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战王叶凌天〕〔都市之战神无双〕〔江南〕〔吴千山〕〔玉蝶〕〔大宋皇家旅游团〕〔大佬生活从神豪开〕〔富婿奶爸〕〔香江之落日之城〕〔无武江湖〕〔江辰唐楚楚〕〔史上最强血脉〕〔乱唐诡医〕〔给陛下冲喜后她逃〕〔来一场锦上添花〕〔快穿之养老攻略〕〔六宝护妈齐上阵〕〔我和总裁恋爱了〕〔我就是超级前锋〕〔天禄星今天又在水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白狐 第2章:异动
    “小娃娃心口的位置还有一块云形的胎记,不如就叫这孩子云心如何?”

    老村长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上前仔细打量燕大娘怀中的孩子,又接过来抱了抱,看见其心脏位置有一块红色胎记,心里便有了打算。

    “云心?不错,不错,好名字。”

    周围的村民连连点头,都觉得云心这名字实在是好名字,可比他们这些大牛、二牛、二蛋之类的名字好听多了。

    都在心里想村长不愧是在长安城当中读过书的,.whhryl.和他们这些没化的就是不一样。

    不过有关于燕云心身世这一点村长在回忆的时候并没有和云心透露,只是讲了狐仙和太阳树的来历。

    这样一个小山村,一夜闹腾暴雨退去,然而大家等待的日出并没有像往常一起覆盖飞花村。

    即便是如此,村里人举着火把三五成群地清理着瓦砾,所幸出事的地方是一所废弃的宅院,这才没人受伤,清理的速度也是极快。

    只不过大家清理的时候将中央居然那一颗发着微弱光芒的树苗留了下来,他们觉得或许这和狐仙也有一定关系。

    然而长夜未曾退去,飞花村真正的危难时刻才算是拉开了序幕。

    “今日把大家召集在这里,也不为别的,而是嘱咐一下大家保守云心的身世来历,除了你们知道云心是狐仙的子嗣外,今后便再也不要告诉别人,虽然咱们或许再也出不去了。”

    诸位村民自然知道老村长的意思,听老村长这么说,自然都是点头称应,心里眼里都是隐忧。

    “村长您放心吧,我们对云心关爱还来不及呢,才不会让云心受半点儿委屈。”

    村里素来和燕大娘熟悉的王老婆子此时也是连忙点头,生怕云心被谁抢了似的,眼里心里对这个狐仙的孩子喜爱无比。

    “恐怕狐仙是出了什么意外,想必咱们又要长时间地处在长夜当中了,大家也要做好准备。”

    老村长无奈地摇摇头,都是他没本事,还得依靠人家狐仙才能让白昼覆盖他们这一片小山村,漫漫长夜怕是难挨。

    本来他们飞花村是有古老的传承可以对抗长夜的,只不过经过了这么久,古法近乎失传,要不是虞丘流如突然出现帮助他们,他们这个村子可能早就迷失在大荒的黑夜当中了。

    飞花村地理位置说来比较特殊,位于长安城以东的大荒当中,此处位置当真是偏僻。

    “村长,没了狐仙可怎么办呐,咱们村子岂不是又要一直处在黑夜当中。”

    一群村民围着村长,在他们心里都知道,飞花村没了狐仙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唉,咱们这个村子早在几十年前就该消失的,要不是狐仙突然到来,咱们也只能认命了。”

    老村长无奈地摇摇头。

    “村长,既然都这样了,要不然我们就放手一搏吧。”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此时似乎有些激动。

    “也对,等明日咱们就重新选拔持镜圣巫。”

    村长似乎也下定了决心,来回走动来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重新启动持镜圣巫的选拔。

    “大牛,你去把时砂放置在村子中心的祭台上,这样咱们就能根据时砂圆盘的明亮来判断白天和晚上,为明天的持镜圣巫选拔做准备。”

    村长一说完,陈大牛就点点头,急急忙忙地出去了。

    其他人则用他们的方式来恢复村庄过去的生活,储存食物和草料,村子唯一入口处的围墙也开始有村民值守。

    村长此时眼神坚定,就连眼睛也开始变得有神起来,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为了他们飞花村和这些村民,他必须要坚持住。

    从这一天开始,被村长他们称之为“时砂”的巨大圆盘就悬挂在村子中心神秘而古老的祭坛上,人们依靠“时砂”的明暗程度来判断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

    只不过此时的“时砂”似乎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圆盘,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约莫过了一天左右,村中央祭坛上的时砂圆盘被几个青年壮力布置完成。

    “大家去祭坛集合,时砂依然布置好了,需要大家帮忙。”

    此时家家户户都好像在等待这一时刻,一听见有人叫,大家纷纷开始往村子中央的祭坛聚集。

    村长此时站在祭台上面,看着四面八方围过来的村民们,大家眼里似乎都很果断,似乎对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做好了准备。

    “村长,开始吧,我们相信长夜一定会过去的。”

    村民齐齐点头,一个个自觉按照祭坛周围神秘的图纹站好位置。

    “时砂祭祀开始!”

    云心看村长爷爷此时好似是陷入了什么回忆当中,云心自己也想起来六年前自己穿越重生的一幕幕,云心知道长夜大荒的秘密一定和六年前自己看到的那场祭祀有关。

    “我这是在哪儿?”

    此时飞花村的所有人都聚集在村中心的祭台周围,燕大娘怀中的云心突然睁开了眼睛。

    “我明明已经死了才对啊?”

    云心四下打量,先是看了看抱着自己的这个大娘,完全是陌生的面孔。

    “云心乖啊。”

    本来静悄悄的,好似是燕大娘发现自己怀中的孩子似乎有异动,于是轻拍云心的后背然后摇啊摇的。

    “难道我重生了?还是重生在一个婴儿身上?碰巧这个婴孩也叫云心?”

    云心心里想着,突然觉得自己十分疲倦,双眼不自主地就合上了,看到的最后一个人便是飞花村的村长和一个半亮不亮的圆盘。

    “好,既然咱们村无论男女老少都在这里了,接下来也应该让大巫镜重见天日了。”

    随着周围村民不停地祈祷,飞花村村长走下祭祀台在人群当中走了一圈,随后说完话便看着祭祀台中央的时砂圆盘。

    时砂圆盘似乎是感应到了村民的祈祷之力,不光自己散发出如太阳一般的光芒,也引得村子当中那些多年未亮起的时砂石重新亮起。

    “来自远古的大巫啊,请帮助我们挑选对抗黑夜的圣巫吧!”

    随着村长做出奇特的祭祀动作,祭台中央的时砂圆盘亮得更加猛烈了,同时时砂圆盘开始低落如水一般的星光。zyxta.

    这些流体星光顺着祭台上面古老的符流动,很快就将整个村子中央的祭台广场铺满了。

    “开了!”

    随着村长的一声大喝,周围的村民却是更加地诚心祷告。

    就在时砂圆盘星光流转的时候,从中突然剥离一颗金色的流光。

    金色流光大概有指甲盖那么大小,在这黑夜当中显得格外明亮。

    此时村长似乎也很震动,连忙跪了下来,若是此时有人看他的手,会发现他的双手也在颤抖。

    金色流光在祭台周围转了几圈,然后猛的朝着燕大娘冲去,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jsshcxx.的时候,金色流星就没入了云心的额头当中。

    “成啦!成啦!”

    燕大娘被一阵猛烈亮光晃了晃,等睁开眼睛一看,刚好看见金色流光没入云心的额头,这下子可是了不得,就看到燕大娘一副激动的样子。

    “好好好,看来这是天意,这孩子就是上天派来帮助我们的。”

    村长双手微颤,从燕大娘手中接过依然陷入沉睡的云心,眼里居然流下了老泪。

    周围的村民也都围了过来,而祭台中央的时砂圆盘好似被激活了一半,以祭台为中心,一道金色光柱朝着天空飞去,紧接着一道金色的结界就将整个村子笼罩了起来。

    “时砂祭祀完成了,大巫镜已经存在这个孩子的识海当中,时砂祭祀成功了。”

    村长有些激动,又将云心交还给燕大娘,随即宣布他们时隔这么多年的时砂祭祀终于成功了。

    本来云心和村长都各自陷入回忆,突然一道光波却把两人拉回了现实。

    “啊!时砂圆盘有异,大荒的长夜开始异动了,云心你快跟我来。”

    村长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天回来得如此快,云心今年才六岁,虽然成功继承了大巫镜,但是年龄还太小,恐怕不足以应对大荒长夜的异动。

    “怎么回事?”

    云心一脸疑问地被村长拉着头疾步地朝着村子中央的祭台去了,而祭台中央的时砂圆盘此时发出了更强烈的光波。

    “云心,虽然你还小,但是爷爷接下来说的话你都要记住。”

    没一会,村长便把云心带到了祭台前面的巫庙当中,然后一脸肃穆地让云心仔细听自己的话。

    “你是大荒最后一任的持镜圣巫,你体内继承着一件古老的法宝大巫镜,而让长夜结束的办法就是使用你体内的大巫镜来照天。”

    村长一边说着还一边从巫庙的大巫圣像后面拿出一个铁盒子,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本看不出年代的金箔古籍。

    “此古籍乃是一本功法,可以帮助你修炼和学习大巫镜的使用方法,只不过失传许久,怕是需要云心你自己琢磨了。”

    村长十分急忙地把古籍放到了云心手上,周围也有了动静,许多村民开始聚集过来,好似都知道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

    “还有这枚储物袋也是一件法宝,里面可以容纳一个桌面大小的东西,只需要滴血认主便能使用。”

    村长说着示意云心把指头伸出来,村长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云心只感觉指间一疼,一滴血便滴在了储物袋上面。

    “村长爷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着急?”

    云心虽然内心年龄已经二十五六,但是现在的这一幕也让云心觉得很莫名其妙。

    “你只需要动一下意念,想象这本古籍被装入储物袋,这本古籍就会被装入储物袋当中。”

    村长却是不回答云心的问题,而是让云心尝试着使用储物袋。

    云心就按照村长说的,果然手里的古籍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好,拿出来也是一样的道理。”

    村长刚说完就把云心拉着往外走,此时外面已经聚满了人。

    “云心,以后自己一个人一定要好好的,为娘的也不能陪在你身边了。”

    燕大娘红着眼睛,蹲下身来抱了抱云心,然后又摸了摸云心的脸,一副不舍悲伤的样子。

    “娘,你在说什么呢,云心不是在这里吗?”

    云心听到这话,顿时知道可能要发生什么大事。

    “云心,你想要知道关于大荒的一切都在那本古籍当中,你是持镜圣巫,大巫镜的持有者,大家能不能活下来,长夜能不能驱散就全靠你了。”

    村长说完这话,云心就看到他们前面的时砂圆盘开始流动着金色的流沙,流沙越来越多,大有将飞花村淹没的趋势。

    “云心,不用担心我们,时砂将会把飞花村和大荒淹没在一起,这里面的时间会冻结,只要你成功使用大巫镜驱散黑夜,我们就能从时间的禁锢当中解脱。”

    村长刚说完这句,就看到村长亮出来平时他杵着的那根拐杖,然后对着旁边一阵滑动,似乎是在地上画了一个什么阵法。

    “此乃传送阵,能够把云心你传出这大荒,到了外面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村长说完就拉着云心的手,让云心站在了传送阵的中央。

    “小云弟弟,再见。”

    村里平时那些与云心要好的小伙伴,此时也是十分懂事,都挥着手和云心说再见。

    云心虽然是穿越过来的,但是这六年也是和大家招募相处,自然是有一定感情的,如今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和眼前的这一幕,居然也是泪流满面。

    “村长爷爷、娘,你们放心,云心一定会找到方法把大荒的长夜驱散的。”

    等云心说完这句话,村长便启动了传送阵,一道灵光忽闪,云心身形时而显现时而消失。

    “云心,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可别叫外面的人欺负了你。”

    等燕大娘说完这一句,云心就看到祭坛处的时间经过流沙便将燕大娘等人吞没了,他们都站在原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甚至连脸上悲伤的表情也来不及收上,这是云心传送走前看到的最后一幕。

    黑夜,还是一望无际的黑夜,只不过在远处的天边,却是翻出来云心熟悉又陌生的鱼肚白。

    云心转头看着自己身后大山下无尽的荒林,和荒林上面无尽的黑暗,云心便知道自己这一晚之间便又是一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