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七零异能小娇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克莱因之瓶〕〔猛兽直播间〕〔重生之都市极道仙〕〔法爷永远是你大爷〕〔万兽朝凤:帝尊,〕〔沧元图〕〔万界基因〕〔捡漏大亨〕〔女总裁的贴身保镖〕〔冷酷战神独宠仙妻〕〔鱼不服〕〔都市最强高手〕〔一胎二宝:神秘老〕〔现实封妖游戏〕〔仙侠之最强发明家〕〔邪医传承〕〔透视邪医在山村〕〔系统供应商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最狂赘婿 第7章 女总裁的小心思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作为医院里重点培养的苗子,王医生今天的表现确实太差劲了。

    “言出必行!吃不下去,以后就不要再口出狂言!”

    见王医生已经受到惩罚,又有陈院长开口求情,梁萧也就得饶人处且饶人收手了,脚尖在王医生膝盖上一点。

    立刻,一道银光一闪,一枚银针从膝盖里弹出。钉到了墙上。

    王医生这才扶着椅子起来,捂着满是鲜血的嘴,恨恨地看了梁萧一眼……

    他想要放句狠话,可又不敢,只能狼狈地溜走了。

    病房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梁……先生,今天,真是多亏你了!”姜万林的目光有些复杂。

    刚才,姜夫人已经简单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他说了。

    “呵呵!姜总太客气了!以后咱们少不了要打交道的!”

    梁萧呵呵一笑,话里有话。虽然姜万林很感激自己救了他一命,不过,要是他知道,自己竟然和他的宝贝女儿签了结婚协议,那还不得吐血三升?

    就在姜蔚然头皮发麻,害怕梁萧说出他们两个之间的协议的时候,却听他说道:

    “不过,你这病,还没有彻底根治……准确说,你这不是病,而是被人暗算了。”

    梁萧淡淡地说出这句话,一旁的刘晓梅明显打了个寒战。

    这细微的动作,逃不过梁萧的眼睛,不禁让他多看了她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神色。

    “暗算?我能不能这么理解,我们家老姜其实并没有得病?”姜夫人凝声问道。

    “当然不是!正是因为他没有病,所以无论你们用什么治疗方案,都无法奏效。”

    原来如此!

    这么一说,陈院长顿时醍醐灌顶。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姜夫人问道。

    见众人张大了嘴巴,梁萧继续说道:“姜总,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这次的问题,是出在你得病前一个星期内的日常饮食上。”

    “你好好想一想,是谁害的你?”

    梁萧说到这里,话头戛然而止。

    既然是操持姜氏集团几十年的董事长,姜万林绝对是个聪明人。不会不明白梁萧所指。

    果然,姜万林听到之后,眼神里陷入了思索。

    “梁先生,恕我直言,我们医院做了各项检查,姜总可并没有中毒的迹象啊!”陈院长在旁边欲言又止,终于开口说道。这事可不能随便往任何人身上泼脏水。

    “我可不是说,姜总是中毒了!”梁萧笑了笑。

    “那梁先生,你的意思是……”陈院长一头的雾水。

    姜蔚然等人也都疑惑地看向他。难道他除了有精湛的医术,还有高深的推断本领?

    “是一种蛊!陈院长应该听说过吧!”梁萧说出这句话,眼神一直看着刘晓梅。

    果然,刘晓梅听到“蛊”这个字的时候,明显是一阵紧张。拳头不自觉地捏在一起。

    这让梁萧,彻底可以确定事件的元凶了。

    而姜万林,也扭头看向了刘晓梅,眼神非常复杂。

    梁萧说的那段时间,他刚好在刘晓梅这里。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个一向信任的情人,竟然有暗算自己的嫌疑?

    这让梁萧有些意外……看来,老家伙是知道些什么啊!

    “蛊?梁先生是说,姜总不是中毒,而是中蛊了?”陈院长扶了扶眼镜,身子微微一颤。

    “对,看来陈院长也听说过!”梁萧笑道。

    “是的。几年前,我还见过一个蛊师。”陈院长点了点头,“只不过,下蛊这件事很难操作,他们为什么花那么大代价要对姜总下蛊,他得罪了什么人?”

    姜万林在整个江城商界都是公认的好人,就连竞争对手,也无不对他的人品钦佩有加。谁会对他下手?

    这一切,除了梁萧,在场的人都是一头雾水。蛊毒这种事,听起来实在是玄乎,跟都市生活实在是隔得太远了。

    “只是。”陈院长表情凝重,“那些人都是世外高人。所以,一般的医生,如果遇上中蛊者,为了避免麻烦,是不会出手的。”

    “为什么?”姜蔚然忍不住问道。

    “一是因为,蛊毒医治非常困难,九死一生,风险极大。”

    “第二,蛊师一脉,性格古怪,坏了人家的好事,很容易遭到报复。”

    陈院长的语气很是严肃。

    病房里的空气,一时似乎也凝固起来了。

    “梁先生,实在是抱歉!这件事情给你添麻烦了!”姜万林虚弱的语气带着歉意。听陈院长这么一说,他把自己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破坏了幕后黑手的计划,无疑会惹上麻烦。

    “放心,都是自己人,不必见外!”梁萧打个哈哈,看了姜蔚然一眼,那意思是,她要是再不摊牌,自己可真的要把他们的秘密给说出来了。

    “而且,事情未必像陈院长说的那么严重。”

    “姜总你说到底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真是蛊师出手,你哪能坚持到现在?”

    “看你的症状,我推测,只是有人不知道从哪儿得到了一些蛊毒,用在了你的身上而已。而这种毒,只能从口入,非亲近之人没法做到。”

    “所以,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多防备一下身边人比较好!”

    梁萧一句一句,颇有道理,众人都是连连点头。

    而一旁的刘晓梅,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不安,如坐针毡。

    梁萧瞥了她一眼,从床头拿过纸笔,唰唰唰,写下了几行字。

    “按这个药方服药,七天时间,体内蛊毒就会自行排出。”

    “服药过程中,如果排泄物中,发现一了些小虫子,是正常现象,不用惊慌。”

    姜万林听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身体里现在竟然有很多小虫子?想想就可怕!下毒的人实在是可恶!

    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这件事,到底是自己的家事,也实在不好当面发作。

    幸亏遇上了梁萧!不然,他恐怕会在这病床上躺到死了。

    “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他心里感激不尽,待他病好,一定要好好感谢一番。

    开好药之后,梁萧的任务也算完成,直接告辞离开。剩下的事情不用他多说,以姜总的智慧,自然能处理好。

    姜蔚然送梁萧出来,面色复杂地道谢。本来还以为他只是大放厥词,现在看来,他还真的值得深入了解下去。

    “客气啥!咱们现在不是夫妻么?救人只是分内的事!”

    梁萧大咧咧地说道,目光在姜蔚然身上扫过……

    身材修长,凹凸有致,真是赏心悦目。只不过,现在自己无心去欣赏这些,他们终究只是三个月的假夫妻。

    姜蔚然看着梁萧的眼神不老实地在自己身上扫荡,俏脸顿时一寒。

    心中刚才对梁萧的那点感激,也变淡了一些。

    她本来就没有把梁萧放在心上。这次,虽然他出手救了父亲,感激归感激,可要仅仅因为这一点,就让她认了终身大事……这也是不现实的。

    “那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去忙!有时间,我会联络你的!”

    姜蔚然冷冷地说道。

    至于联络梁萧干嘛……自然是离婚了。

    什么?

    梁萧有些发愣,她变脸变得也太快了吧。

    “协议上的条件,三天后我会原封不动地都转到你名下,要房有房要车有车,急什么!”

    姜蔚然顿时翻个白眼,心里一阵无语。以为他这是在变相向自己讨要功劳。

    “行,那我走了。”梁萧淡淡地笑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他也得去找人了。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他只知道,战友的妹妹叫俞诗影,在一所艺校上学。而江城有七座艺校,找一个人何其不易。

    听到梁萧的话,姜蔚然也是一愣。她还以为他会对自己死缠烂打,讨要功劳,心里都想好了怎么打发他走。没想到,他神情淡漠,竟然对这些毫不在意。

    江城谁不知道姜蔚然美貌倾城,这个人,凭什么对自己毫无兴趣?

    这到底是什么人?姜蔚然心里突然有种空落落的感觉。想要急切地去了解他。

    不过,她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能沦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