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异常魔兽见闻录〕〔朝仙道〕〔轮回典之六道传说〕〔穿越在两个时空隧〕〔从龙族开始的求死〕〔重生空间小悍女〕〔金丹老祖在星际靠〕〔重回1990〕〔重返1988〕〔重返1989〕〔西周长歌〕〔陆峰江晓燕〕〔海贼世界的原神旅〕〔阳间借命人〕〔永序之鳞〕〔重生1979去种田〕〔一胎双宝:总裁大〕〔与剑飞仙〕〔我在春秋不当王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和透子结婚前我有五个崽 第27章 第 27 章
    克制、隐忍都被抛到脑后, 他的哭声发自内心,其中的悲鸣也勾出了人心底最难过的往事。

    妃荔快要分成了好几瓣,一会儿告诉她要哄好航崽不能让他再哭下去, 一会儿又觉得航崽年纪小,除了哭也没有其它能做的事,一会儿她脑海中浮现出亲人的黑白照。

    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也跟着落泪抽噎,只是还记得不停帮着航崽顺气,省得航崽一口气喘不上来。

    警视厅内。

    做完笔录的安室透从急得在走廊打转的孩子口里刚得知此事。

    萩原他们全都拽上安室透的衣角:“安室叔叔,快带我们去附近的医院!”这种时候,他们更要陪伴着妈妈, 帮妈妈渡过难关。

    “我知道了。”孩子突现意外,力求最快得到治疗,那么该去的医院应该就是离警视厅最近的这家。

    但是他来警视厅开的是妃荔的车, 现在毛利老师把妃荔和航崽带走,他没有车钥匙。

    不过警视厅内最不缺的就是车, 何况大家都是乐心助人的人, 借他的车钥匙可以摆满桌面。快速找了一辆适合孩子们坐的车,安室透把妃荔忙得没带走的东西都收拾好,随即以你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带着崽子们前往医院。

    安室透猜想这时候打电话可能也没人接,来到医院后简单一打听就知道了在哪间病房。

    毛利正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不停叹气,见他们人来了指了指里面说道:“现在他们都在里面哭着呢, 我劝了也没用。”

    萩原、松田、景光三人都很意外,还很震惊。班长这么靠谱的人, 怎么这次变成了这样, 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小推车内的景美也没法无忧无虑, 面容担忧且惆怅。

    哥哥和妈妈可都要好好的, 千万别有事!

    终于哭声停歇下去,不是不想继续哭,而是婴儿的身体哭着哭着就累瘫到直接思绪断连,航崽顶着红肿的双眼和遍是泪痕的脸进入了梦中。

    妃荔也咬着牙把眼泪往回缩,轻柔拍着航崽的后背又过了好一段时间,确保航崽不会被她惊醒,她才小心把航崽放回病床。

    她的衣服肩膀处湿透到能拧出一大把水,脖子附近也被压得发麻,僵硬得如同一块铁板。

    努力活动完毕,能动弹后,她顾不得自己,用水湿透毛巾,绞成麻花拧干一些,就拿过去帮航崽擦拭着脸蛋。要是等泪痕干了,宝宝嫩呼呼的皮肤会被泪黏到紧绷、泛红。

    除了航崽,妃荔也不会忘记其他几个崽。

    打了个电话给小萩,嘶哑的声音努力变得平稳些不让孩子担心:“小萩,弟弟身体没什么事,妈妈也好好的,你们好好呆在警察叔叔的身边。”

    “妈妈现在一时没办法陪你们,我让保姆带你们先回家,你们在家乖乖地自己玩。有什么事,和保姆阿姨说,她都会帮你们做好。”

    小萩抬眸瞧着一群想抢他手机的人,又瞥了眼病房门,放低声音道:“妈妈,安室叔叔带我们到了医院,我们就在病房门口。”

    话音落下,没有回音,但是很快病房门被她从内部打开。

    崽子们瞬间就靠在了她的声音,仿佛被丢弃的小可怜巴巴望着:“妈妈。”

    她勉强勾出难看的笑想安自家崽崽的心:“妈妈没事。”

    在病床边坐下后,萩原他们都贴近她,很快就抱作一团,一群人像寒冬腊月里抱团取暖的小兽。安室透也轻声说话安慰她:“在医院有医生在,不会出问题。”

    妃荔敛着猫眼,眼中对航崽情况的牵挂十分浓郁。

    “航崽身体没问题,也不知道他心里受了什么伤?”妃荔很是苦涩地想着说着,“如果我会读心术就好了。”

    “就算是再厉害的侦探,也难推理出小孩子的想法。”天底下最神奇的思想就是孩子的思想,他们能在短短的时间变换千奇百怪的想法,让人难以捉摸。

    安室透瞧了一眼沉睡的航崽:“说不定等他醒来,又变了一个样子。”

    就比如小松和小景光对他的态度,不就是忽冷忽热,一会儿亲近他一会儿远离他。

    妃荔颔了颔首,低哑的嗓音倾诉起了当时的情况:“我真的很奇怪,怎么突然会成这样。小航和其他警察叔叔们开心地玩着,我在一旁帮他泡奶粉。一开始他喝得特别认真,结果突然就没了魂。”

    他和孩子们都问道:“那段时间还发生了什么?”

    安室透赫然盯住崽子们。

    他们怎么和自己说得一样?再想一想,问这种问题不是很正常,就没放在心头上。

    妃荔努力回想着,感觉没什么事情发生,除了听到办公室内有人在说话。

    “说话?说了什么?”

    感觉这个就是重点。

    崽子们怀疑是不是航崽从之前的同事口中知道了关于自己亲人不幸的消息,所以才会一时想不开,陷入深深的悲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不可能是NPC〕〔摄政王的末世小农〕〔已离婚,勿扰〕〔花滑之我不可能是〕〔贵妃娘娘穿回现代〕〔穿成假少爷后我爆〕〔男主的病弱白月光〕〔娇O离婚后和影帝A〕〔和前任上恋爱综艺〕〔错把反派仙尊当成〕〔终秦结〕〔快穿之和反派HE了〕〔被NPC过度迷恋的炮〕〔穿书后我发现全家〕〔全职法师之我有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