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爹地闹翻天乔〕〔爹地,妈咪生气要〕〔今天薄少妻管严了〕〔田园小福女〕〔治愈总裁的一百种〕〔今天抱上死对头大〕〔末日崛起:潘多拉〕〔亲君笧〕〔都市之战神归来〕〔玄门妖王〕〔讨伐渣男完全手册〕〔一世狂徒〕〔想当个复仇女神好〕〔我被男神克死后〕〔泪之传说〕〔重生末世之捡个尸〕〔直播之极限大玩家〕〔从白蛇开始崛起〕〔最强重生:替嫁娇〕〔药剂师筱筱随笔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摧毁玛丽苏 第76章 压惊费
    都准备好迎接向宇的怒火了,结果他却一脸期待地等待着五百万的支票?

    白母心里有些拿不准,她自小就生活在富足之家,受着人上人的教育。通过旁人的说教跟自己的亲身经历体会到——穷人通常都有很强的自尊心。

    明明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对向宇却根本就没构成打击。

    他并没有愤怒咆哮,为求而不得的感情绝望,也并没有为了那点可怜的穷人自尊,直接摔门离去。

    张口就是等着……五百万的支票。

    没错,来之前出于多方面的考虑,白母确实准备了一点钱,然而,跟向宇的期待却有不小的差距。

    摸着女士坤包里的五万现金,白母竟有种脸颊发烫,羞于出手的感觉:到底是谁被羞辱了啊?

    “你到底有没有准备五百万的支票?”向宇的身体都快离开座位,满脸的期待之情,就差亲自翻包检查了。

    虽然他家不差钱,可拮据日子过来的,就算走在街上,看到地上掉的五块钱,也不会视而不见,照例会捡起来揣口袋里。

    更何况还有可能是七位数的“遣散费”呢。

    既然要侮辱他,没有五百万哪有这效果不是?

    白母竟然窘迫了,“我、我没带那么多钱。不过,我这里有五万现金……”

    一听说金额,向宇当即变脸,脸上就差写着“嫌弃”两个字了,“就这点钱,我要是你,都不好意思拿出手,还张口闭口我配不上白文心。是你们白家配不上我向宇的期望!”

    “好大的口气!”局促的加重直接助长了怒火的不断升腾,白母也来脾气了。

    “给不起钱还好意思跟我谈判。我告诉你,备受折磨的我其实早就想让你们把白文心领回家了,五百万不过是压惊的费用,既然你们给不起,那就算了。”

    向宇摆出一副既往不咎的态度来。

    白母觉得今天自己对世界的认知都快被刷新了,只能用冷笑来掩饰内心的慌张,“就你,我们心心怎么可能会缠着你这样的人?”

    苛刻之言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一阵敲窗的声音打断。

    离车门更近的向宇很自然地将车窗降下来。

    路过的安智探头进来,看到车内只有向宇跟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轻轻松了口气,“刚我在楼上看你上了这辆车,担心你就下来看看。”

    “我没事。”

    安智家住同一个小区,每次向宇从他家出来,安母都会嘱托儿子,要看着向宇回到自己家的楼栋才行——这个习惯已经保持很多年了。

    “没事就好,我以为你都躲着没去上学了,白文心还能跟到家里来呢,嘿嘿。最近真的是被她缠得有点怕了……”

    挠着后脑勺嘿嘿笑着的安智说了很多,听在白母的耳朵里,由最初的轰鸣转为听不真切的杂音——将她的思绪搅乱的彻底。

    她震惊了。

    通过第三个人的嘴巴,她终于肯相信,自己的宝贝女儿心心,真的是在主动纠缠向宇。

    脑海之中出现一颗晶莹剔透的水灵白菜,追着野猪飞奔的画面……

    于是,白母无法控制自己,打了个哆嗦,手上的包没拿稳,五万块钱散落到座位上——多像是对她的无情嘲讽。

    向宇轻笑,拿出口袋里仅有的一百块钱零钱,珍而重之地压在白母手心上,“阮阿姨,这里有一百块钱……拜托你,让白文心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受不了了。”

    潜台词是:她跟柳盈盈再这样折腾下去,修改进度就要提升到百分之百啦。

    说完,向宇走下车去,潇洒地跟她摆手。

    过了有十几分钟,仓皇回神的白母才命令司机开车,哪怕被丢下的李慧在后面追车,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人走了,向宇的世界也安静了。

    “刚刚车里那个很有气质的阿姨是谁啊?”安智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句。

    “白文心的妈妈。”

    “啊?”回想自己说过的话,安智的脸色变得很差。

    向宇笑他胆小如鼠,“人家根本没放心上。”

    “可看那位阿姨的表情,不像是没有把我的话放心上的意思。”

    生活在f4的暴力阴影之下,安智担心会重蹈覆辙。

    不过转念一想,最近以白文心为首的f4被向宇调*教的那叫一个懂文明懂礼貌,应该不会再像过去一样依靠暴力手段打击自己。安智这才放心不少。

    …………

    白家别墅。

    “该死的向宇,该死!”

    走廊尽头房间,白母拿着巨大的毛绒玩具熊发泄——向宇看到估计会感叹遗传基因的神奇。

    白母如今的举止表现与白文心如出一辙,母女简直是一脉相承。

    烟气飘过来的方向,白父深深叹了口气,任自己的妻子宣泄情绪。

    “差不多了吧?你也该安静地坐下来,想想应对的办法了。”

    头发散乱的白母听到丈夫这么说,立刻踹开毛绒玩具,在原地站得笔直,深深呼吸了一口污浊的空气。

    没成想,被呛得连连咳嗽,煞是狼狈。

    “还能想什么办法,人家向宇都表明态度了,不喜欢咱们心心,让我将人带远一点,省得在他眼前碍眼!”

    愤怒地瞪了一眼向宇丢给自己的一百块钱,白母内心的怒火又有点不受控制的趋势。

    白父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白母冷静分析,“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去做咱家心心的工作。我反正是看不出来,那个向宇有什么好的,也不知道她是被下了什么迷*药了。这一点可不随我!”

    “你这句倒是说到点子上了。至于该怎么做工作,你想好了吗?”

    急于行动的白母立刻整理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到脑后,“我这就去找心心谈。她要是反抗,我们直接关她的禁闭,学都不用上了!”

    “等等!”

    白母的脚都还没来得及从房间里迈出去,就被白父拦住。

    “作为心心的母亲,你难道不了解她?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加剧她的叛逆情绪,跟我们反着来!”

    经丈夫这么一提醒,白母犹豫了,“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做父母的,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陷入泥潭吧?”

    望着窗外萧瑟的秋景,白父皱着眉头,陷入沉思,“要不然这样,你物色几个家世条件好的男孩子,让心心去相亲。”

    “相亲?你觉得这样可行吗?”白母有所顾虑,毕竟女儿的年龄还小,只有十七岁。

    也没听说谁家的女儿十七岁就被父母推出去相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当医生开了外挂〕〔仙王的日常生活〕〔圣墟〕〔烂柯棋缘〕〔九星毒奶〕〔超神机械师〕〔帝国败家子〕〔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神秘复苏〕〔平平无奇大师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