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丹神〕〔千秋我为凰〕〔罪妻来袭总裁很偏〕〔易瑾离凌依然结局〕〔元卿凌宇文皓〕〔寒门小福妻〕〔收集末日〕〔唐时明月宋时关〕〔快穿女主真大佬〕〔极品废少〕〔逆天废柴〕〔仙君重生〕〔天王殿夏天〕〔夏天周婉秋小草〕〔诸天第一仙〕〔太古丹尊〕〔一号狂婿夏天〕〔夏天天王殿笔趣阁〕〔至强战神夏天〕〔天王殿夏天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淘气萌宝妈妈太痴情全文免费阅读 第1366章 你混蛋
    ♂nbsp;   第1366章  你混蛋

    厉凌烨拿起穆暖暖手机,看到上面不住闪过的‘明先’两个字,随即挂断。

    然后关机。

    明先这两个字,明显就是男人的名字。

    厉晓维和厉晓克说了,那天晚上就是与一个姓沈的一起吃了火锅。www.zogdispy.

    然后第二天一早,穆暖暖为他们煮了早餐,还留了一张字条,然后就不见了。

    &nyungtan.bsp;   是的,说好的一个小时就回的,结果,再也没有回去。

    让他的两个笨蛋儿子现在都是闷闷不乐。

    一星期就瘦了两三斤。

    穆暖暖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响了,然后被人挂断被人关机。

    她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

    缓缓睁开眼睛,一室的陌生,让她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是的。

    这房间是陌生的。

    至少她的记忆里没有进过这样的房间。

    “有人吗?”她低喊一声。

    只是喊完,脸就红了。

    因为,迎面的浴室里,有人出来了。

    披着晨褛的厉凌烨,她认识。

    “你……你救了我?”在看到厉凌烨的时候,她所有的意识终于回笼。

    昨晚上发生的一幕幕全都跃然脑海。

    她好象是昏倒在了君悦会所的外面。

    然后迷迷糊糊好象被人抱了起来。

    “是。”厉凌烨大步走到沙发前,坐下。

    摸了一根烟,刚要点燃,猛然又想起她的存在,“吸烟,介意吗?”

    “你吸。”穆暖暖看着厉凌烨,明明以为自己会反感他的。

    可是此时此刻看着他,她居然没有。

    厉凌烨顿时不客气的点燃了手里的长烟。

    烟气飘渺在视野里,床上的女人也越来越模糊的感觉。

    “沈明先是你什么人?”

    “……”穆暖暖不想说话。

    尤其是不想与任何人讨论沈明先这个人。

    一点都不。

    “昨晚上为什么来君悦会所?”

    “……”穆暖暖还是不说话。

    “他昨晚在。”

    “……”

    “你手机里有他与陆雨朵的照片。”

    “……”

    只是问到这里,眼看着穆暖暖还是没有回答的意思,厉凌烨忽而道:“他昨晚打你的电话了。”

    “你接了?”穆暖暖终于开口了。

    “没,挂断,关机。”

    “就这样?”

    “他现在在满t市的找你,已经快要把t市翻过来的,如果你想见他,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我保证他十分钟内一定能赶到。”厉凌烨吐了个烟圈,不疾不徐的说到。

    “不见。”

    “呵呵,倒是挺有骨气的,不过,你不想知道沈明先昨晚来这里的目的吗?”厉凌烨低低笑开,透过烟雾看穆暖暖就能给他生成一种错觉,仿佛那坐在床上的女人就是白纤纤。

    这也是他刚刚为什么要吸烟的原因。

    因为,太清晰了,那种错觉就不会有了。

    仿如一星期前在情惑酒吧外面,他遇见她时的感觉。

    如果忽略穆暖暖的脸,那么,她就是白纤纤。

    从身材到一举一动,就是白纤纤的感觉。

    以至于,此时此刻的厉凌烨就想要透过袅袅的烟雾看面前的女子。

    仿佛在品味一杯香醇的葡萄酒,透过空间沁入心脾,直达内心深处。

    这是厉凌烨再次遇到穆暖暖后浓的怎么也散不去的感觉。

    穆暖暖望着沙发上吞云吐雾的男人,直到男人这样问出来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是坐在床上与厉凌烨对话的。

    然后,也才发现被子下的自己……

    有……有些一言难尽。

    “不……不想。”她不想知道昨晚上沈明先来这www.lylfzdh.里的目的,说完了,猛然又想起厉凌烨的话语中有‘来这里’三个字,“这……这里是君悦会所?”

    “对。”厉凌烨点点头,忽而就觉得这个世界其实挺玄妙的。

    只为,在君悦会所的大门外,他这辈子只救过两个女人。

    一个是曾经的老婆白纤纤,一个就是面前的这个女人穆暖暖。

    白纤纤,穆暖暖。

    两个不一样的名字。

    可这样读在一起,就有一种白纤纤把穆暖暖送到他身边的感觉。

    几年前,也是在深夜里,他救了白纤纤。

    昨晚,他又是在深夜里,救下了穆暖暖。

    听着男人磁性悦耳的声音,穆暖暖有点慌,下意识的拉了拉肩膀上的被子,生怕下一秒钟就要滑落下去,“谁……谁给我脱……脱的衣……衣服?”

    这话,她憋了有一会的时间了,要是再不问,她觉得她会疯了的。

    终于说完了,头也耷拉了下去,再也不敢看沙发上的厉凌烨。

    她……她还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个样子面对过一个男人。

    如果不是想到昨晚上是厉凌烨救了她,如果不是她此刻根本不方便下床,否则,她直接冲到他面前质问他了。

    厉凌烨隔着烟雾看着因为娇羞而垂下眼睑不敢看他的女子,心神倏的一荡,随即不疾不徐不慌不忙的道:“昨晚你昏倒在君悦会所的大门前,你知道的,下雨了,所以,你身上不止是湿了,还全都是泥浆,所以,脱下来很正常。”

    否则,怎么放到床单上面?

    就算是能放到上面,人也会极度不舒服吧。

    穆暖暖的头垂的更低了,抿了抿干涩的唇,就觉得自己怎么抛出了这么一个话题,与一个明显只见过两次的男人讨论这个问题,实在是让她……让她心跳加快的感觉。

    可是这个问题要是不确定下来的话,她觉得她以后都没有办法再见这个男人了。

    抿完了唇,再咬了咬唇,这才深吸了口气,下定决心的问道:“我只想知道是谁脱……脱的?”

    再一次问出口,穆暖暖的声音都颤了。

    “我。”厉凌烨轻吸了一口烟,随即淡清清的承认了。

    “你……”穆暖暖一下子激动了,“你混蛋。”一想到自己被面前这个男人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穆暖暖就想去砍了他。

    可才动了一下,肩膀上的被子就滑下去了一点,让她慌的急忙拉住被头,不然,以后更没脸见人了。

    如果说昨晚上被这个男人看过了,那是因为她昏迷不醒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此时此刻的她却是无比清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