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云喜程越〕〔教练是怎样炼成的〕〔一胎六宝司冥寒〕〔神秘老公替嫁妻〕〔太傅他总想扒朕的〕〔负鼎〕〔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元卿凌楚王〕〔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最强农女:捡个王〕〔恶魔深渊〕〔末世女小七的农家〕〔最强战神奶爸夏天〕〔神豪狂少〕〔重生医妃元卿凌-1〕〔猛卒〕〔温言穆霆琛〕〔重生逆流崛起〕〔重生医妃〕〔情动总裁宠不停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白狐 第3章:放火
    云心顺着飞花村的反方向走,没多久便来到了一条没有尽头满是泥泞的道路,似乎是附件唯一的道路了。

    此时太阳刚刚升起,云心心中还没有平静下来,只是一边走一边走着一边回想飞花村的异状。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一个人在如此偏僻的地方?”

    等云心反应过来,一辆修修补补的马车已经停在了云心旁边。

    破旧马车云心看着就好似马上要散架一般,车轮子上都是泥土。

    在往马车前面看去,有一匹灰褐色且瘦骨嶙峋的老马,皮毛稀疏且黯淡无光。

    “我迷路了。”

    云心又把目光放到了马车夫身上,见其瘦骨嶙峋,大概四十左右的样子,眼睛却冒着精光。

    “迷路了?家人在何处?”

    马车夫四下打量,到是一副关心的样子。

    “我没有家人。”

    云心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几个字,这马车夫的表情却是变了。

    云心自己想的是暂时不能透露自己是飞花村当中出来的,就算告诉这人飞花村的状况,恐怕也不能解决问题。

    “没有家人,你一个小孩儿也是可怜,我就顺路带带你吧。”

    马车夫对着云心指了指自己后面堆着货物的空处,示意云心上去。

    “多谢叔叔。”

    云心心里是知道这个马车夫可能是不安好心,但是自己确实不知道还要走多久,于是便装作一副乖巧的样子上了马车。

    “你说说你这个孩子,自己一个人还到处乱跑,你这要不是碰上我,这荒郊野外的碰上财狼虎豹或者碰到山贼强盗可怎么办?”

    马车夫一边赶路一边唠叨,而云心则是二话不说地坐在马车后面,还时不时打量马车当中的货物,发现这些货物都是些布匹茶叶什么的,到时没什么特别的。

    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左右,马车夫便顺着管道来到了雾山镇的入口山谷处。

    “过了这雾山谷前面便是雾山镇了,而这个雾山镇便是此地人口比较多的地方了。”

    马车夫见云心坐着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自顾自地说着,而云心把周围的环境也看在眼里。

    没多久马车夫便把马车驾到了一处坊阁后面,从坊阁后门出来一个穿着俗艳的女子,体型丰腴,其后还跟着几个下人打扮的男子。

    “哟~,今儿个这是带了什么好东西来呀。”

    女子手里攥着手帕,人还没有走到马车夫面前便用极为尖利的声音喊着,一边喊还挥着自己手里的手帕。

    “周妈妈,你看看这可是好货,第一时间便送到您这儿来了。”

    马车夫一副谄媚的样子,对着女子就是一阵点头哈腰。

    “嗯,算是周妈妈我没白照顾你们这些人。”

    这位被马车夫称为周妈妈的女子站到马车面前,围绕着云心东看看西看看,时不时还点点头,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而云心心里却是在冷笑,果然这个马车夫不是好东西。

    “原来是人贩子,看看等会我不好好治治你们这些坏东西。”

    云心心里想着,装作一副什么都听不定懂的样子,脸上的痴傻模样那可叫一个天真。

    “拿着吧。”

    周妈妈随即给马车夫扔过去一个锦袋,马车夫一接过来先是掂了掂,随即眼睛.jxpx.都笑没了。

    “多谢周妈妈了。”

    马车夫说完话,就看到周妈妈朝着旁边的下人使了使颜色,四个下人就朝着云心去了。

    “哎哟!”

    正当周妈妈和马车夫两人正打算各自走的时候,却从后面传来几声哀鸣声。

    两人齐齐转头往地上一看,就看到那四个人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哀嚎个不停。

    “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搁这儿给我装死呢?”

    周妈妈看了看云心,发现云心还是抱着双腿一副痴呆的样子,心下觉得这四个东西是不是给她演起来了想要讹自己。

    “周妈妈,这个孩子有问题,拳脚功夫厉害呀。”

    等其中一个手下喊够了,那人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指着云心,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还不快给老娘起来,一个小孩子居然能把你们打成这样子?”

    周妈妈和马车夫明显是不信的,插着腰十分生气,一副你们再不起来老娘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架势。

    站起来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办法之下只好一哄而上朝着云心扑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

    云心眼看着装不下去了,于是一个白鹤展翅跳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对着周围四人一人来了一脚飞腿同时还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几处红红的巴掌印。

    “哎哟!”

    四人又是惨嚎着朝着地上狠狠地摔去,要不是这后巷子当中没人,恐怕都要引来人群围观了。

    “嗯?我还以为怎么了,你一小屁孩儿再厉害还能是我们这些大人的对手。”

    周妈妈嗯了一声,手帕一扔,周身气势瞬间起来了。

    旁边的马车.zyxta.夫瞧了也是一愣,没想到这个周妈妈看着体型丰腴,却没有想到也是个会武功的,要不是今日亲眼见过周妈妈动手,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

    就看到周妈妈一个起跳就朝着云心的面门狠狠抓去,云心一个下腰便轻轻松松地躲了过去。

    “切,我还以为是个多么厉害的高手呢,原来也是三脚猫的功夫。”

    云心下腰后飞速起身,一个脚尖轻点便用轻功飞上了屋顶。

    “找死!”

    周妈妈这样能够做人口买卖的角色,自然不是脾气好的,听到云心如此讽刺他,一个愤怒也朝着屋顶跃去。

    云心那里能让他近了身,趁着周妈妈飞跃的同时,又是一记飞脚朝着周妈妈踹去,周妈妈那是当场突出一口鲜血朝着地上重重地摔去。

    “想跑?”

    旁边的马车夫一看大事不好,猛的朝着马车夫的后背又是一记飞脚。

    “你说说你们这些人,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在这里给我搞什么人口买卖。”

    “大侠饶命啊!”

    周妈妈和马车夫一看自己完全不是这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屁孩的对手,立马就朝着云心跪着磕头。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只是一个小孩儿,拿你们没办法?”

    云心却是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来了句。

    “没有没有,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小心就动了您这尊大佛。”

    马车夫立马摇头,嘴皮子里蹦出来的话极尽谄媚。

    “把钱袋交出来。”

    云心想了想最后来一句,因为云心心里清楚,不管在何处,银子总是可以傍身的。

    “好好!”

    周妈妈听了激动极了,立马从自己怀里掏出来一个钱袋然后双手捧着。

    “嗯,这还差不多,要是以后被我发现你们还在贩卖人口,可就怪我到时候手下不留情了。”

    云心说着接过钱袋,然后迅速给了两人两记手刀,两人便这样晕过去了。

    “看我不一把火把你们这儿烧了吧。”

    云心心里想了想,还是的给这些人一个教训,于是去马车夫怀里掏了掏,果然掏出来一个火折子。

    正好这后巷子当中又有诸多干草,这火便一下子在人家后院燃烧起来了。

    “唉,那边着火了!”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们突然看到不远处冒起了黑烟。

    “那处好似是春烟阁,要是一把火烧没了才叫人疼快。”

    此时街上两个挎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对着春烟阁的方向指指点点,就好似着是瞧到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一般。

    “原来那处叫春烟阁,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云心此时就站在人群后面,头也没动,就听着自己旁边两个大娘抱怨。

    “啧啧啧,这座春烟楼可是当朝郑国公的产业,如今怕是要毁于一旦咯。”

    “谁说不是呢,咱们雾山镇本来是这郑家的祖地,人家现在做了国公,按照道理来说咱们雾山镇应该跟着一起被重视才对,没想到这郑家却不是东西,仗着势力整日欺压我们这些百姓。”

    “是啊,如今好了,这个春烟阁算是遭了报应了。”

    云心听着旁边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大致也就知道了这雾山镇是个什么地方,看来也是深受朝廷权贵欺压,此地的郑家居然还做这样的人口生意,实jsshcxx.在是丧心病狂。

    “都让开,都让开!”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一群衙门打扮的人随着一个大鼻子中年男人朝着春烟阁来,一边走还一边呵斥这些围观的民众。

    “大哥,你可算来了!”

    “妹妹,春烟阁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失火了?”

    “大哥,赶紧派人去把放火的小屁孩捉了,我要他碎尸万段。”

    云心心里咯噔一下,要不是自己藏在人群当中,恐怕就要被这些人发现了。

    原来来的这个人便是周妈妈的大哥,听旁边的人说,这个周妈妈的大哥可是郑府的管事,平时那可是豪横的不得了。

    “小屁孩儿?妹妹你是说这把火是小孩儿烧的?”

    周妈妈的大哥一脸疑问。

    “是啊,大概这么高,约莫六七岁的样子,别看是个小孩儿,那身手可比你妹妹我高多了。”

    周妈妈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一边哭一边比划着云心的体貌特征。

    “你们都听到了?还不快去。”

    周妈妈的大哥袖子一甩,衙门的那些人就四散分开了,丝毫不觉得云心会在这些围观的人群当中。

    同时云心也注意到了,这些围观的人听到周妈妈的话以后,都不自觉地朝着他这里瞄了瞄,但是也只是瞄一瞄便没有其他动作了。

    “恐怕这个郑家在雾山镇是只手遮天”

    云心心中想了想便朝着没人的地方默默退去。

    然而此时天界却出了一件大事。

    “帝君啊!不得了了,太阴星君不见了!”

    金碧辉煌的白玉大殿外面,一个身穿白衣法袍,头戴金玉紫冠的男子慌慌张张地朝着殿内跑去。

    “什么!仔细说来。”

    大殿内有一银发男子,周身围绕冷意,此时双眼猛的睁开,居然是一双紫瞳。

    “长河帝君,今日我去司命殿观测命星,却发现太阴星君的命星消失了,随即我去月宫寻太阴星君,发现太阴星君也不在月宫。”

    原来来的人便是这天界的司命星君,对着殿前宝座上大作的长河帝君拱手。

    “嗯?居然有此事?”

    长河帝君冷峻的脸上眉头微皱,随即伸出手来掐指一算,心里顿时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帝君,您可是算出什么来了?”

    司命星君小心翼翼地问道。

    “恐怕与青丘有关系。”

    长河帝君眉头依然没有展开,闭上眼睛后似乎是摇了摇头。

    “帝君您是说,太阴星君去青丘处罚虞丘流如才导致其命星消失的?”

    司命星君同样也是眉头微皱,这天上的神仙命星消失那可是一件大事。

    一般来说不管天界的神仙是下凡历劫还是剔除仙格,司命殿当中对应的命星都是在的,只不过会发生一些变化。

    所以太阴星君的命星消失这种情况还是头一回,司命星君这个掌管命星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太阴星君神隐,司命星君你去青丘调查此事,另外太阴之位不可缺,你去测算命星挑选一位能够暂代此位的。”

    长河帝君似乎心中想到了什么,大袖一挥,司命星君手上便出现了一枚金色大印。

    “遵命。”

    司命星君一看,太阴星君神隐怕不是什么小事,于是拿着封神印便急急地去青丘了。

    “青丘在人界,不知道这个太阴星君去哪里发生了什么。”

    司命星君心中想着,从南天门一个转身便化作一颗流星朝着青丘的方向飞去。

    “什么?太阴星君不见了?”

    此时在一颗巨大的结云紫树中,有着一座巍峨的宫殿,宫殿主位上座的是一位发如墨丝的女子,此时其听到太阴星君,消失的消息也是震惊不已。

    “不错,溥心族长可知太阴星君在青丘发生了什么事?”

    司命星君对着虞丘溥心拱了拱手

    “太阴星君来也就是昨日的事情,帝君派太阴星君来让我姐姐面壁缘树,此刻我姐姐便在这缘树的根系下面,等太阴星君设立好禁制也就走了,并没有发生其他的什么事。”

    原来此时这个女子便是虞丘流如的胞妹虞丘溥心,乃是一只紫狐,曾经也是一样在九天玄女的坐下修炼过。

    如今虞丘流如被罚面壁,这个虞丘溥心便做了这青丘的族长之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