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云喜程越〕〔教练是怎样炼成的〕〔一胎六宝司冥寒〕〔神秘老公替嫁妻〕〔太傅他总想扒朕的〕〔负鼎〕〔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元卿凌楚王〕〔凡人是怎样练成的〕〔最强农女:捡个王〕〔恶魔深渊〕〔末世女小七的农家〕〔最强战神奶爸夏天〕〔神豪狂少〕〔重生医妃元卿凌-1〕〔猛卒〕〔温言穆霆琛〕〔重生逆流崛起〕〔重生医妃〕〔情动总裁宠不停
54gongshe      小说目录      搜索
星幕千年 0018 - 大将军的故事
    生死城内无比黑暗,李憾只得打了个火折子,光亮的范围不是很大。猥琐男子突然记起什么,在身上抠抠搜搜一会,掏出来一个多棱角的水晶体,有内膛。

    等李憾把火折子放进去以后,瞬间光芒四射。整个生死城仿佛被点燃了一样。

    地底的生死城与常见的城市街道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在于这里的产业都是围绕着边军的政治和军事而设置的。虽然各种门楼都已经岁月侵蚀满天,但是依然可以辨别出盐铺、铁铺、粮仓、澡堂等等,唯一不协调的是城市中心的一座超级大型公共建筑,有点像一棵巨大的树,一直通向不明所以的天空。

    李憾似乎又失去了空间感,明明是在几百丈的地底下,可是又感觉处在一座天空之城。

    李憾感觉这些天的知识在爆炸增长,胜过了他这辈子读的书,白素读过的书,还有他家里藏过的书…

    李憾在可见与不可见上对生死城延伸感知了一番之后,并没有发现“那个人”的存在。

    猥琐男子也无辜的表示没有察觉“那个人”,或者所谓的大将军。

    沐川雪的感知能力在千年回廊得到了极大地提升,但她也向李憾摇了摇头。

    如果这个人不是生命体呢?

    如果这个人只是个魂体呢?

    如果这个人被封印在一个特殊空间呢?在那里大树样建筑里吗?

    “要不拿红玉来钓鱼吧?!”。李憾刚抛出这个念头,就在两道犀利的目光中停止了准备去怀中摸索矩形块的想法。

    最后三个人的目光终于达成了共识,一起投向了那个大型建筑。

    很意外,这座巨型建筑里面空空如也。

    空,巨大的空,什么也没有,即使延伸去顶部的空间,除了收缩变尖以外,没有任何附属的次级结构、突出、壁画或者任何装饰。

    空间安静得三个人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三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摒住了呼吸,生怕错过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还是李憾打破了沉默,说道,“咱们每人说一个破局的办法。”

    “起大风咧,起大风咧!”猥琐男子学着城门口的喧嚣,“造一场大风试试?”

    “空即是色。”沐川雪说道。李憾不禁扬了扬眉,姑娘的素养也出奇的好。

    “好了,你的方法不用说了,不~~~~准~~~~”沐川雪说完自己的又及时再次制止了李憾的想法。“你,小黑,赶紧给我吹个大风出来。”

    沐川雪本来是揶揄猥琐男子的,却吃惊的看到猥琐男子不慌不忙的拿出了流空梭,往空中一抛,虽然此空间没有什么明确可吸取的,但是就在流空梭吐纳间,骤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大风在空间内快速回旋流转。

    三个人同时瞪大了眼睛,看向了四面八方,然而并没有什么显著的东西降临。

    猥琐男子摊了摊手,正要承认失败…手上拿着的水晶灯大幅度动了动。

    此刻,沐川雪和李憾却同时勃然变色,同时看向了猥琐男子背后的空中。

    猥琐男子顿时觉得毛骨悚然,一点一点的回头,牙齿都要打颤了…

    一团黑影…

    等他终于回过头时,做出了一个下意识的动作,直接把手中的水晶灯砸向了影子。

    水晶灯却定在了空中,准确的说,正好定在了流空梭回旋气流的风暴眼,在一个小的幅度内快速转动了起来,多棱五彩斑斓的光于是瞬间填满了整个建筑内。

    然后三个人看到了几乎永生难忘的事情。

    那团黑影变成了一个清晰的人…的画像,悬在了半空中。

    身着千年前将帅的服饰,手持两柄大斧钺,斧面上装饰透雕露齿的微笑大鼓圆脸。

    也正是这有点变形的脸让李憾终于觉得哪里不对了。

    这个人不是一幅画像,而更像是…直接把一个人拍扁了!

    有人把大将军拍扁了!千年以前!

    一个活在平面上的人。

    李憾不禁对千年以前的战场充满了苦涩的敬意。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把一只强大的边防军队统帅和他的战士们,以这样近乎羞辱而残酷的方式封存在这片,也许就是古战场,或者对峙前线的现场...深深地地下。

    未见记录,没有名分。

    这些入侵者是否还在这里生活过?

    就在李憾等三人还在纠结是立刻逃遁还是进一步观察的时候。一位年青的士兵从大人骑上跳到了大坑边,并在次级坑台看到了一本半开的粘血的书。

    在火把跳跃的光芒下,他同样迅速做了一个跳跃的文字是高古的架构,看不太懂。但是有五个字是却异常清晰且被重点标注过。

    “...复活的军团...”

    李憾过了初期的不安之后,凝神一想,虽然诡异万分,但这大将军好歹也是千年前的前辈,这块大陆曾经的守护者。于是对着沐川雪说道,“这位高等世界的…仙人姐姐,您老不是特别的精通这个空间嘛,看看有没有可能把大将军给救回来?”

    李憾于是马上又看了沐川雪那倨傲而欠揍的表情,于是转而狠狠地盯着猥琐男子说,“还有你!这地方清壁寡土的,你也不想~~~~一无所获吧。”李憾故意拉长了声音。

    猥琐男子没好气的白了李憾一眼,慢慢踱步走向那副“画”前。

    沐川雪也是艺高人胆大,走到了“画”的背面。

    只是三个人似乎都有意无意的忘了就在刚才,差点镶嵌在城门上的那幕。

    事情有点诡异,两个高等级世界的人和一个估计是这个界域对新事物接受能力最强的人在一起,在一座奇异的地下建筑试图从一幅“画”里复原一个千年以前甚至更久远的大将军来。

    但似乎所有的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没有人质疑大将军是不是活的,毕竟不久已经展示了他的能力。

    即便不清楚他是如何做到的?那块矩形空间中的璞玉又是什么呢?大将军之心吗?

    一想到这,三个人几乎同时想到了那方矩形空间。

    似乎可行!至少值得一试!

    两个异度空间相遇,会不会变得正常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