这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不管你怎么骂我,我可是带你来了一个好地方哦,快看看吧!”他说着,便就推搡着我,一下子,我也根本就顾不上要说他,全然是顾了脚下。

    直至,我看见一颗参天大树耸立在我的面前,那垂下来的枝干是碧绿的颜色。还有,那树叶,晶莹剔透,就好像是水珠一样。可是,那轮廓,却是绿颜色的。

    这树,莫非也是成精了的?

    葵兮他还真是让我开了眼界,我问他:“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我的秘密地方,除了我,就是你知道了!”他顿了顿,又道:“怎么样?凉快吧?”

    我自觉的点了点头,这个地方,的确是很凉快的。

    这样的炎炎夏日,大家都想避暑,可奈何花卉里头除了竹林是可以避暑的地方,其他地方,不起任何一丝避暑的作用。

    那竹林,也不是我们说进去就进去的。

    “这只不过是一角而已,你跟我来。”他说着,便就抓起了我的手。

    不知怎的,他手里冰凉凉的。整个人,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只是一刹那的时间,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很想松开他的手,却发现,他握得很紧,几乎有些生疼。

    他带我来到了一个像冰山大殿似的地方,才松开了我,他那双眼睛看着我,突然就变成了琥珀色。不论是身形还是外貌,全然都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这是我,葵兮。”

    他的声音也冷冷清清的,整张脸,如同死灰一般惨白。

    “葵兮?”

    我诧异,我惊讶。

    这张脸刚才还是顽皮温睐的,可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冷清的一张脸。

    莫不是,他一直在以假面示我?

    我问他:“葵兮,那张脸又是谁的?”

    “是一个死人身上的。”他的回答浅然也冷漠。

    他的声音有些像地狱而来的阴森之音,我也是怔了一下,怀疑问道:“那这张脸?是你的?”

    此时此刻,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好奇,更多的, 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因为妖,和人,本来就是扯不上任何关系的。

    妖有妖性,人有人性。

    再怎么说,人是有善性的,可是妖呢?说变脸就变脸。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容,我已经分不清楚,这张脸究竟是不是他的了。他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回答:“这张脸,的确是我的。”

    气氛突然开始紧张了起来,也多了一些诡异与沉压,我沉声问他:“你想如何?”

    “这里是我的宫殿。每一处,都是冰凉而寒冷的。而我面对你的那张面孔,是我从一个书生的脸上扒下来的。不过,那是他死了以后,我才扒下来的。你要记住,这样的我,只对你一个人看。”

    他走近了我,纤细的手指掠过我的发丝,再次一字一句道:“花玖。你可知道,前些年前,你有见过我?”

    葵兮的话说的古怪,我纳闷,问他:“我,见过你?在哪里?”

    “还是在同一个地方,后山。”他的话变得少了起来,和之前的那个葵兮,不,应该是假面葵兮,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我从脑子里面想着我什么时候在后山见过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我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他,最终我无奈摇摇头,对他道:“我不知道。也不清楚。”

    “清凉溪水里头,多了一条黑色的小蛇,被你灌进了水桶里面,带回了花卉观。你可能不知,可是我,却格外清楚。”他这个样子的解释,更是让我迷迷糊糊了起来。

    我的确是去过后山打水,但是,我还从来不知道我灌了一条小蛇在水桶里面。

    “我还是不清楚。”

    我依旧实话实话,因为我是真的不清楚。

    他在我耳畔低声细语:“所以到今天,我才会跟着你,缠上你。”

    好像感觉他的芯子在我耳朵上面游走一样,我赶紧退后了好几步,看向他,沉声道:“葵兮。我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你跟着我。可是,人妖殊途。”

    “纵使人妖殊途。却依旧挡不住我缠着你,不是吗?”他的话说的还要无理一些。

    我皱紧了眉头,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去答他。

    “你或许是认错人了吧。那个人,可能不是我。还希望你好好记一记。”

    我心里头的确是那样想着的,因为,有时候他看的不准确,就会认错了人。

    他勾唇浅然一笑,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诡异,而面容,又变回了那个样子,依旧笑盈盈道:“不。我不会认错的。那个人,就是你花玖。当然,你肯定也不会认为我是无缘无故的才会缠上你的吧。”

    这样的转变,的确是叫我有些感到吃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