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高主宰〕〔都市超级高手〕〔金石为开〕〔圣恩隆宠,重生第〕〔和甲方同居的日子〕〔任女〕〔灿唐〕〔弱小王子对霸气公〕〔倾世侠妃:霸道皇〕〔女神经异闻录〕〔重回80当大佬〕〔颜控蜜恋史〕〔医武兵王〕〔新来的室友我见过〕〔最强斗音〕〔我的佛系田园〕〔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都市雄杰〕〔超级医生在都市〕〔苏惟推开的那扇门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西游当圣僧 第三十一章 枯藤老树昏鸦
    “坑爹的阎罗王,真不是个玩意!”凡思抬头望天,画中的太阳和真的一样,散发着万丈光芒,炙烤大地酷热难耐,汗水顺着裤脚滴落地面,“咻”的一声就化为乌有。

    “胡说!快吐口水,神仙怎会不是个玩意?要不是神仙保佑,我就被野猪吃了。”樵夫扛着一捆巨大的木柴,弯着腰低着头吐着嘴中不多的口水,这鬼天气真的是太热了。

    “切!你是我救的好吧!跟神仙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凡思手上用力,将背后的野猪尸体往上提了提,免得野猪嘴角不断流出的血洒到自己衣服上,他已经完全适应了新身份。

    “若不是神仙庇佑,你怎会在野猪咬死我之前出现?”樵夫努力侧身,斜着眼睛瞪了一眼凡思。

    “我靠,我天亮前就在山顶等候了好吧!”凡思换了手提着野猪,这只野猪看起来不算很大,却几乎有一个成年人的重量,歇了一下继续说道,

    “这头猪我可是盯了好久,要不是你突然出现,我怎会多费一番手脚,”

    “如果真的是神仙安排,那一定是安排你来喂野猪的,是我从野猪和神仙的手中救了你,你应该谢我,而不是神仙!”凡思抬头望天,心中再次慰问了阎罗王。

    “……”樵夫接不上话,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那也是神仙的安排,就算是被野猪吃了,也是我的命,还是要感谢神仙。”

    “呃……跟你没法聊天!你真愚昧!”凡思啐了口吐沫,当然不是因为说了神仙坏话,而是因为郁闷,也没有在地面上砸出五个坑,他的系统加分在入画之后被清零了,他现在只是个略微比普通人强一点的猎户。

    想起入画时的场景,凡思就一肚子的气。

    那是一幅一眼看去就知道年代极为久远的古画,画布不知为何物所造,散发着腐朽的气息,感觉一阵稍微强点的风都能给吹碎了。

    “这幅画是供养鬼胎的香火。”阎罗王用尖细的指尖点了点画面,让凡思有点担心他别把画给戳个窟窿。

    “画也能做香火?”凡思有点意外。

    “鬼胎尚未成形,还不具备进食人间香火的能力,这画也不是普通的画,是洪荒时代流传下来的宝物,找它可费了我不少周章。”阎罗王继续说,

    “画中有十人,他们就是香火,九人没有问题,一人有毒,”

    “我需要你们入画帮我找出来,杀了他,”

    “然后你们就能出来了,到时候我自会安排白姑娘转世为人。”阎罗王的目光扫过画面中的十人,惟妙惟肖,每次看都有不同感悟。

    “你为什么自己不进去?”凡思继续发问。

    “呵呵,若是这三界之中有任何一人能够进去,我也不找你了。”阎罗王摇了摇头。

    “为何是我?”凡是还是想不明白。

    “因为你不是这三界之人,你来自平行世界,只有你是清白身,其他的都是香火。”阎罗王满含深意地看着凡思。

    阎罗王的这句话让凡思有点错愕,不过想起生死簿中自己的生平介绍也就释怀了。

    “该怎么做才能找出有毒的香火。”凡思此刻更在意怎么能早点完成任务,完成了任务同白晶晶早日相聚白头才是完美人生。

    “入了画,用心找即可!”

    “没了?”

    “没了!”

    “我去,好吧,我试试!”凡思很无奈,一点提示也不给,好在只有十个人,难度应该不会很大。

    “另外补充一点,为了保证你不会杀错香火,白姑娘也会进去化身一人,你若是杀错了,有十一分之一的概率会杀了白姑娘。”阎罗王用眼神制止了凡思开口,继续说,

    “白姑娘的记忆将暂存我这,等你们出来再还给她,所以,你必须找对人。”阎罗王笑了,笑的很开怀,他吃定凡思会尽全力找到有毒的香火。

    “你大爷的。”凡思忍不住骂了出来,他本想入画之后如果实在找不到有毒香火,管他有毒没毒,和白晶晶一同将所有人全杀了,反正都是画中人,又不是活人,可没想到阎罗王还有这一手段。

    “好了,时候不早了,该上路了!”阎罗王开始催促。

    “你这鬼胎什么时候生?”凡思指了指鬼后,他想大概了解一下这次任务需要多久时间来完成。

    凡思第一眼看到鬼胎有点失望,没有大肉球,没有大石块,只是个普通的孕妇,

    倒是这鬼后长得挺好看,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要看你了!”阎罗王并未在意凡思的无理。

    “又不是我的。”凡思这句话让阎罗王差点喷出一口血。

    “白姑娘请将彼岸花给他,然后就可以一起入画了。”阎罗王忍住了想揍人的冲动。

    凡思使了个心眼,并未接过彼岸花,而是连同白晶晶的手一起握着。

    阎罗王也不理会,伸出一指点向二人,二人化作一道白光,飞入了画中,画面波纹荡漾,便多了两个人,只是看不出来多的是哪两个人。

    “希望这次不会再失败了,弄个人过来真的很不容易。”阎罗王喃喃自语,盯着画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他也没能看出来哪一个是凡思哪一个是白晶晶,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看出来,旋即作罢,扶着鬼后走出了书房。

    村子很小,原本有六户人家,确切地说是五户人家加一座破庙,

    即便是多了两个人也还是很小,只是多了一个茅草屋,多了一个凡思。

    白晶晶完美地融入了进去,凡思很纳闷,在画外时明明用心记住了十个人的长相,可为毛了进了画,全忘了。

    当然,只是忘了画中人的样貌而已,其他的都还记得,那就是找到有毒香火,带着白晶晶离开。

    凡思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原本就生在这里,可他却是个孤儿,无父无母,也想不起来父母是谁。

    问过村里最年长的洪伯,他说是有人生了凡思,可他记不起来了。

    老王和他两个儿子也说不清楚。

    樵夫和他的凶婆娘也不知道。

    刘寡妇每次一聊这个话题总是笑而不语,她的笑容在脸上写出来两个字——‘勾引’,不过她的一对双胞胎儿女很懂事,和她长得一样漂亮。

    倒是每日混吃等死的村中混子阿牛总是开玩笑地说,自己就是凡思的爸爸,为此他没少挨凡思的铁拳。

    还有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和尚,凡思从来不指望他能说点什么,因为和尚谁都不理。

    “呦,打猎的,今天收获不错啊,晚上去你家喝两杯?”阿牛偏瘫般地躺在村口枯树的树杈上望着天,嘴里叼着根废柴,看到凡思和樵夫,吐了口中废柴,坐起身来嬉笑着说。

    “滚!”凡思很烦他,甚至一度想杀了他,杀他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烦,而是一开始他就认为这个阿牛就是那个有毒的香火。

    “别生气啊,打猎的,晚上把酒准备好,我给你讲个好故事!”阿牛知道凡思不会再理他,但晚上一定会有酒喝,贱贱地笑着。

    “阿牛啊!你不能整日里都这样无所事事啊,干点啥吧,帮刘寡妇挑个水,给洪伯劈点柴啥的都行,你这是要废了的节奏啊!”樵夫低着头,吃力地走着。

    “你们不懂,我所追求的人生不是你们能想象的!”阿牛从枯树上掰了根枯枝,叼在嘴里,继续望着天。

    “有手有脚不干活,晒死你个臭阿牛!”樵夫滚落的汗水一多半是因为天上的太阳,日头虽已偏西,可依旧很热。

    “晒死了好!我倒是省事了!”凡思笑了笑,继续走着。

    身后的画面是一首凄凉的诗: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网游之生死劫〕〔王者归来洛天〕〔西游之白莲妖圣〕〔恋上美女上司〕〔嗜血霸爱:爵少你〕〔三国有君子〕〔无限气运主宰〕〔大唐御史饶命〕〔大道争先〕〔转世袁世凯之大总〕〔萌宝来袭:爹地请〕〔都市魔尊奶爸〕〔娱乐圈之老祖驾到〕〔跨越24区的留学生〕〔五域封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