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爹地闹翻天乔〕〔爹地,妈咪生气要〕〔今天薄少妻管严了〕〔田园小福女〕〔治愈总裁的一百种〕〔今天抱上死对头大〕〔末日崛起:潘多拉〕〔亲君笧〕〔都市之战神归来〕〔玄门妖王〕〔讨伐渣男完全手册〕〔一世狂徒〕〔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我被男神克死后〕〔泪之传说〕〔重生末世之捡个尸〕〔直播之极限大玩家〕〔从白蛇开始崛起〕〔最强重生:替嫁娇〕〔药剂师筱筱随笔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摧毁玛丽苏 第100章 什么情况(求收藏求推荐)
    有救了。

    马教官通过倒塌的矮墙走出来,锐利的视线扫过眼前众人,最终落在白文心身上。

    “什么情况,需要我的帮助吗?”

    白文心忙不迭地点头,道:“非常需要。”

    如今,也只有眼前的马教官能帮助她逃离父母了。

    不满女儿视自己如猛虎的表现,白父恶狠狠地甩开她的手,两步走到马教官面前,与他对峙,“这是我的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

    马教官的神色并没有因为他的要挟而产生一丝波澜,依旧笔直地站立着。

    甚至,还讥诮地挑起嘴角。

    那副表情,就好像在看一个弱鸡一般。

    受不得他人轻视,白父胸中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怕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之处!”

    “不要!”

    眼看两人就要打成一团,惊慌的师母上前来劝。

    关键时刻,却见白父松开马教官的衣领,不知从何处掏出来一叠瓦片。

    随后……

    “哈擦!”

    胸口碎瓦片!

    旁观者柳盈盈惊得难得忘掉淑女仪态,微微张着嘴巴……她终于明白,白文心的基因是打哪儿继承的了。

    眼看完整的瓦片支离破碎,掉落一地,白父表情得意,“怕了吧,现在走开还来得及!”

    他很神气地拍拍手——这可是自己的绝活,还从来没在外人面前展示过。

    马教官面皮抽了抽,一脸“就这?”的表情。

    随后,嘴角牵出冷笑,摇摇头。

    夸赞中成长的男人,最受不得挫折,马教官的态度,使得白父恼羞成怒,“你、你笑什么笑!”

    没等他再一次揪住马教官衣领,就被对方的扫堂腿绊倒,摔了一个狗啃泥!

    “老公!”白母捂嘴惊叫。

    白父摔蒙了,好半天才缓过来,他气得低吼,似一头占山为王的猛兽,意识到地位受到挑战,蓄积全身的力量,准备迎接一场硬仗。

    雷电交加,乌云也似在酝酿一股摧天灭地的力量,让人类见识自然的恐怖之处。

    隐隐地,白文心心底深处,竟莫名地战栗起来——这就是成熟男人之间的较量吗?以拳头论高下……

    眼看马教官率先发难,膝盖朝前一顶……

    “教官!”

    “老公!”

    各种惊恐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轰!

    雷鸣滚滚。

    天地银白……

    电光缓缓退场,却见……马教官俯身捡起地面上的砖块,用手刀高高低低地比划着,在“嘿哈”的呼喝声中,手落砖碎……

    动作倒是挺……利索的。

    白文心:……

    白父:……

    白文心的嘴角连连抽搐,与她的想象大相径庭不说,场面未免也……太幼稚了吧?

    这哪里像两个而立之年的男人能做出来的举动。

    白父似乎也意识到这点:原来自己方才这么的可笑?

    “看到了吧?”

    马教官得意,拿砖块参差不齐的断面朝白父等人展示,以显示自己力量的优越之处。

    白父定了定神,红了脸,什么话都没再说,抓住身边的女儿就要走——再待下去,这场自我检讨将无休无止。通过马教官的所作所为,就如同是一面镜子,会让他进一步反省自己的可笑行径。

    “爹地,我是不会去的!”后悔没能看准机会及时脱身,白文心奋力反抗。

    “养你这么久,现在轮到你发挥作用了!”白父的态度非常坚决,手上的力量不肯有任何的放松。

    眼看白文心被父母夹击,拖出去数米之远,柳盈盈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白文心无望的背影,默默流下眼泪。

    命运不能被自己掌握,却要攥于他人之手,心里有再多的不甘,又能有什么用呢?

    如果……如果在给我们一次机会的话……

    又是一道闪电,贯穿天地,落雷裹挟着将整座城市一分为二的力量。

    当黑暗卷土重来,却在此时,一道亮光直直地打过来!

    白父跟白文心被纳入光柱的照射范围。

    “谁!”白父不满,用手臂遮挡刺眼的光源。

    泪流满面的白文心却看到,一辆军绿色卡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眼前,车斗里,一道高大身影笔直地站立着。

    明明没有看清楚那人长相,心底却莫名生出一股安心感。

    这是为什么……

    直到,那人高高举起手上的喇叭,熟悉的声音通过滋滋的电流声传出来:“你们,严重破坏校园纪律,违反军训守则,情节极其严重!”

    “向宇……”

    白文心是又惊又喜,飞快甩脱白父的手,朝卡车奔过去。

    太好了,得救了!

    向宇从车斗上跳下来,迎来的却是白文心闷头一撞——由于力道跟距离没掌握好,白文心的脑瓜壳重击了向宇的胸口。

    “噗!”

    向宇差点没吐一口老血出来。

    尼玛!

    “对不起,你没事吧?”发觉到向宇的身躯弯了一下下,白文心心忧如焚。

    面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向宇实在没忍心责备:哎,算了。

    “可能吃一顿肉才能补好吧。”

    明明刚刚经历过“危急存亡”的时刻,听到向宇的回复,白文心短暂地愣了一小下,随即噗嗤一声笑出来。

    拍着向宇胸脯保证。“不就是一顿肉,我请了,本小姐可是有养猪场的人。不过……”

    察觉到父母神情不善,白文心的心情再度落到谷底。

    “又是你,少来坏我们家的事!”白父直接撕破了面皮呵斥。

    正要故技重施去拉自家女儿,一道饱含怒气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又是你——这句话还给你们。没完没了,真当我这个副校长治不了你们了是吧!”

    副校长!

    深植于内心的恐惧再一次被唤醒,白父缩了下脖子,胆战心惊地转头,直视那双充满怒火的眼睛。

    “校长,我错了。”

    “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是不是记不起来是谁教出来的学生了?”

    虽然已经离开教师岗位多年,可副校长的威力一点不减,手上的戒尺高高挥起,目标是冲着白父的屁股去的。

    于是,能表演胸口碎瓦片的白父,却不敌戒尺的威力,杀猪一样哀嚎。内心很是崩溃:老师什么的,实在是太恐怖了!

    急雨伴着雷电落下来,松口气的白文心转头看向宇,刚准备说点什么,却在频频发动的雷电之中愣住了,眼神直愣愣地望着一个方向,丢了魂一般。

    “喂,你怎么了?”

    向宇拿手掌在白文心眼前晃了晃:中邪了不成?刚刚明明还好好的。

    竟然没反应?

    向宇也扭过头去,朝被白文心视线牢牢锁定的地方看去。

    一看不得了。

    正在建设的教学楼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三个大字——向宇楼!

    这是什么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当医生开了外挂〕〔仙王的日常生活〕〔圣墟〕〔烂柯棋缘〕〔九星毒奶〕〔超神机械师〕〔帝国败家子〕〔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神秘复苏〕〔平平无奇大师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