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1章 收我为徒
    :

    果然,第二天花漾就真的走了。

    真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想不开,才要离开花卉观的。尽管昨天晚上已经和我道别可我却总觉得她的话里头就像是隐瞒了什么一样。

    我虽然对花漾不是很了解,可是她做决定,并不是那么快的一个人。

    这件事情,或多或少,都有了一些蹊跷的意思。

    日子,还是和从前一样。

    诵经,静心。

    “花玖!花玖!”

    这几声几下子就将我打乱,我甚至有了一点点的生气,随即睁开眼问道:“什么事?”

    “马上就是仙界各位仙人的招徒大会了!观主找你有话要说!”

    说话的,好像也是个同花字辈的。不过很少见,以至于我进观这么多年,也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名字。

    可是,仙界的招徒大会,与我又有何干系?

    而且怎么又是观主来找我?莫非,还是因为了上一次在宿州发生的事情?她又开始怀疑起我来了吗?

    一想到观主那样的质问,我心里头就乱乱的。

    可是我又不能不去,也只好起身来,跟着她去了观主那里。

    但是,却越走越偏,也不是去了观主的殿堂,我问着她:“怎么越走越偏?观主是在哪里?”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才回答道:“观主在竹林练剑,让我将你带到竹林就好了。”

    哦,原来如此。

    我还真是害怕她是鬼姬变得,我不知鬼姬拥有什么法力,可是她悄无声息就出现在身边的时候,她的法力是不敢恭维的。

    我也只是小小道姑而已,什么法术也都不会。和她比起来,实在是要差的太多,所以我也只有多起一点疑心了。

    “到了。”

    她停住了脚,我对她说了声谢谢。便就踏入了竹林,这个地方也似乎是禁区,只有在我以上的师姐或者是在花卉观里头有职位的人才可以进入,如果没有得到观主的允许,而随意踏进竹林的话,可是要受罚的。

    我走了没几步,看见的便就是青竹耸立,放眼绿色。

    绿色,是一个自然的颜色。在花卉观里头,也并不少见。

    可是这竹林里头,就多了一些灵气。

    “观主!观主!”

    因为是长时间都没有看见观主的踪迹,所以就唤了起来。

    可是,并未有人来回应我。

    我有了一些纳闷,可不知不觉中,就看见前面有一个凉亭。那模糊之中,凉亭里头似乎是站了一个人。

    那模样,是有些迷迷糊糊。

    我走近了些,才看的真切。也仅仅只是一个背影罢了,依稀之中,好像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眼熟。但思来想去,却不清楚了,我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观主。

    因为观主是女子,而这凉亭里头站着的分明就是男子。他的衣衫,还有他的站姿,望眼欲穿。

    可是这花卉观里头是不允许男子入内的啊?除了老道还有来上香的,那还有谁?

    我有些纳闷,但更多的是怀疑,我走进了凉亭。每一步都有所靠近他,但是一步一步却停顿了好多次。

    因为花卉观的女子是不允许和其他男子有任何接触,尽管那么严格的戒律和惩罚,还是有人会去触犯。

    可对我来说,我是不会有任何越界的。

    我就站在了他左侧,也没有在走近,礼言问他:“请问施主,是哪位?”

    沉默,他并没有回我,我便又问了一次:“请问施主,是哪位呢?”

    我的语气很柔和了,一开始也并没有半分严肃之意。

    第二次,他还是没有回我。我心里头郁闷,我想,我也并没有问的不恰当啊?为何,他就是不回我呢?

    这就奇了怪了,我在次礼言道:“那么施主,可有见过花卉观的观主在何处?如若施主知道,请帮忙指个路。”

    我也在懒得去问他是谁了,因为他根本就不回答我的话。

    所幸我便就那样问了,他却应声了:“马上就到仙界的招徒大会了。我想,让你做我的徒弟,如何?”

    他话罢,便转过身来凝视着我。

    他方才的一转身,我又闻到了那浅浅淡淡的木兰花香味。

    莫非,是槐都真人?

    这一次,我没有任何避讳的抬眼打量起了他。虽然我知道这样的做法有些大不敬,但是,我若不看的真切一点,下一次忘记了怎么办?而这样,也是为了避免难堪罢了,并非是我对槐都真人真的有什么爱慕之心。

    别人的话,是别人的话。

    那流言蜚语,都是假的。

    他一动不动的站在我的对面,尽管刚才背对与我,却也是感受到了一种紧张。他转过来之后,反倒不怎么紧张了。他的衣衫更是纯白无暇,一尘不染。很那皑皑白雪,几乎是一个颜色,不知他走入雪中,是否融洽?

    可以一次,却远远没有上一次给我的惊艳。

    不知是不是因为了他,让我陷入了人云亦云里头。可总得来说,多半也是因他而起。

    他现在,又说出了那样古怪的话,要收我做徒弟?这岂不是又要让他人抓了话柄去,又要说我是在狐媚与槐都真人了?

    那我可是非常的不愿意,我直接否决:“多谢槐都真人的好意,做您的徒弟,恐怕我还没有那个资格?不过花卉观里头优秀的人也是大有人在,请槐都真人务必要注意。”

    他目光之中带着困惑,话语却是如清澈溪流一般,缓缓而至:“花玖。你名字好听。说话也是斟酌,花卉观的观主已经告诉过我,要将你提携为知客了。你答应了观主要做知客,可是,我想收你当徒弟,你为何不愿呢?”

    “因为花玖只想把一生都奉献给花卉观。也只是想做一届平凡道姑罢了。但槐都真人您所说的徒弟之事,花玖也是不愿的,不愿是因为花玖只想当道姑。并非有什么要得罪您的意思,还望槐都真人您海涵。”

    说完,我便就对槐都真人微微鞠了一躬,完全是在谢着他的好意。

    毕竟呢,他能看上我。要收我做他的徒弟,也的确是有些牵强了吧。

    听说,这仙界上头的招徒大会。也可谓是严格不已,这法术,睿智,武力还有其他东西,都是要样样精通的。

    但是我,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小道姑。你让我祭祀祈福可还好,要说起什么法术来,我可是什么都不会。

    “花玖。你要好好想想。我收你为徒,前程似锦。”他这么一句话,就像是说定了的意思。

    做了槐都真人的徒弟,的确是前程似锦的。且不说以后怎样,就是眼前头,可不知要被多少人羡慕死了。

    可我却是又一次拒绝了槐都真人,我言道:“花玖知道槐都真人是一番好意。可是花玖只是真的想要做一个道姑,请槐都真人谅解。我也知道槐都真人您宽宏大量,肯定不会在逼迫花玖什么的。”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便不再继续这般与你里间了。可是,花玖你要好好考虑一下,是要做花卉观的知客,还是要做我的徒弟。如何?”

    他挑了挑眉,那样注视着我。我却是有些逃避他的眼神,他方才的那句话里面虽然说现在不会在继续问我,可他后一句,却是让我考虑。

    还真是叫我有些难以抉择,我又无法再去拒绝槐都真人。因为我已经拒绝了他两次如若在拒绝,真不知道会不会惹怒了他。

    我微微点了点头,应声道:“好,花玖回去以后会好好考虑的。”顿了顿,我又道:“那么请问槐都真人可有见过观主?”

    他微微一笑,那笑容,真的是叫人容易沉迷。他回答与我:“是我以观主的名义邀你过来的。观主不在。”

    原来是这个样子……但是,他作为槐都真人,邀我来这里,难道没有觉得是降了自己的身份吗?

    尊卑有别,我也是惊了一下,赶紧对槐都真人道:“花玖只是一届小小道姑,真的用不着槐都真人这般重视!以后还请槐都真人别与花玖里间,花玖这就告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