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8章 鬼姬
    :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那人的话锋里头余下的东西,就好像是要我凭空猜测一般。

    与她刚才的狠厉,很明显就有了分歧。

    “我?”

    “我话还未完。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她轻轻放开了我,猛然就感觉到了一轻松。

    她手上的劲很大,除了习武之人才有,若是换了其他人,是根本不会有这么大的手劲,况且,她是从哪里出来的,我都不知道。

    我有些不耐烦了,我只是一个小小道姑,从未惹是生非。现在却有人要取我的性命,不奇怪才可怕,我沉声质问着她:“你究竟是谁?!”

    面纱底下的他似乎是冷笑了一声,眼神之中,尽数都是凌厉,又一次警告着我:“我告诉你,不要对槐都真人抱有任何的希望。在他身边待着的每一个人女人,我都会清理掉,不管是谁!”

    她说话还真是从来都考虑的吗?分明就连一面都算不上,她又何必这样执着的警告我,我继续斩钉截铁的回答着她:“我就从来没有对槐都真人抱过希望。那是大不敬之罪!我不可能会明知故犯!”

    她突然剑指于我,怒斥道:“到现在你还在狡辩吗?!动了情就是动了情,像你们这样的道姑,又有几个是七情六欲断的干净呢?说什么六根清净,那根本都是骗人的话,不是吗?!”

    她似乎是激动了起来,这戾气,分明还要比刚才更加烈一些。

    我依旧回呛着她:“那是你从未了解过。”

    我很镇定,对于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人来说,生死置之度外。

    “我现在就杀了你个贱姑!”她说着,剑马上就刺了过来,那一瞬间,我睁大了眼睛,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剑锋划过我脖颈的刺痛之感。

    但转眼之间,那女子的剑就掉在了地上。

    她被动的看着四周,质问道:“是谁?!”

    “你这样一个习武之人,为难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小道姑,是不是有些欺负人呢?”

    这个声音,不是那条黑蟒的吗?他居然还没有走!

    紧接着,我便就看见他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是那样的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之中。不得不说,这修炼成人的妖,那功力也绝非是随意就可以揣摩出来的。

    那女子就好像是看见了什么惊天秘密一样,毫无掩饰的大笑了起来,直到她笑的恐怕脸都有些抽了,才又锐利道:“男子?呵,想不到你一个小小道姑居然和男人有染!居然还说你早就已经摒弃了七情六欲,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他听见那女子那样说,却是风轻云淡一笑,言道:“我是妖,可不是什么你所说的男子哦。”

    她紧皱眉头的样子,我倒是看的清楚,她困惑问着:“妖?妖怎么会在这里?”

    葵兮反倒好,挑了挑眉,有些诧异的反问着那个女子:“有谁规定了妖就不能够在这里吗?”

    她冷哼了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转眼便就离开了。

    方才不是还桀骜不驯的吗?怎么葵兮的那句话问出来,她便就自行离开了,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还未问他,便就听见他关切问我:“你没事吧,花玖?”

    我摇摇头,回答着他:“没事,刚才多谢你了。”

    可是话虽是这么说,我的手就不自觉的摸上了我的脖颈,还未摸的深,仅仅只是触了上去,便就感受到了血淋淋。

    我看着手上沾染了自己的鲜血,有些觉得可笑。

    这还是我入观七年以来,第一次见血。小时候,听观里头的那些老师姐们说,见血了就代表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看起来也的确如此。

    无端无故就被一女子行凶,而且还要杀死我。还真是祸不单行。

    葵兮似乎也是看见了我手上的血迹,有些怜悯的看着我,那双浅绿色的眼眸里头,似乎是在为我担忧,浅声道:“你脖子受伤了,我这里有药,涂一下就好了。”

    我没有拒绝,点点了头。

    我没有拒绝的原因是因为,明日还要去宿州举行的祭祀。

    如若被他人看见了我脖子上面的伤痕,指不定会掀起什么风雨来。

    所以,还是即刻治好为好。

    葵兮拿出了药递给我,我接了过来,打开了瓶盖,小心翼翼的往脖子上涂了几下。瞬间就感觉凉凉的,也没有那么的疼。

    我以为药触碰到伤口的时候,会痛一些,可全然没有任何的痛感,我有些讶异的看向了葵兮,他笑笑,没有说话。

    可忽地,不知道他手里头就多出来了一面镜子,放在了我的眼前,俏皮道:“看看吧,是不是脖子上的伤痕没有了?”

    虽没有灯盏照耀,可是,那月色可是明亮的紧。

    我仔细看了看,脖子上面的确什么伤痕都没有了,我又不敢相信的摸了摸,的确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疤。

    说来,我还是有些好奇的,不仅转头看向了葵兮,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我的独门秘方哦,只有我们妖界才会有的哦。包治百病的呢!”他说着,忽然就往我身边来凑,我赶紧推开了他。

    恢复了以往的正经模样,极具芥蒂之心的警告着他:“多谢了。但是希望你可以赶紧离开!”

    话罢,我就拾起了地上的灯笼,要回自己的房舍。却听见他道:“那个女子不是人。”

    我怔了一下,转过身问他:“不是人?”

    “是,像鬼姬。”他一副严肃的神态看着我,也波及到了我。

    我生平便就怕鬼怪那些东西,现如今他这般说了,我心里头也是“咯噔”一下,半会子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他忽然又脸色一变,挑了挑眉,问着我:“怕了?”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感觉后背凉飕飕的,心底的寒意也不由生了起来,说白了,还是有些怕着的。

    一个没有七情六欲,耳根清净的人会怕什么?

    想想,终究是我自己多虑了一些。

    我看向了他,眼神坚毅:“没有。”

    并非是死鸭子嘴硬,而是觉得就算是鬼姬,也不能奈我何。这里是花卉观,她还不敢造次什么。

    他笑了笑,我就感觉像是看见了他吐芯子一般,又继续道:“她可并非是一般的鬼姬,而是怨气深重的鬼姬。她能够进入花卉观,那就证明,她有那个本事。所以说,无论是白昼还是黑夜,你都可以看见她。”

    他这么一说,我又开始怕了起来,就连手里提着的灯笼都捏的紧了一些,额头也开始冒气了冷汗,警告着他:“她不是我的眼睛,我怎可何时何地就可以看见她?葵兮,我与你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也用不着故意来吓唬我。”

    “信不信就在于你了,不过没有关系,我会随时随地保护你的。”他笑盈盈的说着,就要往我身边来凑。

    我反应过来以后,赶紧推开了他,又捏紧了我的衣角,此时此刻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在哪里放。

    “你方才也都说了是像鬼姬,而并非就是鬼姬。”这句话落下,我便安心了一些,只是像而已。

    再者说了,她明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女子。说不定还是这只黑蟒妖编出来骗我的。

    不可信。

    “我还真是说不过你呢,道姑,明天你去宿州做什么?可否带我一个?”他说着,又往我身边凑了凑,我也只有躲。

    我没好气的回答着他:“干你何事!”

    他无奈耸耸肩,扭过头去,言道:“算了,算了,只是开了一个玩笑罢了,你便就这般疾声厉色。罢了。”

    “多谢。”

    话罢,我便就回了自己的房舍。

    回到房舍以后,我还是惊魂未定。

    当我抹黑点燃蜡烛以后,却发现椅子上面坐了一个人,刚才的事情还没有过去,便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连连退后了好几步,差一点就撞在了架几案上面,我定神看着那个坐着的人,不就是刚才那个女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