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9章 解救
    :

    转眼即逝,整个晚上我都难以入眠。

    一闭眼,就是那个鬼姬的面容和话语,硬生生的叫我头脑清醒。

    而今天,也要去宿州做祭祀。

    我今天的状态可能会不好,可是我却试着让自己的精神状态慢慢好起来,作为花卉观的一名道姑,为的就是天下苍生。

    还是一如既往的规矩,准备好一切以后,才出发去了宿州。

    和同行的师姐在一起,一路上也没有出什么事情。

    可是,只要一想到昨晚鬼姬的那番话,就觉得后背发凉,尤其是她脸上的那半面罂粟花。

    所以我今天心里头一直是战战兢兢的,终于平安无事的抵达宿州。

    今天的太阳也是有些毒辣,我看着祭祀之台的那百阶,爬上去的确是很吃力,但是,这也是我们必修的课程。

    不管是天多热,亦或者多寒冷,哪里有祭祀之日,就需要我们花卉观来诵经。

    诵经之时,是不允许任何人说话的。就连一点点的声响都没有。

    可是我才刚刚踏上台阶,便就听见一个声音在阻碍着我:“我说过了,我会一直跟着你的,直到,你放弃了心底的邪念,不然,我会永远跟着你!”

    这个声音,无疑就是鬼姬的声音了。

    她的确是阴魂不散,她昨天晚上也的确警告我过了。可是,无中生有的事情,她为什么要抓的那么紧?

    还是说,那个槐都真人就那么叫人沉迷?我可真是没有看出来。

    我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继续坐着我的事情。不管怎样,这样的做法也实属过分,可是,在宿州祭祀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够有任何耽搁的。

    大祭司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我们也都跪在了祭坛之下。

    可就在此刻,却是狂风大作了起来,那被吹起的沙石一下子就扑面而来,我赶紧用手中的拂尘去拦,但是毫无用处。

    那些沙石多少还是有些刺了我的眼睛,紧接着,便就听见了一个嗜血的声音:“你们要为宿州祭祀,就先把鲜血贡献给我吧!”

    我赶紧揉了两下眼睛,睁开看着眼前,居然是空无一物,我又转身看着台阶之下所跪着的百姓,已经开始四处窜逃了起来。

    面对着这样突如其来的慌乱,我也有了一些诧异。

    因为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就连这一次引领着我们的师姐都有些傻眼,只见她紧紧皱着眉头,大喊道:“不好!是鬼界的人!”

    鬼界的人?嗜血?

    天哪!

    到这里,我也是开始慌了起来,想尽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千万不能够让鬼界的人吸食了鲜血,不然,我就会变成下一个孤魂野鬼。

    可当我要躲在那尊石像后面的时候,却被一把大手抓了起来,我死命的想要离开,却无法动弹。

    而这只抓我的大手,便就是鬼手。

    “放开我!放开我!”

    我不停的嘶吼着,可是毫无一点点的起色。

    “作为第一个,你就乖乖承受吧!”他的声音就像是地狱里头,追魂索命的使者一样,令人寒颤。

    我用尽了所有力气,反驳着他:“不!我不要变成孤魂野鬼!”

    “这可不是你说了就算的!”他的话里面好像是充满了一切唯我独尊的模样。

    下一刻,他就要将我吸入,可我绝对不会就这样白白送了自己的性命,不停的挣扎着。

    可是,我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了起来,好似一股木兰花的香味萦绕在我的鼻尖,随后,我便就听见有人在我耳畔淡淡道:“不怕,有我在。”

    这声音,不就是槐都真人的吗?!

    我即刻抬头看向了他,只见他嘴角微微上扬着,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担心和紧张,尤其是他的那番话。

    真是叫人心里头有些不舒服,不管如何,他救了我,我就是要道谢的。

    可是那话,却又是什么意思?

    他轻轻将我放了下来,眼神之中满是柔和。

    这样的眼神,说到底还是让我有些逃避的,我和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可却硬生生的被师傅怀疑,被鬼姬这般追问,让我放弃,可是我和他之间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又何必要颠倒黑白?

    离他越远,便是最好的保护方式,更是不能让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嚼了舌根。

    “鬼界的人现在也敢在仙界的地盘上面来闹妖了吗?!”他的样子的确是大义凛然的,可是,我的身子好像不能够动了。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槐都真人啊!”

    那个声音还是悠悠荡荡,忽远忽近。

    一下子在耳边回荡着,又一下子,长远的根本听不见。

    “你清楚,在仙界凡人的地界上面,你们鬼怪出来做事,是大忌。而现在,你因为嗜血的病犯了,就闯了出来,触犯了大忌。好好想想,你一人犯忌,将会连累到多少鬼界的人。”他就好像如同云淡风轻一般。

    这样的事情,在他的眼前也只不过是过往烟云而已,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么多。

    起码,我现在看到的样子就是这般。

    他无声了……

    槐都的这句话起到了作用,可惜只是,他并没有再继续和槐都继续对峙下去。如果他继续和槐都继续对峙下去,说不一定,我还能够看到槐都真人打斗的样子,但是,现在我的心愿也落空了。

    不知道他们口中所说的这个槐都真人,究竟是多么的厉害。

    反正,我看见的是他临危不惧。他有多么的厉害,我还真是没有看见。

    渐渐的,那些笼罩起来的黑云都已散去,恢复了刚来时的平静还有那朵朵白云以及蓝澄澄的天空。

    刚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我心下也是紧张不已。

    但所幸的是被槐都真人救下来,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命丧于此。我再次对他道了声谢。

    他也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浅声道:“这是我的本分。”

    随后,他安慰了在场内所有的道姑,救治了受伤的百姓。

    他全然是一副大好人的做派,可为什么在我的眼中看来,他就是在装模作样呢。

    我原先,对他的感受只是觉得他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槐都真人,观里头的每一个人都对他槐都真人抱有尊敬和瞻仰。

    我也是同样,可现在,真是讽刺。

    恢复了平静以后,诵经还是要一如既往。

    我开始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诵经,后来,才慢慢的融入了其中。

    今日之事,就当作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罢了,而槐都真人也只不过是因为他的大义凛然而救了我。

    我只是希望,不要有非言非语,也不要让那些人掀起什么风雨来。

    花卉观也都是一帮子女道姑,闲来无事,就会揭别人的长短和缺点,这几日,我也是听到了不少关于我的传言。

    亦或者是我勾引了槐都真人,还是说我献媚与槐都真人。这样的流言,也全部都是拜她们所赐,从她们的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那样。也怪不得鬼姬会那么相信我和槐都真人真的有什么瓜葛了。

    祭祀终于赶在了入夜之时完成了,这些百姓也被吓得不轻。

    下了祭祀台以后,花漾便就问我:“刚才救你的是槐都真人,你知道吗?!你看见了吗?!”

    我倒是没有多么的兴奋,可是花漾她就像是槐都真人救了她一样。这样的事情,是理所当然的,他作为掌管着仙界的槐都真人,让人间和平,就是他的职责。

    我板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回答着花漾:“世事无常。这样的事情摊在我的身上真是倒霉。可是,槐都真人救我,也是他的职责,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什么,总而言之,那样的流言四起,多半,也是来自于你的吧。”

    花漾听见我这么说,脸色是明显怔然了一下,即刻僵住了,久久没有来答言我。

    我看着花漾,沉沉叹了口气,叮嘱着她:“好了,花漾。我知道你的性子有些大大咧咧,可是,有些事情说的,有些事情说不得。你这样说出去,就是在害我。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姑,那些事情,怎可又发生在了我的身上呢?说出来,难道不觉得奇怪,不觉得匪夷所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