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末第一狠人〕〔王妃投湖云月若和〕〔茅屋之中有洞天〕〔本仙在此〕〔斗破之风起青山〕〔主神再启〕〔大唐极品驸马〕〔摄政王谋取太子妃〕〔斗罗之魂力每年升〕〔慕霆萧宋星辰〕〔陈华杨紫曦〕〔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只愿与你共白头〕〔我怎么就成灾星了〕〔眉眼深深不藏你〕〔渐微的爱〕〔璃王妃云若月〕〔杨紫曦〕〔愿为你俯首称臣〕〔将婿无双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星幕千年 0022 - 万物一羽
    沐川雪纵身跳到了荒漠上,东瞅瞅西瞄瞄,总算找了一丛矮红柳,掰下两根,留了一根做罚条。扔给李憾另一根。

    “苍霞扬东,清风流西,我欲乘空,万物金乌。”沐川雪挥舞着红柳条指日,嘴中念念有词,作神婆做法状。

    于是李憾干脆勒马悬停,微微笑意的欣赏完了沐川雪的表演。

    “这一段你不用学,我热个身。”

    李憾差点又是一口老血。

    沐川雪收敛起情绪,认真的说,为什么羽毛可以长久在飘在空中?

    因为轻而有风呗。李憾挺配合的当学生,他就想看看这沐老师能合格到什么地步。

    如果没有风呢?沐川雪在空中轻轻的挥动着红柳,自编自导了一小段迷人的舞蹈。

    李憾的思绪突然往一个角度飘,按这个界域计算,这家伙到底有多少岁了呢?是不是年轻的超级老太婆?

    就在沐川雪作势要鞭挞过来时,李憾及时收回了思路。

    没有风就会往下掉呗。

    “是吗?”沐川雪骄傲的一扬眉,把手中的红柳抛向了空中。

    红柳枝在空中颤动了一下后,稳稳的悬停在了空中。

    嗯?李憾瞬间回忆起凌空而立女神般的叶红雨。

    他悄悄探查了一下沐川雪,没有感觉到明显的元气波动。

    也没有辅助者,观察者…似乎也没有她爱玩的空间变换。

    沐川雪双眉一挑,突然双臂一抬。“万物~~一羽~~”

    两匹大马,李憾,周围十丈之内的沙石,瞬间全部腾空而起。

    然后天地间就剩下了沐川雪银铃般的笑声。

    有正在神经质蹬腿的马。

    更有如青蛙一样茫然不知所措四肢划着空气的李憾。

    李憾刚要故意发怒,却突然有了一点感觉,那种天地和鸣的愉悦感,似乎有一股微微风拂过他的脸盘,穿过他的衣服,抚摸他的肌肤,深入他的心脏,感受他的心跳。

    砰砰砰,节奏和韵律。

    李憾仿佛感觉到天地有细小的琴弦在振动,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一根琴弦过来了,推动着他飘动了一段,又一根琴弦过来了,又飘动了一段。

    就好像随波逐流的一根羽毛。

    李憾忍不住哈哈大笑,朝沐川雪大喊,“我感觉到了!我也会了!”

    然而没听到回音,却看到了沐川雪呆若木鸡的一张脸,喃喃自语。

    我教的不是这个啊!

    不过,此刻李憾已经在远处越漂越快,而且学会了在空中稳住飞行姿态。

    沐川雪本来还想好好的得意一下,顿时懊恼的一沉手,周围的漂浮物,包括大马都落地了。

    一跺脚,不过很快调整了情绪。老娘我会的多着呢!

    一袭白衣飘然而下,稳稳的落在沐川雪眼前,正是满脸兴奋的李憾。

    不过他还是成功的保持了理智,因为他问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大马也能浮起来?”

    李憾想到的是,如果每次飞行都需要沐川雪提供一个初始的状态,那算不得学会飞行。

    沐川雪自然知道他的小破心思,感觉心肝又被插了一刀,只好恶狠狠的说,“你再飞一次呗!”

    李憾一想有道理,一收神,瞬间离地而起直入半空数百丈高。在这个高度上他突然想起了昆仑顶上的一战。

    李憾突然觉得有点丢人。

    李憾也突然觉得修行界是比天朝单兵战力要厉害一点。

    李憾突然想起了陇西老家的藏书阁,九层楼也才鲸吞了第一层。也许应该更多看看楼上的。

    那个老姐不让看,自己也就顺从了,估计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李憾拿捏了主意,准备找个时机好好回去一趟。

    不过这个时机不太合适,这桃花开得正旺,正是老姐最发神经的时刻,花落了安全一点。

    不过还得找个女孩去陪个过场,要不还得往死里催。

    这个沐川雪还行,可就不知道到底多大年纪了,最怕是个老太婆了。自己看不出老姐那眼睛可真是太毒了,不能冒险。

    叶红雨也不错,就是冰山了一点。她也会飞...怎么飞行感觉跟我一样,难道她也是远古联盟的后代?

    咦?我怎么就自说自话觉得自己是觉醒了远古血脉?

    李憾觉得好笑,至少沐老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

    她那个“万物一羽”也真不错,大马都能凌空操控起来,是不是可以改造成进攻招数啊,御万物,万物一剑!

    李憾正在胡思乱想间,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道白日红烟窜到了他的空间位置。

    一脚踢在了他的屁股上,朝着地面直砸了过去。

    李憾惊骇莫名,明明自己旗鼓相当甚至略胜一筹的沐川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快狠准了?!

    不过很快他就不用猜测了。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这都显摆半天了,气死我了!”

    李憾在空中突然转了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准确的朝着大马背上落了下去。

    沐川雪也跟着落上了另一匹。

    李憾的飞法需要消耗较大的魂力与天地原则来共鸣。

    沐川雪的飞法虽然是一个谜团,但明显也是消耗较大的灵魂之力。

    李憾还没有掌握太多的修行界法则,沐川雪受限于这一界域的压制。

    所以两个人彼此默契的翻了个白眼,继续在沙漠里漫步了起来。

    地下城已经越来越远,大将军一飞冲天后不知所踪。

    李憾抬头看了看远方,脑袋又忍不住想起了白素。于是他正色对沐川雪说,“我要去南海找一个人,你...”

    “碰巧了,我也要去找我爷爷。”沐川雪似乎以更快的口吻说道,“虽然他很强大,但我还是担心他。”

    李憾看着她俏皮而精灵般的容颜,把半截话咽回了喉咙里。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李憾静静地看着她,她也不说话了,静静地看着他。

    还是沐川雪打破了沉默,把那方空间拿了出来,把猥琐男子唤了出来。

    然后,沐川雪把那方空间送给李憾,“拿着,这个用途可多了,你有空慢慢发掘。”

    转身勒马就走。

    猥琐男子迟疑了一下,看了李憾一眼,紧跟着跳上了沐川雪的马背,只敢反坐者背向沐川雪。

    于是他就一直看着李憾没有动作,越来越远,直到变成一个黑点。

    于是他感觉到了沐川雪在微微的抖着肩膀。

    唉,这俩傻人。猥琐男子下了个结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