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云喜程越〕〔教练是怎样炼成的〕〔一胎六宝司冥寒〕〔神秘老公替嫁妻〕〔太傅他总想扒朕的〕〔负鼎〕〔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元卿凌楚王〕〔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最强农女:捡个王〕〔恶魔深渊〕〔末世女小七的农家〕〔最强战神奶爸夏天〕〔神豪狂少〕〔重生医妃元卿凌-1〕〔猛卒〕〔温言穆霆琛〕〔重生逆流崛起〕〔重生医妃〕〔情动总裁宠不停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星幕千年 0020 - 一个悲伤的故事
    李憾收起了笑容,冷静的看着大将军,“接下来,我要讲一个故事。”

    大将军的视野一直放在沐川雪身上,但不妨碍他微微侧目,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千年以前,有一支部队,被朝廷派往与异族作战的前线。那时的西北方向不像现在这么干旱,还有流淌的河。”

    “这个部队基本是东土的兵,对西北的地形不是很熟悉。”

    “他们沿着地图上的河流一直朝战场走,东方和南人嘛,对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

    “但是他忽略了,或者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的一点是,沙漠的河流是经常游走的。”

    “他们沿着已经变道了河流走啊走,竟然绕过了那道大墙,走到了异族人的身后。”

    “他们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最终决定发起攻击。从围攻大墙的异族人后面冲杀了过来。”

    “异族开始颇为慌乱,以为遇到大规模的包夹。但是不多久,他们看出来了这支出现在后方的只是一只规模不大的孤军,尽管统帅很英勇,士卒也抱着必死的决心。但最终把他们包围在了大墙前不远的地方。”

    “再也难进一步。”

    “孤军陷入死战,而大墙上的人无法救援。”

    “最后,这支孤军被异族的大能直接抽魂变纸,就埋在大墙肉眼可及的地下。既是羞辱也是示威。”

    “千年回廊禁锢这些士兵的魂魄,供这些异族作为夜景景观。”

    “而统帅大将军变成了展示的战利品。”

    “对峙了很长久的岁月,直到一切成了土。”

    “也许是因为没有救援,心存愧疚的缘故。所有大墙上的人,战后都闭口不谈这一段故事。留给历史的记载,只有一支神秘走失消失在沙漠中的军队。”

    大将军听得入了神,仿佛陷入了久远的年代,身子在微微的发抖。

    李憾又看向沐川雪,微笑说,“你早就知道这个故事了是不是?”沐川雪默默的点了点头,但又轻轻的摇头说到。“我只是先前在地表感觉到了一点爷爷的气息…而在回廊里,有一个人的记忆出现了我爷爷…”

    “那人是我的军师…”大将军声音明晰了起来。“你刚才说的大致是对的,但是后面不对的地方是,其实我们早就死了。是她爷爷变来了一座地下城,作为我们的灵魂不灭的栖身之所。说有朝一日,会变成复活的军团。”

    “我爷爷可能是怕干扰这个界域的因果,隐晦的把事件和地点记载了《六诡》这本书上。希望这个界域的人能发现这个秘密。”

    “可是千年已过…”大将军突然出现了恨恨的表情。“其实我们可以不死的,那个时刻刚开始,我们就袭击并俘获了对方的统帅的女眷。”

    “原来他们最安全的后方反而是我们最先攻击的地方。也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在重重围困中,一路杀到大墙下。然而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来自大墙上的箭矢精准地把人质全杀了…”大将军露出了愤懑的表情。

    大将军突然隔空一抓,一个透明的能量体呼啸而来,赫然是诡宗的宗主,他此刻露出了惊骇莫名的表情,在大将军的手下动弹不得。

    大将军冷冷的说,“你吃够了吧!”然后手上用力一捏,诡宗宗主以及吸取的光团瞬间彻底变成了精纯的能量团,然后平推着飞向了沐川雪,“送给你一点造化,也算感谢你爷爷千年的恩惠。”

    沐川雪顿时觉得神识和力量又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请你杀了我吧,你爷爷是我的因,我是你的因,也只能由你来结果。”大将军再次双臂一开,“我已苟延千年,未来使命只能由你们完成了!”

    李憾皱眉,最终朝沐川雪点了点头,把“翠”递了过去。

    沐川雪一咬牙,一剑刺穿了大将军的心脏,迅猛而快捷。

    大将军缓缓地看向自己的心脏,突然又缓缓地抬起头,突然大笑了,“多谢!我们上面再见!”,瞬间消失了。

    李憾和沐川雪大惊失色,沐川雪的手还保持着刺出的姿势,但人已空!

    李憾突然心痛的呻吟了一声,一拍脑袋,“生死城,生死城,向死而生啊!”

    沐川雪和李憾都猛然意识到犯了个大错误…

    陇西李家

    源夫人,也就是李憾的姐姐,此刻正在一棵桃花树前,净神冥想,花瓣雨轻轻的落在发梢,香肩,垂裳上。

    司空陵在不远的地方静静的侯着。等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后,朝她微微点头,而后转身离去。

    走了几步以后,突然回头说了句,“夫人,李少主应该有自己的路,他不可能永远在您的庇护下成长。如果有朝一日,这个世界还要靠他的话...”

    源夫人静静的听完了这句话,没有什么表情,只有在司空陵的身影彻底出了桃园以后。她以手为刀朝身侧发泄的挥了挥,然后也莲步移去。

    一个佝偻的老头子慢慢出现在园子的一棵树下,眼看着一大片桃花林突然齐刷刷的从中断开,断口平整锋利,在更大的花瓣雨后整齐倒下。

    老头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嘟囔了一句,“这两人都爱没事砍树啊...”,老眼混浊的目光却远远的穿过桃园,掠过荷花池,最终轻轻地抚摸在大树下根系间的那块暗黑的石碑上。

    而她的身影也正是绕道此处,略一停留,转瞬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